第二百六十四章 流产(三)

“你把我和碧蓝看成什么人了!”慕振荣怒视着慕振刚,“而且你居然强性灌她落胎药,事后还不给她请大夫!你是想看着她死么!”

“死什么死,她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么!”慕振刚不服气地顶了一句。

“若不是雪瑟在,她还能好好的么!被强性堕胎还让看大夫,多好的身体也熬不住!”慕振荣声音里都是压抑的怒火。

“怎么,二哥心疼了?”慕振刚冷笑,“心疼当初就别让她嫁给我啊!省得现在还要暗渡陈仓!”

“你再胡说!”慕振荣气得猛chou了慕振刚一个耳光,慕振刚被打得整个人旋转了一圈,才摇摇晃晃地扶着书架站住。

慕振刚捂着被打肿的脸颊楞了一会儿,忽然大笑起来,“是啊,我怎么忘记了,你可是高高在上的镇国公,如何能容别人指责你!重来只有你管别人!在你眼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兄弟,不!在你眼里根本没有兄弟!否则当年大哥怎么会被你逼死!”

慕振荣一脸震惊,他万万想不到原来慕振刚在心里对他藏了这么多的怨气,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指着慕振刚的手直抖。

“哼,若是父亲心里没有你这个兄弟,你如今还能靠着父亲的威名在外经商!”慕雪瑟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来,她冷着脸推门进来,冷冷看着慕振刚,“七年前,三叔在京城绛红楼同庆国公的侄子争一个清倌,将庆国公的侄子打成重伤,是谁替三叔登门道歉,苦苦哀求庆国公不要将三叔你送去京兆衙门?五年前,三叔你想独霸米市,派人去同行那里打砸捣乱,结果几大米商气愤不过联名告状,刚好被父亲的政敌抓住这个把柄,弹劾到皇上那里去。又是谁向皇上求情,才将三叔你保下来的!”

慕振刚顿时涨红了脸,慕雪瑟又冷笑道,“这不过是其中两件罢了,这些年父亲替三叔你收拾的烂摊子还少么?父亲重情义对三叔你关照的还少么,三叔你却不把父亲对你的重视当一回事,听风就是雨,一点流言蜚语就能让你闹成这样!你真有本事就分家出去,以后就不要仗着镇国公的威名在外作威作福!”

慕振刚气得直跳脚道,“华曦郡主果然是够威风啊,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三叔么?”

“三叔先不自重又怎怪得他人轻视,”慕雪瑟冷哼一声,她可对这个三叔一点好感都没有,要不是顾忌着慕振荣在意兄弟之情,看他对李氏做的事怀,她早就让人好好教训他了,“还有,大伯父是自己心郁难解,抑郁而终的,三叔刚刚说那样的话,是想挑唆大房和二房相斗么?镇国公府家宅不宁对三叔又有什么好处?莫非有你指使你?”

慕振刚一脸愕然,“我没有!”

他可不想枉担个引起家宅之乱的罪名。

“没有?刚刚那话如果让大伯母听见了又要闹一翻!”慕雪瑟冷冷道,“若是三叔不想让镇国公家宅不宁,就管好你的嘴!”

“好啊,好啊,”慕振刚冷笑起来,指着慕雪瑟说道,“原来我在这个家里地位已经落到如此地步,连一个小辈都敢如此教训我!你还真不愧是二哥的女儿!”

说罢,他就怒气冲冲地冲了出去。

“你又何必呢。”慕振荣叹气道。

“父亲你就是太心软,总是容忍着三叔和大伯母,他们才会越来越放肆。”慕雪瑟淡淡道,“你看看这次的事情,三婶无辜啊。”

慕雪瑟叹息,慕振刚不是林老太君所出,是庶出,可是偏偏又心性狭窄,既为自己庶出的身份自卑,又对慕振荣嫉妒,才会把心性扭曲成这样。

“当初是不是我做错了,做主让你三婶嫁给了你三叔。”慕振荣面露愧色,他是极重情的人,已故旧部托付给他的女儿他居然照顾成了这样。

“父亲是错了,大错特错。”

慕振荣一怔,慕雪瑟直言道,“我听说三婶当年钟情父亲,是满府皆知的事情,这样父亲还让三叔娶她,注定是要让三叔心生芥蒂。今日之事,故然是三叔心胸狭隘所致,却也未尝不是当年埋下的恶果。”

慕振荣的眼中闪过痛苦,昔年他初见李氏的时候,她还只是一个豆蔻少女,穿一身戎装跟在她父亲身后,说不出的英姿飒爽。那时他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小妹妹看待,对于她的钟情,他并未太放在心上,所以当童氏对他说,若是他纳李氏为妾,会被外人诟病欺侮孤女时,他才会毫不犹豫地将李氏嫁给了慕振刚。

原本慕振荣是一心为李氏好的,结果却推了她进火坑。当年李氏父母双亡,她不过是一个寄居镇国公府的独女,对于慕振荣的提出的亲事,她毫无表示地默认了。现在想来,她一个孤女,如何敢对自己的婚事置喙。

“终究是我对她不住。”慕振荣叹息道。

“父亲最让三婶伤心的怕不是让她嫁给了三叔这样一个人,而是父亲辜负了她当年的一片深情。”慕雪瑟摇摇头,“若是深爱一个人,为妾为婢又如何,可是父亲终究是为了一全自己的名声,推开了三婶。”

说到底,害怕外人诟病不过为的是自己,而不是李氏。

慕振荣的眼中顿时露出羞愧,慕雪瑟又道,“若是父亲对三婶心存愧疚,就想办法查出传播谣言的有心人吧。”

慕雪瑟冷笑了一声,“谣言总是有一个源头的!”

慕振荣垂着眼深思着,他也觉得这一次的谣言来得极为奇怪,到底是什么人,非要害得李氏流产。

慕雪瑟却觉得那人的目的应该不只是害李氏流产才对。

因为李氏流产,身体抱恙,章大夫交代不能再劳心劳力,所以她主动提出把掌家之权交了出去。林老太君也在病中,不能管家,这一次余氏可就高兴了,童氏是犯了大错的,李氏又病倒,这中馈之权,舍她其谁。

【作者题外话】:唉呀,忘记设存稿箱了。。。。。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