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铃声(三)

“你乱想什么呢!”慕天华沉下脸,“你明知道我根本不会对别的女人有什么,因为我对你——”

“大哥!”慕雪瑟猛地打断慕天华的话,在这种地方随意说这种话,慕天华也太无所顾忌了。

被慕雪瑟打断话头,慕天华咬了咬牙,看着慕雪瑟的目光里充满了不甘心,慕雪瑟叹了口气,缓和了语气道,“父亲今天是怎么回事,一点都不像他,他平时可不是这么容易动怒的人。”

就算慕天华冒犯了姜瑶,以慕振荣从前的脾气,也是会先问问清楚,然后再言语警告慕天华,根本不会这样一上来就动手。

“不知道,”慕天华皱着眉摇头,“这段时间父亲的脾气变得很不好,动不动就发怒,前几天还因为一个下人背底地嚼舌根说姜姨娘出声贫寒下贱而将那个下人打死了。”

“真的?”慕雪瑟大惊,慕振荣驭下向来宽厚,居然会打死下人,太不可思议了。而且这样的事情,她居然没听到半点风声,怕是丹青和染墨见她精神不济,认为是小事所以没告诉她。

“自然是真的。”慕天华叹了口气,“最近父亲在朝中也频频与同僚和下属起冲突,甚至差点动手,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是不是因为军务太忙?”慕雪瑟问道,“最近白莲教活动频繁,前些日子更是在北陵起义,宁王不是都已经被派去镇压了么?”

九方灏到底是如愿以偿,成了这次的平叛主帅,据说这次白莲教在北陵起义,各地响应北陵的白莲教众不少,兵部忙着往各处调派兵马,而户部忙着筹集军饷都已是忙得焦头烂额,慕振荣的五军都督府自然也是忙乱不堪。

“这些我不太清楚。”慕天华道,“但是从前无论父亲军务如何忙,也不曾这样过。”

他左腿被慕振荣踢中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显然慕振荣是下了狠劲的。

但是慕振荣刚刚虽然暴怒,姜瑶不过一句话,他就立刻消气了,他真的对姜瑶喜爱至此?就因为她长得像姜华公主?

这一个月里一定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慕雪瑟皱眉思索着,忽然,耳边那铃声又在响起,她的头一阵晕眩,眼前的场景蓦地一变,变成了前世忠义侯府的那个小院。她看见面前的慕天华被剥掉上衣绑在柱子上,而他身上的肉正在一片一片地少去,露出鲜血淋漓的骨架,他温热的鲜血溅到她的脸上——

“不要!”慕雪瑟目露惊恐,上前一步猛抓住慕天华的手。

“雪瑟,你怎么了?”慕天华一惊。

眼前的场景又回到了镇国公的后花园,慕雪瑟看着被自己用力抓着的慕天华,他还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她慢慢松了口气。

“你的脸怎么这么白?”慕天华看着慕雪瑟变得苍白的脸急问道。

慕雪瑟没有回答,因为她的耳边铃声又起,她看见慕天华身后不远处站着慕天齐,他遍体都是剐刑的刀伤,他看着她露出狰狞的微笑,然后目光转到慕天华身上,无比阴寒。

“雪瑟,你在看什么?”慕天华回过头去,什么也没有看见。

“小姐,你又出现幻觉了么?”一旁的丹青担忧道。

“什么幻觉?”慕天华看向丹青。

丹青正要回答,却被慕雪瑟打断,“没事。”慕雪瑟用力吸了口气,抓紧了慕天华的手又松开,“大哥,我不舒服,先回去了。”

“好,你要注意身体,有什么事别自己硬扛着。”慕天华满眼灼热关切。

慕雪瑟却是受不了他灼热的目光,别开脸去,让丹青扶着她回苍雪阁,这一天之后,慕雪瑟夜夜在梦里一直重复着前世慕天华死时的场景,像是轮回无法逃脱的宿命,紧紧地纠缠着她,让她几乎在梦里痛苦地呻吟出声。

就在她为梦魇纠缠而痛苦不堪的第五天夜里,丹青忽然一脸惊慌地从外面冲进来将她从噩梦中摇醒,“小姐,不好了,大少爷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慕雪瑟脸色苍白一头冷汗的醒过来。

“老爷快把大少爷打死了!”丹青焦急道,“听说是因为大少爷喝多了酒闯进雪竹轩里抱着姜姨娘大哭,结果老爷突然去了雪竹轩看见了,当场就把大少爷打吐血了!”

“怎么会?”慕雪瑟瞬间清醒了,“帮我更衣!”

她随便让丹青帮她穿了件厚厚的棉袍披了件斗蓬就出了苍雪阁,今年入冬雪来得晚,这几天才开始下,地上落了厚厚的一层,沿路上的梅花在雪夜里次第开放。

慕雪瑟却是无心赏景,急急地往雪竹轩赶,等她赶到的时候就听见雪竹轩的院子里传来木杖击在皮肉上的闷响,一下又一下,让人心惊肉跳。

等慕雪瑟进了院子一看,慕天华躺在地上,下半身已经被打得血红一片,而慕振荣手中的木杖还在毫不留情地重重击下。慕振荣行伍多年,又加之武艺高强,由他亲手杖责那是不打得皮烂骨裂才怪,照这样打下去,慕天华就要废了!

“父亲住手!”

慕雪瑟就要冲上去阻止,童氏却是拦住她,“雪瑟,你父亲正在气头上,你别上去,小心伤了自己!”

慕雪瑟这才看到童氏也在,如今这种情况,她哪里还有心情同童氏虚情假意,猛地一把甩开童氏,“放手!”

童氏被她推得退了几步,幸好被卫妈妈扶住,才没有摔倒在地。慕雪瑟看也不看童氏一眼,冲上前去抢慕振荣手中的木杖,“父亲,哥哥只是喝多了,误把姨娘当成母亲了,绝对不是有意冒犯的!”

“喝多了还能记得去雪竹轩的路!”慕振荣暴怒道,“我看他根本就是故意的!我今天绝对要打死他!”

慕雪瑟心一沉,慕天华如果喝醉怎么会不回自己院子,却闯到姜瑶的雪竹轩去,一定是有人故意引导,却不知道扶慕天华回来的是谁!

“父亲,哥哥喝醉了,你有火至少等他清醒了听他解释之后再发作!”慕雪瑟死抓着慕振荣手中的木杖不放。

【作者题外话】:二更。。。。。。三更估计要九点之后了。。。晚上又要被亲戚抓出去吃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