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中毒(八)

慕雪瑟面色一变,那天慕天华冒犯姜瑶,本就是在他们的计划之中,以此假装他们父子不合,好让姜瑶和童氏掉以轻心。她却想不到慕天华那天假戏真做,竟然真的喝醉了,把不该说的话给说出来!

又或者,慕天华是故意的?

“你到底是谁的孩子?为什么九公子的紫玉箫会在你身上?”姜瑶抬起眼帘冷冷地看着慕雪瑟。

“告诉你,其实也无妨,”慕雪瑟垂下眼,素月说的对,秘密有时候需要用秘密来换,她想知道她能换得到什么,“这支紫玉箫是我姑母慕青宁送给我的,慕青宁是我的生母。”

姜瑶想起十六年前的一天,公孙子乔突然换了一把紫竹箫,她问他紫玉箫哪里去了,他笑着告诉她,赠与他想携手一生的女子了。

姜瑶看着慕雪瑟楞了半晌,突然讥讽的笑起来,“你不会是想骗我说你是九公子的遗孤,然后好哄我替皇上解蛊吧?告诉你,别想当我是傻瓜!”

“我并不确定公孙子乔是不是我的父亲,”慕雪瑟淡淡笑了笑,“我也在找答案,你应该知道我姑母也就是我生母慕青宁在十六年前就疯了,就在公孙子乔受剐刑那天。”

姜瑶仔细打量着慕雪瑟,那双上扬的凤眼不去看她那双古潭一般深幽的眼眸,真的与公孙子乔像极了,因为慕雪瑟这个人全身的气势太过凌厉,以至于会让人忽略去细观她的容貌,总觉得无论那眉眼如何都该强势的样子。如今她再细看,果然是像极了那个人。

她还记得那天,在公孙府祗的紫竹林里,她静静地吃公孙子乔吹一曲《凤求凰》,问他为何不将心仪的女子带回家来。他放下紫竹箫,垂首对她笑,他说,“小瑶,这世上有很多人因为身处的家族立场不同而不能相爱,我们如今所求的也只能是绝不放手。”

那时候镇国公府因助皇上登基从龙有功而崛起,迅速发展着自己的势力,正与因是先皇后外戚而权势滔天的公孙世家对立。一个要支持皇上收回权利,一个想要继续把持朝政,再加上一个权倾朝野的楚家,和一个野心勃勃的元家,局面真的是乱得不行,两方人几乎是势同水火。

若是公孙子乔真的与慕青宁相爱,在那样的情况下,两家人都不会允婚的。镇国公府会担心公孙世家相要以慕青宁为人质来要挟慕振荣,也会害怕与公孙世家的联姻会引来皇上的猜忌。而公孙世家会担心慕青宁是镇国公府派来的钉子,意图不轨。

姜瑶想起公孙子乔那天最后叹气说,他最害怕的不是任何阻碍,而是命中注定情深缘浅。

“你……”姜瑶看着慕雪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若是慕雪瑟告诉她自己是公孙子乔的遗腹子,她也许根本就不会相信,只会认为慕雪瑟是在哄骗她。但是慕雪瑟对她实话实说,她反而是信了七八分,再加上慕雪瑟那一垂眸的眉眼,真的是像极了那个人。

“你能给我,我在找的答案么?”慕雪瑟定定看着姜瑶。

姜瑶忽然惨笑了起来,“就算是你九公子的血脉又如何,慕振荣养大了你为的也不是向公孙世家赎罪,而是因为怜惜你母亲。而你,如果你真是九公子的遗腹子,你就更不应该帮着他们来劝我!你更应该替公孙世家报仇!替九公子报仇!”

她双目血红,喊得声嘶力竭,企图从慕雪瑟这里得到回应。

慕雪瑟长叹一声,“姜瑶,就算我真是公孙子乔的血脉,我也不可能对付慕家,无论当年如何,慕家于我都是骨肉血亲,还有这十多年养育的恩义在里面。”

“那皇上呢!”姜瑶恨恨道,“就算慕振荣当年是身负皇命,身不由己,但皇上冤杀公孙氏一族是事实!他该死!”

以公正的立场来看,慕雪瑟不能说皇上当年做错了,当初公孙氏一族子弟仗着是先帝皇后的族亲,飞扬跋扈,揽权乱政,致使国库亏空,连玄国大兵压境,朝廷都派不出军饷,导致军心浮动。大熙各地饥荒四起,饿殍遍野,朝廷却无力赈济,可公孙府祗里却是夜夜笙歌欢宴。

也许是因为慕雪瑟还不能确信自己是公孙世家的人,对公孙氏一族没有素月和姜瑶这样激烈的感情,又也许是她从小长于慕家,所以她可以让自己更公正地看待这件事情。

只是当年皇上做的太绝了,因为公孙一族里的一些害群之马,而一下诛灭了整个公孙氏一族,无论男女老少,连刚出生的幼儿都没有放过。

“皇上现在不能死。”慕雪瑟看着姜瑶道,“当年的事,未必没有人比你更恨,但是姜瑶,皇上现在绝不能死,他一死,整个大熙就会陷入兵乱,第一个乱起来的就是京城!”

“那关我什么事?”姜瑶讥讽一笑。

“朝廷一乱,战火四起,百姓必然流离失所,失于战乱饥荒。”慕雪瑟平静道,“若是你所敬爱的那位九公子真的是如你所说的那样一个善良的人,他是不会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的。”

姜瑶怔忡不语,她的九公子,那个救了她的九公子,他那么善良,他会希望看见百姓因为她为他的复仇而遭难么?

“姜瑶,你要报仇的心,我能理解,想要为公孙世家报仇的不止你一人。”慕雪瑟叹气道。

“你总不会是在说你自己吧。”姜瑶嘲笑道。

“自然不是,我让你见一个人。”慕雪瑟笑道,“进来吧。”

地牢的门开了,有人抬着素月的轮椅下来,然后推着他走到素月面前。姜瑶先是疑惑地打量了他半晌,蓦地一怔,迟疑道,“你是——”

“还记得十六年前,年仅八岁就誉满京城的神童公孙青么?”慕雪瑟叹息道。

姜瑶的眼中沁出泪花,难以置信地看着素月,当初她的年纪与素月相仿,她又深受公孙子乔照顾,也无人将她当一般的下人看,所以她与当年的公孙青也常有接触。

【作者题外话】: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