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重掌中馈(二)

之前的出声的人说道,“唉,你没看见现在三房的三夫人掉了孩子,卧病在床,而长房的大夫人又因为雪燕小姐的病着急上火,根本无心理家。老夫人又还在病中,这个家总不能没人当家吧,除了交给我们夫人,还能有谁。而且啊,夫人这次回来变得很多,前天还对我笑了呢,我想她应该是痛改前非了吧,不然老夫人也不会再给她这个机会。”

“是啊,是啊,夫人现在变得好温和,那天我差点冲撞了她,她也没有怪我,换成以前早把我撵到庄子上去了。”

慕雪瑟微微勾起嘴角,答案这不是就出来了么。

她可不相信这世上有这样的巧合,先是李氏因为莫名其妙的流言掉了孩子,接着慕雪燕就出事了,而最后落着好处的,就是童氏。

童氏为了重掌中馈还真是精心设计,而且这次她极有耐心,居然耐着性子先养好病,再搏得全府众人对她改观,之后才出手。而且童氏定是算准了林老太君也会因为慕天齐的死对她心存怜悯,加上现在童氏又转变如此之大,林老太君在无可奈何之下会再把掌家之权交给她也不奇怪了。

她还真是小看童氏了,想不到童氏居然会用到蛊毒。

慕雪瑟皱着眉头,蛊毒不是精通之人旁人是不敢乱用的,免得反噬其身。那么在背后帮助童氏的人是谁?看来她的情报有所缺失,童氏在白云庵一定是认识了什么人,而那人在背后帮她。

慕雪瑟叹了口气,这府中的风雨又要来了。她先去找了一趟慕振荣,将慕雪燕的事情说了一遍,慕振荣向来厚待寡嫂,自然是立刻就派人去了苗疆。

然后慕雪瑟出了一趟门,去了桃源居见素月。

到了素月居住的遍植桃花的小院时,九方痕也在,正同素月对弈,见慕雪瑟一脸若有所思地走进来,素月笑问道,“今日,你怎么来了。”

“自然是有事请教公子了。”慕雪瑟扫了一点棋盘,见九方痕所执白子虽然被素月的黑子所压制着,却也还有一争之势,这般棋艺同当初在南越时真是天差地别啊。她忍不住口出嘲讽,“还真难为太子殿下当初在南越时装得这么辛苦啊。”

九方痕笑了笑,不答慕雪瑟的话,素月问道,“你要请教什么?”

“公子消息灵通,如今和太子殿下联手,那更是无人可比了。”慕雪瑟微微笑道,“我想知道最近京城里有没有出现苗人的踪迹。”

“苗人?”素月一怔。

“或者说不一定是苗人,应该是擅用蛊毒之人。”慕雪瑟皱着眉道,知己知彼,方可百战不殆,背后帮童氏的人是谁,她一定要摸清楚。

素月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出了什么事了么?”

“我堂姐无缘无故身中不知明的蛊毒,我想要知道是谁下的手。”慕雪瑟只说了一部分,镇国公府的内宅争斗,她不打算说太多。

素月垂眸想了想,才道,“暂时没有听说有这样的人物,我会派人去查的,一有消息就通知你。”

“如此,就多谢了。”慕雪瑟点点头道,“我先回去了。”

“慢送。”素月笑道,眼神却看见对面始终没有出声的九方痕。

九方痕将手中的白子一抛,对素月道,“不下了,这局终究是赢不了你,我也先告辞了。”

说完,他站起身,对慕雪瑟道,“我们一起出去吧。”

慕雪瑟挑了挑眉,没有反对,同九方痕并肩走了出去,留下笑得一脸意味深长的素月。

“你有话对我说?”走了一段,慕雪瑟问道。

“你要小心,有人会对你下手。”九方痕低声道。

“我又在不知不觉中招惹谁了?”慕雪瑟失笑。

“因为你身负母仪天下的命格。”九方痕回答。

“这是谁的错?”慕雪瑟冷笑起来。

“我的,所以我不会让你出事的。”九方痕淡淡的语气里透着认真。

他和慕雪瑟现在陷入了一个死局,若是他们要定下亲事,都只能跟对方,别无二途。

“我会保护我自己,就不劳你费心了。”慕雪瑟面无表情地回答,“我只盼望你,不要再把麻烦招惹到我身上。”

“我知道你一点都不想跟我搅在一起,所以我不是劝住我父皇不要给我们下旨赐婚么?”九方痕笑道。

“怕是殿下也不想娶我吧。”慕雪瑟轻笑一声,“我屡屡同殿下做对,殿下若是把我娶回去,岂不是后院着火?”

九方痕只是浅浅一笑,并不答话。

他们一路并肩走了出去,再没有说过一句话,才出桃源居,浮生已经坐在马车上等她了,看见九方痕,浮生的一张俊颜冷冰冰的。

慕雪瑟也没有同九方痕道别,径直上了马车,九方痕站在桃源居的门口,看着慕雪瑟的马车远去,才上了自己的马车。

慕雪瑟的马车在路上驶了一段,忽然被另一辆马车拦住,马车骤然停了下来,慕雪瑟皱起眉头,“浮生,怎么了?”

“宁王。”浮生冷冷吐出两个字。

慕雪瑟撩开了车帘,就看见对面的马车上,九方灏已经下了马车向她走了过来,慕雪瑟冷冷道,“你疯了么,当众拦我的车,是嫌不够引人注意么?”

她既然已被冠上母仪天下的命格,九方灏就不该在明面上多与她接触。

“还不是因为你最近都不回我消息,”九方灏长叹,“你还是为谢殊的事情怪我?”

“去明月楼。”慕雪瑟对浮生吩咐道。

浮生立刻一抽马鞭,车马绕过九方灏的马车向着明月楼驶去。九方灏苦笑着摇摇头,上了自己的马车,催促车夫跟上去。

到了明月楼,慕雪瑟带着九方灏进了她独用的雅间,酒菜都上来了之后,慕雪瑟才问道,“说吧,到底有什么事?”

九方灏没有事情是不会这样当众拦她的车的。

“你何必如此冷待我呢。”九方灏叹气,“我送谢殊进宫,也是不得已。”

【作者题外话】:三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