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铃声(二)

连续一个月,慕雪瑟每天听到铃声的次数越来越多,她开始每天都做噩梦,梦见自己还在前世那个阴暗潮湿的小房间里受着种种折磨,有时候她坐在屋子里看书会恍然觉得自己身上还带着镣铐,耳边莫名的铃声仿佛变成铁链拖在地板上沉重的闷响声。

她开始频频看见慕天齐,还有童家人,这些都是被她直接害死的人,他们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在她视线里,等她再去细看,却又不见了。他们仿佛只是虚幻,却又好像无处不在,时时刻刻站在某一处注视着她,那些眼神,冰冷的,怨恨的。

有时候她在午夜梦魇里醒来,她看着这些人就站在她床边,静静地,冷冷地看着她,但是一眨眼就不见了。

而无论是铃声还是幻觉,都只有她一个人听得见,看得见,开始她还会问一问身边的人,别人都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告诉她,他们什么都没有听见,什么都没有看见。

后来,她也就不问了,她知道问题一定出在自己身上。开始她怀疑自己是不是中蛊了,可是查过自己的脉象,除了精神不济之外,毫无问题。

找不到问题,就没办法解决,慕雪瑟就只能一直被这噩梦和幻觉困扰着,整个人精神都不好,憔悴了许多。丹青和染墨看着也只干着急,根本帮不上忙。

这天,慕雪瑟精神稍好一些,就让丹青陪着去花园里走走,正巧碰上刚从皇宫里回来的姜瑶。姜瑶如今已是姜淑人,在府里的地位已是高到连余氏和李氏见到她都要向她问好。谁都知道她因为长得像极了姜华公主,而深得太后和皇上的欢心,这一个月以来频频出入皇宫陪伴太后。是问哪家的夫人小姐有这等尊荣,就连慕雪瑟这个正一品的郡主都没有如此的荣耀。

“姜姨娘回来了。”慕雪瑟看着一身正三品诰命服制的姜瑶笑问道,“太后身体如何?”

“太后娘娘身体很好。”姜瑶笑着回答,“到底郡主你,脸色似乎不太好。”

慕雪瑟微微叹气,“是啊,最近精神不大好,所以都没怎么出院子,也没去姨娘那里坐坐,希望姨娘不要见怪。”

“哪里,”姜瑶微笑,“郡主身体要紧,雪竹轩什么时候都可以来。”

“只是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姨娘却一直没机会问。”慕雪瑟笑道。

“什么问题?”

“姨娘今年二十有三了吧?”慕雪瑟美眸微转,“寻常人家的女子大多十四五岁就订亲出阁了,最大也不过十八岁,为何姨娘迟迟等到如今还未许人?”

简直就像是在等着进镇国公府一般。

“之前在夫人那里我已经说过了,我和已故的老父相伴卖唱,老父年迈体弱,我若是不能常伴照顾,他一个人该如何生活。”姜瑶眼含泪花道,“我蹉跎至今,本以为此生不过嫁个寒门小户做个续弦罢了,谁知道还能遇见老爷,真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遇见姨娘也是爹爹的福气。”一个笑声从花园的门口传来,慕天华大步流星地向着慕雪瑟和姜瑶走了过来。

“大哥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慕雪瑟问道,自从上一次她明确拒绝慕天华后,他们就不再像从前那样时常到彼此的院子窜门,多了许多尴尬。

“皇上让我把给姜姨娘的赏赐给带回来,就先放我回来了。”慕天华笑了笑,对姜瑶道,“皇上赏的东西已经送去雪竹轩了,看来姨娘很得皇上和太后的青眼,就连英女官都说自从姨娘常进宫陪伴太后,太后的食欲都好了不少。”

“能陪伴太后,是我的福分。”姜瑶笑答。

慕雪瑟微微眯眼,慕天华向来对慕振荣的妻妾室都不假辞色,从来没有这样和颜悦色的同谁谈话,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像是经常这样交谈。

什么时候慕天华同姜瑶相处的这么好了?

她为铃声和幻觉苦恼的这一段时间,府里显然是起了不小的变化。

“姨娘,你的头发上沾了叶子。”慕天华口里说着,手就自然而然地伸向姜瑶的头发上摘下那片叶子。

慕雪瑟一呆,这个动作实在太过暧昧了!

就在这时,花园的路口传来一声怒吼,“你在干什么!”

慕天华回过头去,就看见慕振荣怒气冲冲地冲过来,他才刚要行礼,慕振荣就一脚踹在他身上,踹得他倒退几步,一脸愕然地看着慕振荣,“爹?”

“小畜生!”

慕振荣铁青着脸还要冲上去,慕雪瑟却是一下拦在慕天华身前,直视着慕振荣,喊道,“爹!哥哥是无心的!”

“无心的?”慕振荣怒道,“父亲的妾室岂容得他无心,我不教训教训他,他就不知道谨守做儿子的分寸!”

慕雪瑟皱起眉头,这太不像慕振荣的性子了,他平时可不是这样不容人解释就动怒的。她转头看向站在一旁发呆的姜瑶,“姜姨娘,你还不快来劝劝父亲!”

姜瑶这才上前一步拉住慕振荣,“老爷,刚刚只是妾身头发上沾了树叶,世子爷好心帮我拿下来而已,你别多心。”

慕振荣看向姜瑶,眼神瞬间柔和下来,拉着姜瑶的手柔声道,“你刚从宫里回来,一定累了,我陪你回去休息。”

“好。”姜瑶的声音柔得让人心软。

“你给我管好自己!”慕振荣又对慕天华冷声说了这么一句,才拉着姜瑶走了。

慕雪瑟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眉头皱的更深,这太不像慕振荣了。

“没事吧。”她转头看着正揉着自己被踢中地方的慕天华,冷声道,“哥哥也太不谨慎了,虽然你本意没什么,但是刚才那个举动本就不是你该做的!”

“因为她实在太像母亲,所以我总是不自觉地会以从前跟母亲相处的习惯同她相处。”慕天华也自知理亏。

“母亲是母亲,姜瑶是姜瑶,你最好分清楚点。”慕雪瑟不赞同地看着慕天华,“你最好不要再有什么逾越的举动。”

【作者题外话】: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