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中毒(七)

她走进苍鸾殿的时候,谢殊还怔怔地坐在琴案后面,她才刚刚走鬼门关走完一遭。可是当她的生命不再受到威胁的时候,她又会想,也许死了才是最好的解脱,可以逃离这场乱局,不用曲意逢迎,为了她爱的男人去讨好一个她不爱的男人。

“娘娘没事吧。”慕雪瑟看了一眼一旁正在呜呜哭着的佩影,刚刚皇后来的时候,直接就把关睢宫里所有的宫人给控制住,佩影想救谢殊却无能为力,她差点以为谢殊死定了。

“本宫没事。”谢殊摇摇头,抬头看了慕雪瑟一眼,“你同太子交换了什么条件?皇后才肯放过我?”

“你不用知道。”慕雪瑟叹气,她不会告诉谢殊,她答应帮九方痕打击九方灏来换谢殊的命,让九方灏受到损害,怕是谢殊宁可自己去死。“我听说是徐贵妃带人来救你,争取了足够的时间,我才能跟九方痕谈条件。”

若不是徐贵妃帮忙,怕是就算她同九方痕谈好了条件,也来不及救谢殊了。

谢殊点了点头。

“她为什么会救你?”

“我不知道。”谢殊摇摇头,“她说她有她的目的。”

慕雪瑟眉头微皱,她对这个徐贵妃一直了解的不多,只觉得她看过去性子极淡却也难掩凌厉,并非一个很好相处的人。谢殊的存在对六皇子九方镜**的损害不比太子**少,为什么徐贵妃却要救谢殊呢?

泰安宫里,太后斜靠在上德殿的软榻上让英女官帮她揉着额头,许久,她缓缓道,“天亮了么?”

“天亮了。”英女官回答。

“她们闹完了么?”太后问。

“闹完了,皇后没杀宸妃,听说是太子派人来阻止了她。”英女官道。

“到底是跟他生母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太子也不忍心吧。”太后叹气道,“倒是徐贵妃居然会出手帮宸妃,真让哀家想不到啊。”

“太后明明知道皇后要对宸妃出手,为什么不管呢?”英女官问道,明明太后担心得一个晚上没睡。

“哀家在犹豫,看到那张脸,哀家就会想到谢筠,当年哀家为了平息元家的不满,强行下旨将她的名份定为先帝的妃子,让她和皇上终究不能名正言顺的在一起。哀家知道,这件事,皇上始终在心里怨着哀家。是哀家委屈了谢筠。”太后摇摇头,“可是宸妃怎么会和谢筠这么像?不止样貌,言行举止,就连字迹都一模一样,这反而让哀家有些毛骨悚然了。事有反常必为妖,皇后除掉她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若真是那样,皇上怕是会恨死皇后,必然要动元家了。”英女官低声道。

“元家是迟早要动的,当年元家不许皇上纳谢筠为妃的事情已然让皇上恨极了元家,元首辅是个聪明的,可惜他那三个儿子都是不成器的。”太后笑了笑,“罢了,哀家老了,让他们去闹吧,哀家也没有这个力气管了。”

“是啊,太后,你看你操心了一晚上没睡,现在还是去歇息一下吧。”英女官劝道。

“不。”太后摇摇头,“哀家听说慕雪瑟进宫来了,把她给哀家叫来,哼,哀家倒是想问一问,那个姜瑶是怎么回事!”

慕雪瑟被叫到泰安宫的时候,太后正在用早膳,她冷眼看着慕雪瑟向着自己下拜行礼,等慕雪瑟跪了一段时间,她才道,“起来吧。”

慕雪瑟站了起来,就听太后问,“听说,这次给皇上下毒的,是姜瑶?”

“回太后的话,是。”慕雪瑟回答。

太后狠狠一掌拍在桌案上,“居然利用那张脸,她居然敢利用姜华!她好大的胆子!她现在人在哪里?”

“被关在太子府的地牢里。”慕雪瑟回答。

“哀家要将她千刀万剐!”太后的面孔变得狰狞,她原本以为姜瑶是上天怜惜她最疼爱的女儿早逝,赐给她缅怀的,结果却想不到只是一个阴谋。

“太后,她还不能死,她死了,就没有人能救皇上了!”慕雪瑟道。

太后深深吸了口气,强忍着怒火道,“那就尽快撬开她的嘴!这次的事情,镇国公府难辞其咎,若是皇上救不回来,哀家绝对不会放过镇国公府!”

慕雪瑟心中一凛,垂首道,“是。”

“还有,哀家怎么听说这次的事情是你那个好继母勾结白莲教所谓?”太后冷笑道,“慕振荣真是好眼光,姜华这么好的女子他不爱,偏偏就喜欢上这么一个毒妇!”

慕雪瑟没有答话,童氏会到如今的地步,也与太后当初硬是逼慕振荣将她贬妻为妾有关,说到底,谁都不是无辜的。

太后又道,“慕振荣准备怎么处置她,不会又心软吧?”

“自然是不会。”慕雪瑟道,“等父亲回来一定会处置她的,说不定还可以解除太后心中多年的一个疑惑。”

“什么疑惑?”太后皱起眉头。

慕雪瑟但笑不语。

慕雪瑟再回到太子府的时候,太子府里已经将夜里激战的痕迹清理干净,丝毫看不出昨夜这里曾有一场血战。

九方痕站在地牢的门口等着她,“你来了。”

“我一个人进去就好。”慕雪瑟说罢,就独自进了地牢。

丹青一直守着姜瑶,防止她找机会自尽,见慕雪瑟进来,松了口气道,“小姐,宸妃没事吧。”

“嗯。”慕雪瑟淡淡应了声,在姜瑶面前的椅子上坐下,“姜瑶,皇上不能死。”

她出宫前去替皇上把过脉,果然中的是一种蛊毒,她无法可解。

“你别费劲了,我不会替他解毒的。”姜瑶冷笑,又审视着慕雪瑟,“你到底是谁?”

“镇国公的二女儿,皇上钦封的华曦郡主。”慕雪瑟回答。

“呵,”姜瑶笑了一声,“你知道么,那天慕天华喝醉闯进我的院子里来,他把我错认为姜华公主,抱着我哭了很久。他说他要娶你,可是所有人都不同意,就连你也不同意。我当时很惊讶你们是兄妹怎么成亲,可是现在想想,我就明白了,也许你根本就不是镇国公的女儿!”

【作者题外话】:三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