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中毒(九)

无论经历多少风霜岁月,故人的影子再怎么模糊,却也还是认得的。

“你还活着。”姜瑶哽咽道。

素月点点头,他也没想到会再见到姜瑶,“你的脸?”

“完全不认得了是么?”姜瑶苦笑了下,“我为了将自己变成现在这样一张脸,可是吃了不少苦头啊。”

“你们慢慢聊吧,”慕雪瑟看了他们一眼道,“我先出去了。”

说罢,慕雪瑟就带着丹青离开了地牢,慕雪瑟相信素月会有办法说服姜瑶的,素月不会让南风玉死,她也相信素月比她有大局观,知道现在朝廷不能乱。

“小姐。”丹青跟在身后有些迟疑道。

“怎么?”慕雪瑟淡笑。

“你真是?”刚刚丹青在地牢里听见慕雪瑟提及她的身世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她从前从未听慕雪瑟提过此事,乍一听真是半天没回过神来。

“嗯。”慕雪瑟淡淡应道,“我也不确定。”

她抬头看着太子府上空阴沉沉的天,有飞絮一般的雪花纷纷扬扬落下来,她伸手去接,感觉到手心冰冰凉凉的,雪花慢慢花开,消逝不见。

“累么?”一件厚重的斗蓬披到了她的肩上。

慕雪瑟用手拢了拢斗蓬,没有回答九方痕的话,一夜未眠,又是激战又是审讯,自然是累的。

许久,慕雪瑟缓缓问,“你同素月交换了什么秘密?”

才会让素月这么一心站在你这一边,若她是素月,在知道九方痕是皇上最钟爱的儿子,是绝对不会辅佐他登基的,反而会想办法毁了他。九方痕到底是用什么打动了素月?

“你想知道?”九方痕笑。

“嗯。”

“条件。”

“秘密要用秘密来换是么?”慕雪瑟失笑,她和九方痕一直处在谈条件的状态下。

“若是我母后真的赐死了宸妃,你会怎么样?”九方痕突然问。

慕雪瑟转头定定地看着他,“那我一定会杀了皇后。”

谢殊是前世最后一个对她好过的人。

“然后再杀了我么?”九方痕回视着慕雪瑟,的眼神带着几分执著。

慕雪瑟看着他,没有回答,这时,地牢的门开了,素月走了出来,道,“她同意为皇上解蛊了。”

慕雪瑟笑了笑,她对素月是如何劝服姜瑶没太大的兴趣,毕竟同样的话,由素月这样的公孙氏遗孤说出来,和她说出的对姜瑶来是说是不一样的。她对九方痕道,“太子殿下,我们的计划可以进行了,你现在就昭告天下,皇上中毒病危,下毒之人自尽,张贴皇榜民间求医吧!”

九方痕的眼神闪了闪,“好。”

“我先回去了。”慕雪瑟向前走了两步,又回头,“太子殿下,无论如何留下姜瑶的命。”

等皇上醒了,怕是无论是谁都不会放过姜瑶,轼君之罪,当诛九族。

“好。”九方痕却是一口答应。

“华曦郡主,”素月叫住她,眼神复杂,“你真的是?”

显然,素月刚才一定听姜瑶说了她的身世。

“还不确定。”慕雪瑟淡笑,若是确定的话,她就是素月的堂妹,这也许就能解释,为什么她第一次见素月就感觉到了一种亲切,明知道他极危险,却也还是不想同他作对。

她转回头,披着九方痕的斗蓬带着丹青在飘飞的雪花中慢慢离开。

等到再也看不见慕雪瑟的身影后,九方痕看着她在雪地上留下的一串脚印笑,“你和她的想法还真是不谋而合,完全一模一样。”

在慕雪瑟给他出了同时打压六皇子和宁王的计策前,素月已经向他献策,而素月的计策居然和慕雪瑟后来所说的一模一样。

“既然殿下早有我为你献策,又为什么要答应华曦郡主放过宸妃呢?”素月眸中含笑,偏头看着九方痕,“你明知道宸妃的存在会是一个很大的阻碍。殿下,你对华曦郡主到底抱着的是什么样的感情?”

当初,他定下让慕雪瑟顶上母仪天下的命格的时候,九方痕若是对慕雪瑟有心,就可以立刻让皇上下旨赐婚,可是九方痕却没有这么做。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你选错了辅佐之人,我居然会如此感情用事。”九方痕叹息道,“我知道这不是好事,所以我一直在逼自己不要去追逐她的身影,可是就是控制不住。元崇说的对,她对我的影响太可怕了。”

九方痕的脸色很复杂,他在犹豫,他在矛盾,若是他在意的是一般的女子,他完全可以放手去征服对方。可是那个人偏偏是慕雪瑟,那个女子,骄傲,不驯,极富心计谋略,而且总是固执地坚持着自己想要走的路。仿佛没有人可以去改变她,只能被她所改变。

可是他不想被改变,他也不能被改变,他这一生,从出生时就注定了崎岖,就注定了要向着那张宝座前行,无人知道他从小就背负了什么,他身上的秘密一重又一重,他一直活在谎言之中,别人骗他,他也欺骗别人。

他这样的人,是不该为情爱所左右的,那会让他失了判断。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素月笑了笑,就如当初他也没想过自己会爱上南风玉一样,他居然会为了南风玉放弃了那次同九江王的密谋,这一次来劝服姜瑶有一半的原因也是因为南风玉。“殿下也不必苦恼,此事之后,怕是宁王和华曦郡主是再也做不成盟友了。”

第二天,皇上中毒性命垂危的消息传遍全国,各府州县都在张贴皇榜寻找名医救治皇上,赏金万两,封爵入仕,条件看得民众心痒痒,却无人敢前去揭榜。

要知道,太医院可以算是集中了大熙的杏林高手,能他们都解不了的毒,谁敢去试?试出毛病来了,好处没得到,反而累及九族那才叫倒霉。

皇上昏迷不醒,下毒者自尽,如今朝堂之上,太子监国名正言顺,但是六皇子和宁王的党羽自然是不服。更何况太医院都说皇上性命垂危,也就是这一个月的事了,现在不动手,难道还等着太子登基之后,一一同他们清算么?

【作者题外话】:二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