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各怀心思(二)

“三叔向来怕祖母,谁让他不是祖母生的呢。”慕雪容看着慕雪瑟冷笑了一下,“庶出啊,就是不能跟嫡出的比。”

慕雪云没答话,慕雪容又说,“我听说临淄王上次在锦乡侯府的宴会上看见了大姐姐你,就上了心,还派人到我们家来提亲了,想要纳你为侧妃。虽说是侧妃,但是临淄王的正妃病弱,姐姐你若嫁过去,就是当家做主啊。临淄虽远,却很富庶,这可算是门不错的好亲事。”

“你觉得不错,那不如你去?”慕雪云调笑道。

“人家看上的是温婉贤惠的大姐姐你,又不是我,我就算想去,临淄也未必肯要啊。”慕雪容说着,眼中流露出羡慕的神色,这的确是一门好亲事。

慕雪瑟看着慕雪云那不太上心的样子,皱了皱眉,前世慕雪云的确是嫁给了临淄王,日后临淄王正妃病逝,她还被扶了正,可以算是过得不错,怎么看现在慕雪云却是一副不太放在心上的样子?

在枫林深处,九方痕正独自站在飒飒飘落的红枫雨中,在他身后,有一位红衣丽人正慢慢走近。

九方痕回过头来,看向走近他的施梦悠,稍稍勾起唇角,“施小姐,今日穿得甚是娇艳啊。”

“我听说殿下最喜欢正红色。”施梦悠展开双臂,在九方痕面前转了一圈,“殿下,我穿红衣美么?”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九方痕轻笑着摇头,“只可惜,我曾见过一女子穿起红衣来比你更美。”

“不可能!”施梦悠的自信让她脱口而出,她有自信这身红穿在她身上一定是美艳无双,无人能及,就算是那个以美貌而惊人的宸妃,也未必能驾驭得了正红这样的颜色。

“我确实见过。”九方痕依旧笑道,但是从他的眼中,施梦悠看见了平淡,九方痕对于她的美丽丝毫不动容。

“那个人是谁?”施梦悠忍不住问。

“华曦郡主。”九方痕笑答。

“居然是她?”施梦悠脸上露出一抹惊讶,虽然她也见过慕雪瑟用胭脂盖掉脸上的伤疤时美艳绝伦的样子。但是她始终觉得那不过是欲盖弥彰,靠遮掩的美丽,从来就是不真正的美丽,如何能与她相比。

“施小姐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正红色么?”九方痕突然问。

“因为大红似火,大气霸道,象征着权势,胜利,喜庆。”施梦悠回答,“这是一种无上尊贵的颜色。”

“不,那是你穿红色的原因。”九方痕摇摇头,“我喜欢红色,是因为红色似血,它的美艳中透露着冷酷,尊贵中透露着欲望,这是一种极端自负,又极端残忍的颜色。它因为矛盾而更加的美丽,让人沉迷其中。”

他想起慕雪瑟一身红衣,脸上画着妖娆的彼岸花站在宣城的城楼上让他放箭时的狠绝,一个对自己都如此残忍的女人,又有谁能够打败她?又有谁能够俘获她?

“这是一种你无法诠释的美丽,施小姐,你的美只是浮于表面,所以你不如华曦郡主。”九方痕淡淡道。

施梦悠的眼中闪过一抹不甘心,“我从小就知道自己美貌胜于他人,所有人都说我将来一定菲比寻常,所以我自小就逼着自己白日学琴练舞,晚上挑灯苦书,力求完美。可是,殿下却是选择了华曦郡主。”

“并不是我选择了华曦郡主,”九方痕笑了笑,“选择她的是仁鸟,这是天命。”

“可惜我从来都不信命,我相信有一天殿下的眼中会看的见我的。”施梦悠冷冷回答,转身如来时那般没有预兆的离去。

临淄王在赏枫宴之后,再次请人上镇国公府向慕雪云提亲,林老太君和慕振荣再三商议过之后,也觉得这是一门好亲事。临淄王向来安分守己,而且远离朝堂,没有太多的权利牵扯,将慕雪云嫁给他也不会有天子近臣与藩王结交之嫌。而且亲王侧妃也不算是辱没了慕雪云,毕竟慕雪云只是庶出。

林老太君把慕雪云找来谈话的时候,慕雪瑟也在,林老太君拉着慕雪云的手道,“你今年也十六了,再不订下来就拖成老姑娘了,你父亲忙,我又老病着,忽略了你。还好你自己是个好的,所以好亲事才会自己上门来,我和你父亲商量过了,我们都觉得临淄王这门亲事极好,你是怎么想的?若是你没异议,就把日子订下来吧。”

其实婚姻大事,多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会问小辈意思的。只是林老太君和慕振荣都希望慕家的女儿嫁得称心如意,所以多半要问一问。

以慕雪云的庶女身份,可以嫁给封地富庶,正妃还仁厚病弱的藩王为侧妃,已是难得了,林老太君本以为慕雪云得知这门亲事,应该会喜极而泣,比竟女儿一辈子不也就求一个好姻缘。

谁知道慕雪云却是脸色一白,直接跪了下来,“祖母,孙女不想嫁给临淄王。”

林老太君一怔,临淄王上门提亲的事情早就在府里传开了,慕雪云若是真不愿意,早就应该表态,怎么能到双方接触日多,都决定要定下来的时候突然又表示不嫁呢。

“为什么?”

“孙女之前听到了这件事情,原也觉得这件婚事不错,可是——”慕雪云忽然落下了眼泪,“孙女昨夜梦见白姨娘了,她告诫孙女,绝对不能远嫁,否则必定命途多舛,无子不寿。孙女害怕,醒来就心想着这一点是白姨娘在天上知道了这件事情,预料了孙女的前程,特意托梦来阻止孙女的。”

林老太君听的一怔,慕雪瑟却是在心里笑了笑,白姨娘是慕雪云的生母,用这样的理由拒婚还真是绝妙,毕竟死人托梦之事无处求证,偏偏笃信因果的林老太君必定会觉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终究,林老太君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罢了,这事关系到你的一生,若真是你娘托梦给你,那这婚事果然是要再斟酌斟酌。”

【作者题外话】:二更,抱歉,很晚才回家,等等还有一更,大家元旦玩的开心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