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中毒(五)

“笑话!”皇后冷笑一声,她可不相信徐贵妃所谓的心软的话,在后宫之中生存,在权利斗争之中挣扎的人是不会心软的,心软代表早死。徐贵妃能在后宫里走到今天这个地位,靠的可不是什么心软!

而且谢殊屡屡帮且宁王**,明显就是宁王的人,她活着对太子和六皇子都没有益处,徐贵妃为什么要救她?

难道,宁王和六皇子已经私下结盟?皇后娘娘凌厉的双眼眯起,看了看谢殊,又看向徐贵妃,缓缓道,“本宫执掌后宫事务,宸妃身为嫔妃,却给皇上下毒,致使皇上如今昏迷不醒,本宫要赐死她,也是理所应当!徐贵妃,你觉得你凭什么阻止本宫?”

“皇后娘娘虽执掌六宫,可后宫却也不是你一言之堂,”徐贵妃淡淡笑道,“蔷儿已经去请示太后娘娘了,宸妃位同副后,要处置她至少要听听看太后怎么说吧?”

皇后心中一凛,她今日趁皇上昏迷要将谢殊赐死,已然是得罪了皇上,也与宸妃公开翻脸了,若是杀不了谢殊,她岂不是得不偿失。

“来人,立刻赶往泰安宫,给本宫将昭华公主拦住!”皇后冷冷下令道,又一指谢殊,“给本宫立刻赐死她!”

“谁敢!”徐贵妃带来的宫女侍卫立刻全都护在谢殊面前。

皇后冷冷笑道,“徐贵妃,你不会认为你带来的那点人可以与本宫对抗吧?”

“不试试怎么知道。”徐贵妃冷着脸道,她站在谢殊面前,与皇后对峙着,全身散发出的气势与她平日里温婉的性子截然不同,竟有着几分狠意。

太子府里,浮生手中的胜邪剑架在了元崇的脖子上,慕雪瑟冷冷道,“全都给我让开,不然,我就杀了他!”

太子府的侍卫和暗卫全都不知所措,太子下的命令是今夜绝对不能让华曦郡主离开太子府,但是元崇一直都是九方痕的左膀右臂,还是元家这一辈的翘楚,让他死在这里,他们可没法子跟九方痕交代。

“华曦郡主,我不认为镇国公会让你杀了我。”元崇冷笑,“你知道你杀了我,可就是让镇国公府跟元家反目!况且,你杀了我,你觉得你能逃得了律法的处置么?”

“哈哈哈……”慕雪瑟大笑,看着元崇道,“元大公子你是在说笑么?你觉得太子会把今天在太子府发生的这一场血战的真相公诸于众么?他只会说太子府遭白莲教众报复袭击,伤亡惨重,而元大御史不幸遇害。难道他会说华曦郡主带人大闹太子府,堂堂大熙太子的府祗被我一个小小女子闹得如此?说出去,谁信?我又为了什么要大闹太子府?他敢说么?”

慕雪瑟眼波流转,带着几许冷意,“至于元家知道了真相又如何?如今元家势大早已让皇上忌惮,而我们镇国公府却是深得皇上信重,你凭什么认为镇国公府不敢同元家翻脸?元阁老近来身体好像越来越不行了吧?”慕雪瑟轻笑,“元大公子,一旦元阁老倒下,元家会陷入如何境地,你应该清楚。镇国公府到时候要不要对元家踩上一脚,就看你现在的态度了!”

元崇顿时觉得背上冷汗涔涔,慕雪瑟说的没错,九方痕的确不敢把今天太子府这件事情的真相公诸于众,而镇国公府和元家,一个是旭日东升,一个却已是落日余晖。

元阁老虽然是熙国的顶梁柱,奈何他的三个儿子都太窝囊,身居要职却只知道吃喝玩乐,收受贿赂,有太多把柄可以让别人借题发挥。而孙子辈的元崇几人虽然优秀,却是太年轻,还未在朝堂上站住脚。一旦元阁老倒下,元家必然大乱。

所以元崇才紧紧抓住了太子,投靠九方痕是元家唯一的出路。他可不像他父亲和两个叔叔那样,觉得九方痕是靠着他们元家的势力才稳坐太子之位的,所以对九方痕向来不太尊重。他知道太子是元家唯一的希望,这也是元阁老一直告诫他的。

若是他一旦死了,元家和太子之间的联系就仅仅剩下了皇后,而皇后毕竟只是一个嫁出去的女人,这不足够。

“你想怎样?”元崇看着慕雪瑟咬牙切齿道,他当初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个祸害,偏偏九方痕就是一再纵容她,几次为了她改变计划,她却屡屡与他们做对。

“不想怎样,”慕雪瑟轻蔑一笑,环视了一下太子府的侍卫和暗卫,“就算你想死,这群人也不敢让你死,你在九方痕心里还是有点地位的。”

她带着“夜”的人向着太子府的大门冲去,浮生把胜邪剑架在元崇脖子上紧紧跟在她身后,太子府的侍卫们和暗卫们忌惮着元崇在他们手上,到底是不敢阻拦。

慕雪瑟冲到大门前,下令道,“把门打开!”

“是!”江枫几人立刻上前开门。

大门打开的一瞬间,慕雪瑟正要冲出去的脚步却是顿住,九方痕带站在门外看着她,而他的身后是坐在轮椅上的素月,和素月的那些死士,那些死士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让人毛骨悚然,这是“夜”的人无法应付的。那些人是经历过血腥的杀戮才淬炼出来的凶器,而江枫他们却还只是打磨之中的宝剑,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公子。”慕雪瑟皱起眉头看着素月。

“放了他。”九方痕一扬下巴,示意慕雪瑟放了元崇。

“放过宸妃。”慕雪瑟冷冷看着九方痕,“否则,我就让他陪葬!”

她话音刚落,浮生的剑就在元崇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九方痕眉头微皱,“我一直不懂,你为什么这么帮着宸妃,当初她初到京城,你就将她安置在你的产业之下,因为她进宫的事,你就能与九方灏翻脸,甚至派人潜进皇宫保护她!为什么?”

“看来太子殿下对我的一举一动真是相当清楚啊。”慕雪瑟心中微凛,九方痕连她为了谢殊同九方灏翻脸的事情和她派人潜进皇宫保护谢殊的事情都查的到,那么她的事还有什么是能够逃过九方痕耳目的?这个人果然很可怕!

【作者题外话】:一更。。。昨天最后一更变成重审核,弄到今天才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