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诱敌(一)

九方蔷听话的站起身,把殿内的宫女内侍一并带了出去,还让人关上了殿门。

绿蓉殿里一时之间只剩下慕雪瑟和徐贵妃二人,徐贵妃的神色有些恹恹的,她看着慕雪瑟道,“华曦郡主,本宫救宸妃,不为别的,只是为了向你卖个好,还为了给某些人添些麻烦。”

慕雪瑟微微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本宫常常听镜儿提起你,你可是坏了他不少的事情。”徐贵妃淡淡笑道,“他提起你来总是咬牙切齿,比恨太子更甚。”

慕雪瑟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徐贵妃这是要拉拢她,还是跟她算账?

“郡主,你听过一桩宫闱秘闻么?”徐贵妃叹息道。

“哪一桩?”慕雪瑟问,皇宫里的秘闻真是太多了,让人记都记不过来。

“十五年前的换子之事。”徐贵妃抬眼看着慕雪瑟,眸色沉沉似有无限阴霾在里面。

慕雪瑟心下一沉,关于九方镜的身世传得沸沸扬扬的,几乎稍涉朝政的人都知道,这些言语难免传入徐贵妃的耳中,可是九方痕明明才是谢筠的孩子,而九方镜怕极可能是皇后的孩子。

那么,徐贵妃的孩子去哪了?

“华曦郡主。”徐贵妃的声音变得低沉,“本宫想同你做一桩交易。”

“为什么是我?”慕雪瑟的眉头始终无法松开,为什么选她?

“直觉。”徐贵妃惨笑,“女人的直觉有时候很没有道理,但是往往非常的准确,本宫觉得你是那个可以帮本宫达成心愿的人。”

慕雪瑟的目光沉了下来,事情越来越出乎她的预料了。

她同徐贵妃谈了很久,然后一路沉思着出了皇宫,才出皇宫一段,她就感觉到了自己在被人监视着,这是这段时间来她常有的感觉。

慕雪瑟冷笑了一下,对驾车的浮生吩咐道,“去诏狱。”

浮生手中的缰绳一紧,马车车头一转,驶向锦衣卫北镇抚司。陆谦早已在等着慕雪瑟,慕振荣抓回来的那个白莲教头领嘴真不是一般的硬,审了一个月,诏狱里几乎所有的大刑都上过一遍了,还是什么都不肯吐出来。而陆谦又不敢往狠里整,生怕不小心一下子把人弄死了,那更没办法交代。

“郡主,那个人已经带去审讯室了。”陆谦边为慕雪瑟引路,边道。

慕雪瑟点点头,跟着陆谦往审讯室走,无论前世今生,她都是第一次来诏狱。这里的环境比刑部大牢还差,甬道两旁暗沉沉的牢房里,都是看起来毫无生气,虚弱无比的犯人,全都是遍体鳞伤,显示了诏狱里刑讯的残忍。

走到了审讯室前,慕雪瑟对陆谦道,“我自己进去就好,陆督主就不必陪着了。”

“也好。”陆谦笑了笑,“那一切就交给郡主了。”

自从慕雪瑟将捉拿于涯的大功给了陆谦后,他们两人的关系就极好,只是慕雪瑟不知道,她能够这样在诏狱里出入自由,还有一个原因,陆谦已经站在了九方痕一边了。

慕雪瑟推开审讯室的门,只见里面的一块大石板上躺着一个人,那个人全身都被绑死在石板上,动弹不得。

听见有人推门进来,那人的声音有些嘶哑,“别费心了,老子什么都不知道。”

慕雪瑟轻轻笑了笑,这段时间来,她还真是老是审问人啊。

听见笑声不对,那人微微转过头来,却发现来的不是诏狱的审讯官,而是一个面生的丑姑娘。他盯着慕雪瑟左额那块疤看了许久,突然想起来,“你是华曦郡主!”

“怎么,原来我在白莲教的名声这么大么?”慕雪瑟淡笑道。

“哼,华曦郡主大驾光临,不会也是要来审我的吧。”那人冷哼一声,那天他带了二千多个白莲教众本指望着抢了粮饷立一大功,谁知道却被人瓮中捉鳖,求死不成,反落到了锦衣卫的手里。

“我是来审你的。”慕雪瑟拉过一张椅子在大石板边坐了下来。

“哼,白费力气,他们折磨了我一个多月,都没让我吐出一个字,你一个小姑娘有什么用?”那人冷笑道。

慕雪瑟不理他,又站起身,拉开审讯室的门,对外面道,“给我上杯茶。”

过了片刻,就有人用红漆盘端了一个薄胎瓷茶碗泡了上好的云雾茶送了进来。那人看得直楞,要知道这诏狱里哪里来得薄胎瓷和云雾茶这样的好东西,怕是只有陆督主才用得上。可是慕雪瑟一来,居然就有人为她早早备上了。

慕雪瑟端起茶碗,打开盖子轻轻吹了一吹,笑眼看着石板上的男人,问道,“想喝么?”

那人冷冷别过脸,只是道,“要审快审,不要那么多废话!”又讥笑道,“锦衣卫的人是越来越没用了,自己审不出东西,居然找了个黄毛丫头来,大熙朝也快灭了吧?女人居然也能随意出入诏狱里审问人?”

慕雪瑟只是慢悠悠地喝着茶不说话,那人有些不耐烦,也有些奇怪地转过头看她,“不是要审么,你怎么还不开始!”

“我正在审啊。”慕雪瑟拿着茶碗笑得一脸无辜。

男人的眼中疑惑顿生,实在不知道慕雪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慕雪瑟在刑讯室里喝了三碗茶,还让人送了一盘瓜果上来,一直到宵禁开始后,她才出了诏狱。

陆谦一路千恩万谢地将慕雪瑟送出诏狱门外,直道还是慕雪瑟有办法。慕雪瑟只是压低声音道,“现在可以让太子调集兵马去歼灭白莲教了。”

说罢,她就上了自家的马车回镇国公府,而在诏狱外,有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深夜,京城的长街上寂静无人,有几黑衣蒙面人趁着深夜城门守备极为疲惫的时候飞身上了城墙,又跃过墙头出了京城。

这几个黑影先是在京城的郊外的一个山庄里牵了几匹快马,然后一路向西赶,他们却没留意到,在他们身后,也有一群黑衣蒙面人一路用绝佳的轻功紧紧跟随。

【作者题外话】:四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