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审问(二)

“所以,当年是你对姜华公主动的手脚,才害她滑胎?”慕雪瑟不想再同童氏在那个话题上纠缠。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童氏冷笑一声,“反正我都要死了,这件事我认又或者不认,都是一样的下场。”

“你的下场自然是一样的,但是三妹妹的下场可就不一定了。”慕雪瑟浅笑道。

“你说什么!”童氏一惊,又立刻镇定下来,“你别想诓我,柔儿我早就派人送走了!”

“此次事情为保镇国公府声誉,外间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对于你的处置,外人只知道镇国公夫人病重不起无法见人。母亲你可知道么,在你病重的消息传出之后,黎家人可是都不曾露过面。”慕雪瑟的语调有些漫不经心,“这是为什么呢?”

童氏的眼中浮起疑虑,她与白莲教的密谋并没有让黎家人知道,因为她知道黎姨妈虽然是自己的亲姐姐,但是她那个姐夫可是个精明的,是不会让黎家涉足这种事情引来麻烦,说不定反而还要告发她。所以,她拜托黎家人送慕雪柔离开的时候,只是说让慕雪柔换得地方休养,担心慕雪瑟会再迫害慕雪柔,所以要送得远远的让人找不到。

她听见慕雪瑟又笑了一声,接着道,“因为我早已找过了黎御史,将你与别人勾结意图覆灭镇国公府的事情告诉了他,黎御史如此精明,如何会让自家人涉及其中?他立刻就让黎姨妈选,要么拿上一封休书离开黎家,要么把慕雪柔交给我。母亲,你猜她会怎么选?”

童氏的冷汗顿时下来了,她不知道她姐姐会怎么选,但是换成是她肯定选的是自己家的人。她那个御史姐夫可是有个聪明能干的庶子若是黎姨妈真的被休了,那她的一双儿女只怕从此在黎家就毫无地位可言,妹妹再如何亲,也只是别人家的人而已。

“你想把柔儿怎么样?”童氏咬牙切齿地问。

“不想怎么样?”慕雪瑟那双古潭一般的凤眼看着童氏,“我只想听母亲的实话,若是你说了实话,我也许会考虑帮慕雪柔打掉肚子里那块肉,然后帮她恢复神智,再让她改名换姓远嫁他乡。”

童氏的眼眸亮了起来,慕雪柔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仅剩的牵挂了,若是慕雪柔以后能过得好,就是让她死一百次,她也值了。

“不错,是我做的。”童氏的笑容变得有些狰狞,“是我让人在她房里每日换的鲜花上洒了混了麝香的水,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滑胎了!可是我当时若是知道,让她滑胎的代价就是换来了你这条毒蛇,我还宁可让她把那个孩子生下来!”

她突然想,这一切都是因果报应么?

当年,她深恨姜华公主,本来在姜华公主怀慕天华的时候,她就几次要对姜华公主下手却都没有成功,结果她们又差不多时候怀了第二胎。她害怕姜华公主这一胎又是个男孩,那样对她来说极为麻烦,慕天齐想继承爵位的可能性又更小了,所以她就买通了姜华公主屋里的丫环,在姜华公主每日必让人更换的鲜花上动了手脚民。

却没想到,她成功让姜华公主滑胎了,却换回了慕雪瑟这一个女罗刹,以至于她今日到了如此地步。

她忍不住要想,如果当年姜华公主没有滑胎的话,那么慕雪瑟也许就只能以别的身份进镇国公府,又或者一直都被养在外面。那么,在姜华公主死后,她想对付慕天华为慕天齐铺路也许就不会被慕雪瑟坏了计划。

为什么呢?慕青宁那样一个柔弱的人居然会生出慕雪瑟这样一条毒蛇来?

“是啊,这都是命中注定的。”慕雪瑟一脸讥诮,“老天就是要让我来代替那个孩子和姜华公主来向你复仇的。”

慕雪瑟的声音忽又变得轻柔,“母亲,你想怎么死?”

“慕雪瑟,你刚刚说过的话,只要你不要忘记!我怎么死都不无所谓!”童氏死死地盯着慕雪瑟的眼睛,她唯一挂心的只是慕雪柔而已。

“慕雪柔有今天全都是拜你所赐,”慕雪瑟冷冷道,“若不是你的撺掇,若不是你让她有了不该有的妄念,她又怎会与我反目成仇,弄到如今这个地步!”

当年合欢花树下同她一起下棋的娇俏少女的脸,在她的记忆里已经模糊了,往事匆匆,无法回头。

“你根本就不是慕振荣的女儿你却占了嫡长女的位置,你还好意思说这些话么?”童氏红着一双眼睛,“是你抢了柔儿的一切,那些本来就是属于她的!你今天的地位,你的一切都是属于她的!”

“我是占了别人的位置,但不是慕雪柔的,而是姜华公主那个被你害得流掉的孩子的!”慕雪瑟站了起来,她没有想到,到了如今的地步,童氏还是如此执迷不悟,她冷冷道,“我已经给你准备了一个死法,我想你会喜欢的。”

说罢,她转身打开审讯室的门,慕振荣拿着剑站在门外,看着童氏的眼中都是漠然。慕雪瑟走了出去,留下了他们两个人。

童氏楞楞地看了一会儿慕振荣提在手里的剑,剑已出鞘,剑身反射出森森寒光,杀气凛然。她的视线缓缓上移,最后落在慕振荣的那一双淡漠的眸子上,惨然大笑。

他们十几年夫妻,痴缠爱恨,恩怨情仇,终究是要由他亲手来葬送她么?

很好,很好。

慕雪瑟走到隔壁的房间里,推开门,太后正煞白着一张脸坐在里面。她明白了慕雪瑟今天请她来的目的,她怀疑了慕振荣和林老太君十几年,一直认为当年姜华公主突然流产是林老太君和慕振荣为了让姜华公主认下慕青宁的孩子所为,所以这么多年,她始终在心里怨恨着慕雪瑟,怨恨着慕家,觉得若不是姜华公主当年流产,又如何会早早逝世。

如今,答案解开,她心里一直憋着的那股怨气突然散了,看着慕雪瑟的目光也柔和了许多。

【作者题外话】:二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