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续命(二)

亲族不可散,党羽却可反。

他得到的消息里,不知道有多少依附他的那些人在暗地里接触六皇子和宁王**,提前寻找庇护,就怕元家一倒受到牵连。却不想想,他那三个身居高位的儿子,有多少龌龊事是被这个党羽撺掇的!元家里的那些烂疮污秽又有多少是因为这些党羽而染上的!

等到他想明白,再后悔已经晚了,权利一旦拿起,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有多少人的性命悬于他手中的权力上,一旦放下,众人群起而攻之,就是万劫不复的境地。

更何况不只是满朝政敌虎视眈眈,就连那个高高坐在龙椅上的天子也一直在盯着他们元家。

元阁老知道,当年逼迫皇上娶元家女子为后,强迫皇上不得娶谢筠为妃之事,一直是皇上深恨元家的原因之一。

不仅仅是因为元阁老利用当时的局势和手中的权势害得皇上与谢筠无法光明正大的在一起,还因为元阁老在那一次露出了他的锋芒,能够侵犯皇权的锋芒和胆量,这是身为君主所不能允许了。

古往今来,多少权臣就死于功高震主这四个字,又有多少权臣死后,家族倾覆。

现在想想当年皇上对付楚家,对付公孙世家的手段,元阁老实在是忍不住胆寒,怪只怪当年太过年轻冲动,权欲太盛。

所以如今,他只害怕元家就因为他当年的一念之差,而步上公孙世家的后尘。

“崇儿,太子一定会庇护你们的,但是该舍的当舍!”元阁老的眼中迸出凌厉的光,“绝对不要手软,明白么?”

“孙儿明白。”元崇跪倒在元阁老床边哽咽。

外头暮色沉沉,寒鸦归巢,嘶哑的叫声声声刮过人耳,引来黄昏无限的凄凉之感。

慕雪瑟赶到桃源居的时候,素月正在与自己对弈,棋盘上白子和黑子相持不下,已成僵持之势。看见慕雪瑟进来,素月拿着一粒白子对着慕雪瑟叹气道,“你来了,来帮我看看这一局该如何解。”

素月看慕雪瑟的眼神比以往温柔许多,自从知道慕雪瑟可能是公孙子乔的孩子,想到公孙世家的血脉象不止剩下他一人,他就觉得心慰,哪怕只是一个还没得到确认的假设,他也很高兴。

慕雪瑟站在棋盘边看了一会儿,淡淡一笑,拿过素月手上的白子落在棋盘上,“诱敌。”

素月的眼睛亮了一下道,“你果然是我的知己,总是跟我想到一块去了。”

“姜瑶在么?”慕雪瑟问。

“她在。”素月摇摇头,“她已经不叫姜瑶了,现在她叫子瑶。”

“是我失言了。”慕雪瑟微微一笑。

“琰儿,你领郡主去见子瑶吧。”素月吩咐道。

“是。”琰姑娘立刻上前领着慕雪瑟去见姜瑶,或者该说子瑶。

子瑶正站在花园里发呆,听见脚步声,她回过头来,原来一张完好的脸上满布疤痕,这是解了易容的蛊毒后的结果,但若不是不解,她的脚迟早会烂掉。所幸,子瑶对自己的容貌已经是不太在意。

“你来了。”她冲慕雪瑟点点头。

“在赏什么景?”慕雪瑟走上前去,琰姑娘很适时地退了下去。

“你看,春天来了,那里的青草发了芽。”子瑶笑说,九方痕没食言,没有杀她,代替她死去的是诏狱里一个女死囚,总算是给了皇上和太后一个交代。不过有素月在,子瑶是公孙世家的旧人,素月也是不会让她死的。

慕雪瑟看过去,果然看见一块石缝下,有新绿色冒了头,在早春残留的积雪里,分外动手,“你在这里过得如何?”

“也没有什么好不好的。”子瑶的眼神有些茫然,那么多年来,她一直都是依靠自己心里那股仇恨在活着,如今她不能报仇,却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再做些什么。“我只是等着一个结局罢了。”

慕雪瑟不知道素月那天同子瑶说了什么,才劝服子瑶出手救皇上的,但必然是许了什么诺言。

“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慕雪瑟道。

“什么事?”子瑶偏头问她,

“你会不会练六月血?”慕雪瑟看着她道。

子瑶一怔,“你想给谁用?”

“元阁老。”慕雪瑟回答。

子瑶点点头,她对于熙国的朝局并不太能把握,也不知道慕雪瑟这么做的用意,但是一想到慕雪瑟可能是公孙子乔的女儿,她怎么能拒绝不了她。“好,给我三天时间。”

“多谢。”慕雪瑟道谢,又道,“还有一件事,我始终不解,白莲教里到底是谁这么恨我?那天居然不惜单独带人跟你一起来杀我?那个蒙面女子又是谁?”

“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有人说你挡了别人的道。”子瑶叹气道,她和白莲教之间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所以彼此对对方的了解都不是很多。

慕雪瑟垂下眼想了想,她到底挡了谁的道?被她挡道的人必然是京城这几大世家里的,那就是说朝廷有人同白莲教有所勾结了。

会是谁呢?

“你,到底是不是他的孩子?”子瑶突然忍不住问,若是慕雪瑟真的是公孙子乔的孩子,她所敬慕的九公子在世间还留有一丝血脉,再没有比这个更让她高兴的事情了。她想公孙子乔在地下有知,心里也会有一丝安慰吧。

“我不知道。”慕雪瑟叹气,“但我终有一天会查清楚的。”

包括公孙子乔荷包里搜出的那封通敌密信是谁放进去的,她也一定会查出来。

子瑶垂眸一笑,狰狞的脸上却显出一种极其温和的笑意,她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若是慕雪瑟真的是公孙子乔的孩子,她这一世一定拼尽全力护她周全。

三天后,原本被传病势垂危,已经多日卧床不起的元阁老突然精神焕发地去上朝了。朝堂上的众人看见他,都惊讶不已,他们从太医院打听到的消息,明明就是元阁老大限将至,活不过一个月,怎么元阁老却看着比他们都还要精神奕奕。

【作者题外话】:二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