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情花

“你放手!”慕振荣猛地甩开慕雪瑟,“谁再敢阻拦,我连他一起打!”

“你给我住手!”林老太君听到消息也赶了过来,走上前去就要去拉慕振荣。

慕振荣却是暴怒地举起木杖转头就向着林老太君的方向打下来,慕雪瑟大惊失色猛扑上去挡在林老太君面前。木杖重重击在慕雪瑟的左肩,她被打得横摔了出去。

慕振荣看着被自己打中的慕雪瑟和面前的林老太君一下楞住,“母亲——”

“你够了没有!”林老太君猛地扇了慕振荣一个耳光。

“母亲,你怎么来了。”慕振荣惊慌道。

“哼,你都可以想要打我了,还叫我母亲做什么!”林老太君气得全身发抖,指着地上的慕雪瑟道,“你忘记你答应过我什么,你居然动手打她!”

“母亲,我不知道是你,一时失手!”慕振荣眼中的火焰慢慢熄灭,也冷静了下来,伸手要去拉慕雪瑟,“雪瑟,你没事吧?”

慕雪瑟却是冷着脸躲开他的手,“我没事,有事的是大哥。”

慕振荣转回头去看地上已经被他打得昏迷过去的慕天华,看着慕天华那血红一片的后背和下身,他有些恍惚地退后一步,仿佛不相信这居然是自己做的。

“华儿纵有什么错处,多的是方法罚他,你为什么非要往死里打。”林老太君一看慕天华的伤势,顿时心疼的落了泪,她走上前去,摸了摸慕天华惨白的脸,“你别忘记了,你如今就这一个儿子!”

忽然,姜瑶轻轻地唤了一声,“老爷。”

慕雪瑟转过头看着她,冷冷道,“你闭嘴!”

啪!慕雪瑟话音未落,慕振荣就狠狠扇了她一个耳光,“谁许你这样对她说话的!”

慕雪瑟捂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慕振荣,从小到大,无论前世今生,慕振荣都从未打过她。而如今,却因为她怒斥了姜瑶一句话,就打她!

林老太君也怔住了,片刻后怒声道,“慕振荣!你好大的威风!”

慕振荣也被自己的举动吓了一跳,“雪瑟,我不是——”

慕雪瑟却是冷笑起来,“论身份,她是父亲的妾,而我是嫡小姐,论品秩,我是正一品的郡主,她不过是一个正三品的淑人!她见到我都要行礼问安,我斥责她一声又如何?况且今天哥哥喝醉,会闯进她的雪竹轩本就蹊跷,父亲对她毫无责备,却只找哥哥一人的麻烦又算什么!”

“姜瑶好好的待在雪竹轩里,这臭小子自己喝得醉熏熏地闯了进来,关她什么事!”一提到姜瑶,慕振荣怒火又起,转身又要再去打慕天华。

“你有本事就连我一起打死吧!”林老太君扑在慕天华的身上哭喊道。

“父亲如今有了姜姨娘,我们兄妹就成了碍眼的了!”慕雪瑟冷笑,“也罢,我们也不留在这里碍父亲的眼了!丹青,染墨,扶大少爷回他的院子去!”

“我看你们谁敢带他走!”慕振荣怒视着丹青和染墨。

丹青和染墨二人却是对慕振荣的目光毫不畏惧,径直上前扶起昏迷中的慕天华,刘妈妈也上前帮忙,而林老太君死死拦在慕振荣面前,不让他再动手。

“你们给我把他们拦下!”慕振荣冲着院子里发怔的丫环婆子怒吼着。

那几个丫环婆子们这才反应过来,立刻冲上前阻拦,却是被丹青和染墨轻轻松松地挡开了,她们两个的武艺虽称不上高手,但是对付这些只有蛮力的丫环和婆子还是绰绰有余。

慕振荣没想到慕雪瑟身边的丫环居然会武艺,顿时看着慕雪瑟冷笑,“好啊,你们长大了,翅膀都硬了,敢忤逆我这个父亲了!”

“于礼有不孝者三,事谓阿意曲从,陷亲不义。我明知此事蹊跷,还由着父亲打死了哥哥而不阻拦,这等于陷父亲于不义,何来忤逆之说。”慕雪瑟冷冷看了慕振荣一眼,“我看芷萝院父亲也不必再去,从此府中父亲只记得雪竹轩一处就好了。”

说罢,她就让人扶着慕天华出了雪竹轩,才出院门,就看见门外站着慕雪柔,慕雪云,慕雪容和柳姨娘四人,显然都是听到消息过来看情况的。慕雪瑟冷着脸,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就带着慕天华离开。

“你干的好事!”林老太君用颤抖的手指着慕振荣,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母亲。”慕振荣要上去扶她。

“你别碰我!”林老太君却是挥开他,刘妈妈赶紧扶住她,林老太君对刘妈妈说,“走,我不想看见他!”

“是。”刘妈妈怕林老太君气坏了病势加重,赶紧扶着她离开了雪竹轩。

慕振荣怔怔地看着林老太君离开,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木杖,木杖上还沾着慕天华的斑斑血迹。他的神情有些迷茫,他刚刚做了什么?他的女儿,他的母亲全都似乎一下与他有了很深的隔阂?

“老爷。”姜瑶却是上前来扶住慕振荣道,“你累了,我扶你进屋休息。”

慕振荣看着她片刻后楞楞地点了点头,放下了手中的木杖由着姜瑶扶他进屋。

童氏看着慕振荣的背影,目光变得有些讽刺,她由着卫妈妈扶着她出了雪竹轩,慕雪柔几人还傻站在院子门外,童氏环视了一遍慕雪云几人的脸,淡淡道,“很晚了,都回去休息吧。”

慕雪云几人这才告退,独独慕雪柔一人留了下来,童氏对着她招了招手,慕雪柔立刻上前扶住童氏,“娘,爹爹这段时间是怎么回事?”

童氏由慕雪柔扶着,慢慢向着兰心院走着,她嘴角的淡笑始终没有淡去,走了许久,她才回答,“传说苗疆有一种情花,用这种情花的汁液混着你的血液做成的香,只要是对你有一丝丝情意的人闻过一段时间之后,都会从此视你为宝,唯你之命是从,你让他哭,他就哭,你让他笑,他就笑。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他的脾气在对待其他人的时候会变得暴戾。”

【作者题外话】:三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