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纳妾(三)

“可是为什么非得要找一张像姜华公主的脸?”慕雪柔实在不能理解,“就算想让父亲重温年轻时的温情也该找一张像母亲你的脸吧!”

童氏的嘴角裂出一丝有几分凄楚的惨笑,她怔怔看着铜镜里的自己,从前吹弹可破的肌肤,如今已经松弛下垂,从前如瀑一般的乌发如今也干枯发黄,甚至每次梳头都会掉落很多。

许多年前去法华寺上香遇见的那个骑马仗剑的少年,如今已是威势赫赫的镇国公了,而自己也不是那个含羞带怯的小家碧玉了。

“从前我一直以为无论如何,你父亲最爱的女人一定是我,”童氏惨笑道,“他娶姜华公主是迫不得已的,也许连你父亲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你猜猜他现在在哪里?”

“在哪里?”慕雪柔怔怔地问。

“他现在一定在芷萝院里!”童氏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极为猖獗,“姜瑶的脸让他想起了那个女人,所以他现在一定在芷萝院里怀念姜华公主!”

童氏猛地一下把镜台上的钗环粉盒全都扫到地上,慕雪柔吓得往后退了一步。童氏把脸凑近镜子,仔细看自己这张脸,不止慕振荣变了,她也变了,到底从什么时候起,她对慕振荣就只剩下了算计?

芷萝院里,慕振荣怔怔地站在姜华公主的画像前,这个房间里所有的摆设都没有变,一直保持着姜华公主生前在的样子。

他回忆着姜华公主的一颦一笑,那永远温柔的眉眼,永远明理谦让的性子,纵使他曾经那样冷待她,她也不曾有过一丝怨言。甚至她也因为太后娘娘逼慕振荣娶她这件事心怀愧疚,所以容忍着慕振荣偏宠童氏。

从前姜华公主在的时候,慕振荣待她真的算是相敬如宾,可是姜华公主那样一个美丽温柔又明理的女子,日日夜夜相处下来,如何能够不打动他呢?

他是在什么时候发现在自己其实早已爱上姜华公主的?

大概就是姜华公主死的那天,他刚刚带领兵将打退南越沿海进攻的倭寇,得到消息的时候,他骑着快马拼命地往菁州府赶,终究只来得及见姜华公主最后一面。姜华公主看见他的一瞬间,淡淡笑了一下,像是无限惆怅,又像是终于安心,然后就闭上了眼睛,她一句话都没有留给他。

那一瞬间,他左胁被倭寇砍中的伤口突然剧烈地疼痛起来,他直接就晕了过去,他大病了一场,那时他才明白,其实姜华公主早就进了他的心里。

他一直不愿意承认,因为那是对他与童氏曾经深情的一种背叛。

“父亲。”

慕雪瑟忽然推门进来,慕振荣没有回过头,慕雪瑟慢慢走上前,站在慕振荣身后看见姜华公主的那幅画像,这幅画像画出了姜华公主的形却画不出她的神韵,那种真正温柔善良的人的神韵。

所以慕雪瑟喜欢李氏,因为她那股不争温柔的神态,像极了她的养母姜华公主。

“你怎么来啦。”慕振荣终于开口,声音有些沙哑。

“没有人可以代替母亲。”慕雪瑟缓缓道。

慕振荣知道慕雪瑟说的“母亲”指的不是童氏,他有些疲惫道,“我知道。”

慕雪瑟看着慕振荣的侧脸,从前慕振荣待姜华公主尊重但是无爱,可是在姜华公主死后却又常常到这芷萝院来思念姜华公主。她真的不懂得这世间的爱情,为什么姜华公主生前慕振荣不可以待她再温柔一点,却要等到死后再来缅怀。

“那么父亲,你对母亲到底是爱多一点,还是愧疚多一点?”

就是慕振荣待童氏,从前因为愧疚一直偏宠她,冷待姜华公主,而姜华公主一死,他对姜华公主的怀念是否也只是因为愧疚而已。

“孩子,有些事情真能弄那么清楚就好了。”慕振荣苦笑。

慕雪瑟叹气,童氏这一步棋果然走得极好。

“父亲,有一件事我一直想问你。”慕雪瑟忽然道。

“什么?”

“我的亲生父亲是谁?”

慕振荣猛转过头来,瞪着慕雪瑟,半晌才道,“你,你知道了?”

“太后告诉我的。”慕雪瑟想起太后看她那冷漠的眼睛,她笑了笑,“哥哥向父亲和太后提出那种事情,父亲觉得太后还能忍得下去么?”

“你哥哥太糊涂了。”慕振荣的脸上一瞬间露出痛苦的神色,“关于你生父的事,我也不清楚,那时候青宁也就是你生母疯了之后才被查出有孕,再问她什么,她都没法回答了。”

“难道就没有一两个可以怀疑的对象么?”慕雪瑟皱起眉头来。

慕振荣叹了口气,摇摇头。

“那么当年被诛灭的公孙世家的九公子公孙子侨呢?”慕雪瑟盯着慕振荣问。

慕振荣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波动,他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姑母给了我这个。”慕雪瑟拿出那把紫玉箫,把公孙世家的家徽亮给慕振荣看,“上面有公孙世家的家徽,我查过了,这是公孙子侨生前所有。”

慕振荣一怔,垂下了眼帘,“当年公孙家的九公子,才华横溢,精通音律,轩然霞举,是很多世家小姐的春闺梦里人,你姑母若是对她倾心也并不奇怪。但这并不能说明他一定是你的生父。”

“这样。”慕雪瑟没有再追问下去,她总觉得慕振荣在隐瞒什么,难道是担心她是罪臣之后的事情暴露出去么?

“雪瑟,”慕振荣忽然叹气道,“难道父亲对你不够好么?”

“父亲怎么这么说?你待我恩重如山,何来的不好。”慕雪瑟一怔。

“当天我决定将你养在膝下时就对你祖母发过誓,会永远护你疼你,绝不让你受一点委屈。”慕振荣道,“难道你现在过得不好?否则为什么非要去追查那些已经逝去的过往?”

“凡事总有一个缘由,我想知道我生母为什么疯,我想知道我身生父亲是谁。”慕雪瑟摇头,“父亲,你待我极好,我极敬重你,但是有些事情,我必须弄清楚,我不能这样稀里糊涂地放过去。”

慕振荣叹口气,终是没有再说什么,但是慕雪瑟知道,他对自己追究身世是不赞同的。

【作者题外话】:一更。。。这几天比较忙更新都比较晚,抱歉,但是每天十二点前我都会发三更,不会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