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中毒(三)

“怎么你们都以为慕雪柔那件事是我做的?”慕雪瑟笑了笑,“我想要让她生不如死,多的是方法,何必做得如此招摇。不过我也要感谢那人,他处理了慕雪柔,倒是省了我的事。”

“是不是你做的,我不在意。”姜瑶冷冷道,“你最好杀了我,无论怎样我都是不会替皇上解毒的,但是你现在不杀我,只要我有机会逃出去,我还是一样会找机会毁掉镇国公府。”她又笑起来,“不过,我可是镇国公府的姨娘,我给皇上下毒,若是皇上死了,你们镇国公府一样逃不过罪责!”

“为什么?镇国公府什么地方惹着你了?”慕雪瑟微微眯眼,拿出那把紫玉箫,细细地看了看,又道,“你是公孙世家的人?”

“不错,”姜瑶微笑着,“我曾是公孙世家的一个下人。”

“一个下人?”慕雪瑟微微一怔,“公孙世家竟有如此忠心的下人?事隔十六年之久,还想着要替旧主报仇?公孙氏一族覆灭的时候,你也不过六七岁而已吧?”

“我不是要替公孙世家报仇,我只是要替这紫玉箫的主人报仇罢了!”姜瑶双眼盯着那紫玉箫道。

“公孙氏嫡支的九公子,公孙子乔。”慕雪瑟微微叹息,眼眸微黯,“为什么你要替他报仇。”

“我原是被从苗疆拐卖到京城的女奴,”姜瑶沉沉说道,“那时我又瘦又小,根本没人愿意买下我,人贩子因为这样就天天打我,打得我遍体鳞伤,是九公子看我可怜将我买下来。”

那一年寒冬,也是这样大的雪,她和一群奴隶一起被关在笼子里冷眼看着围着笼子对着他们挑挑拣拣,衣着光鲜的人。

笼子里的奴隶陆陆续续被买走,最后还是只剩下她,因为她看过去太弱,所有人都怕一买回去就死了。

人贩子一看顿时又来气,拿起鞭子又狠劲地抽她,她被打得在笼子里哀叫。

然后他出现了,他被着天青色斗蓬,生得俊秀,气质儒雅,他抓住那个人贩子抽鞭子的手,声如碎玉,“她,我买了。”

她在笼子里抬起头,正对上他带着笑如墨玉一般的双眼,听见他说,“跟我走吧。”

其实她那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因为她只会苗语不懂官话,可是她还是楞楞的点头。

她光着脚站在雪地里,傻傻地跟着他走,走了两步,他忽然回过身来,解下身上的斗蓬披在她身上。

那一瞬间的温暖她始终没有忘记,无数次在午夜梦回里重温。

姜瑶的脸色变得很温柔,眼中都是怀念,“那时候我被人贩子打得快要死了,根本干不了活,可是他不仅不嫌弃我,还专门派了个丫环来照顾我,一直照顾到我痊愈。那时,我并不会说官话,只会说苗语,是九公子一点一点地教会我,他教我读书,教我识字。在我想家落泪的时候,他就用那把紫玉箫吹曲子给我听。”

她的声音陡然转冷,“这样的九公子,这么好的一个人,却死的那样惨!”

慕雪瑟心下发沉,当年锦衣卫的人突然将从城外游玩回来的公孙子乔扣住,在他身上的一只荷包里搜出一封通敌谋反的信件。公孙子乔就这样被关入了诏狱,受到了严刑拷打,最后被判了三千两百七十五刀的凌迟之刑,而公孙氏一族被诛灭九族。

“就算公孙家真的有人意图谋反,九公子也是绝对不会牵扯进去!”姜瑶红眼着恨恨道,“那封从他身上搜出来的信一定是子虚乌有的!他根本是个不求权势,闲云野鹤一般的人!怎么可能为公孙世家谋反去传递信件!若是此信是从别人身上搜出来的,我还信几分,但是是他,我就可以确定这不过是皇上想要除掉公孙世家的阴谋!”

姜瑶猛抬起头瞪着慕雪瑟,“还有慕家,当年就是慕振荣带人搜的公孙家,从公孙府里搜出了派人灭楚氏全家的罪证和龙袍金印,以此落实了公孙民家全族谋反以及残害楚氏满门的罪名!慕振荣是皇上的心腹,他一定是知道皇上的图谋,却还是助纣为虐!”

慕雪瑟暗暗心惊,所以慕振荣才不愿意告诉她,她的生父很可能是公孙子乔么?因为慕振荣那时候也参与了皇上除掉公孙世家的计划,可是却没想到慕青宁和公孙子乔早已暗生情愫,并且珠胎暗结。

慕雪瑟知道这怪不了慕振荣,皇命难违,就算他不做,也会有别人做,慕青宁一定也没有把自己和公孙子乔的事情告诉他。

当年,公孙氏一族借着公孙皇后而势力大增,一直与楚家争大熙第一世家的位置,公孙一族的子弟多数嚣张跋扈企图掌控皇权,自然是威胁到了刚刚登基的皇上。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皇上想要除掉公孙氏一族,并不奇怪。

如今想来,当年楚家灭门惨案未必真是公孙世家派人做的,那所谓被搜出来的证据的确存有太多疑点。

当初,楚家因为嫡支被灭门后仅剩楚赫一人而难以支撑门户,从此没落。而公孙世家则是因为残害忠良和叛国谋反而全族被灭,最终最大的受益人不是一跃成为第一大族的元氏,而是皇上。

若是一切都是皇上的计划,一箭双雕,一下子将大熙第一第二的世家大族一起毁灭,那皇上的心机城府果然很可怕。

“所以你才要皇上的命,才要毁了镇国公府。”慕雪瑟微微叹气。

“是,”姜瑶惨笑,“九公子被行刑那天我亲眼看着,看着他死得那么惨烈,我当时就发誓,一定要为他复仇。我跋山涉水回到苗疆,去拜最厉害的苗蛊师为师,苦修多年,就是为了这一天!”

她微微仰头,看着乌黑的天花板,在那蒙蒙的光线下,天花板仿佛化出了公孙子乔的脸,她笑着喃喃道,“我做到了——”

慕雪瑟的眼中流露出悲悯,她知道那种感觉,看着自己最重要的人在眼前一刀一刀被凌迟,惨死而死。

【作者题外话】:二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