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诱敌(三)

“是,教主!”蒙面女子眼中露出惧色,男人对她的父女之情似乎总是飘乎不定。

“还好我早防着有这么一天,让人挖了那条密道。”男子的脸色极为阴沉。

“可是教主,那条密道还未挖通。”蒙面女子急道。

“那就趁现在挖通!”男子冷睨她一眼,“把人手分成两拨,一拨去对抗朝廷的军队,一拨全都给我去挖那个密道,生死在此一举!”

“是。”蒙面女子领命去了。

男子几步走出屋外,抬起头看着碧蓝的天,笑得有几分阴狠,“华曦郡主么?镇国公还真是生了个好女儿!”

戴云山陷入了一场攻防战,太子九方痕和镇国公慕振荣亲自带领着在附近卫所征调的五万兵马一路杀上戴云山。而素月派来的那些死士更是一路为朝廷军队做先锋开路,神出鬼没,出手狠辣,令白莲教众人胆寒。

激战到了最后,大炮上不了山,九方痕就下令放火攻山,冬季刚过,戴云山上还是一片草枯枯木,火攻一起,火势立刻蔓延了大半个戴云山。白莲教所在的那座山庄更是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朝廷的大军终于是借着火势攻破了白莲教的总坛,但是山上的白莲教众生擒和当场被格杀的总数加起来却只有五千人而已,也没有找到一开始飞马前来报信的那个蒙面女子的尸体,还有白莲教教主也不知所踪。

最后,在山庄的后面找到了一个密道,一直通到另一座山的半山腰,显然其余白莲教的人是从这里逃走了。

九方痕站在那条密道的出口,伸手捡了一块地上的泥土,冷笑道,“这上面挖掘的印子还很新鲜,显然是刚刚挖通的。”

“他们把低层的教徒都用来抵挡朝廷大军,然后那些地位比较高的白莲教人估计是大半从这里逃走了。”慕振荣看着密道口上的那些印子冷声道。

“哼,真是小看他们了。”九方痕有些不甘心地道,不过这一次他们还是抓住了不少人,可以慢慢审,他就不相信白莲教的人一个个都像那个头领一样硬,总会有人开口的。

此次太子,兵部尚书,和镇国公定下奇谋,突袭了白莲教的总坛并一举捣毁,生擒白莲教众一千人,杀敌四千人,算是朝廷这些年来在对付白莲教的事情上最扬眉吐气的一次。以往白莲教总是神出鬼没,捉摸不定,很少有被朝廷找到据点的,再加上他们又频频在各地百姓间发起起义,闹得朝廷头疼不已。而此次,太子和镇国公带兵重创白莲教,让白莲教元气大伤,怕是很长一段时间白莲教都折腾不起来,就能北陵的起义也同时被镇压了下去。

九方痕,素月和慕振荣立此大功,皇上龙心大悦,对他们三人大为褒奖,一时间三人的声望又更擅了一层楼。先不说九方痕的位置坐得更稳了,更有人传若是元阁老退了,怕是下一个入阁的就是兵部尚书素月。

只是在这一次之后,朝廷里以礼部右侍郎施学理为首的文官集团楚阳党派突然转了风向,之前频频向太子示好,而如今却是转向了六皇子九方镜,在朝堂之上频频与太子一派的人起冲突,就连慕振荣都被呛了好几次。

更有传言,楚阳党人与六皇子一堂携手暗中调查元家罪证,意图在元阁老死后全力打击元家,而打击元家就等于是打击太子。

五月,繁花正好,该是踏青赏花斗草的好时节,六皇子府却传来噩耗,六皇子妃,才嫁入六皇子府不到一年的徐飞燕突患重病暴毙。满朝官员,无不前往吊唁的。

镇国公府与六皇子府素少来往,慕雪瑟本是不必去的,可是她总觉得徐飞燕死得有几分蹊跷,忍不住想去看一看。

去了六皇子府的时候,她又笑自己傻,对着一个棺材能看得出什么。她看着六皇子府的满堂白色,总觉得白得虚假。

不远处隐隐传来说话声,“听说徐妃死前,施小姐就频频与六皇子密会,相约踏青呢。”

“我听我父亲说,施大人有意把施小姐许配给六皇子。”

“施梦悠不是一直想当太子妃么,怎么又搭上六皇子了?”

“这不是太子妃当不成么,母仪天下的那一位还在这儿呢。”

慕雪瑟似笑非笑地看过去,那几个女眷立刻不吱声了。慕雪瑟轻笑一声,信步走开,边走边思考着施家最近的动作,看这样子楚阳党派是要转而支持九方镜了。

说到楚阳党,也实在是令人头疼,这些文官打仗不会,治国不行,就靠一枝笔杆子骂遍朝野,但凡手里有几分权力的没有不被他们骂的。慕振荣这几次和太子一起立了功,就立刻被他们弹劾同太子结堂营私,就连危及皇上的皇位的话都说出来了。还好慕振荣这么多年早已习惯了,若是那些抵抗力差得,被一年骂到头,早辞官走人了。

忽然,慕雪瑟听见一个女子有几分清冷的声音在说,“殿下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么,真的要拒绝我么?”

慕雪瑟看过去,就见一处假山后面站着九方痕和施梦悠,施梦悠今日是来吊唁的穿得极为素净,却反而显得清丽无双。她正看着站在她面前的九方痕,慕雪瑟几乎可以看见她眼中的不甘。

“有了我们施家的支持,就等于有了大半文官的支持,殿下你真的要放弃?”

“若是想要那些支持就必需娶你的话,我自然是不愿意的。”九方痕笑道,“况且,你最近不是同我的六弟走得很近么。”

施梦悠的脸上闪过一阵难堪,她转过身,恨恨道,“你会后悔的!”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一个男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以她才貌,哪个男人看到她不是倾倒于她的裙下,偏偏九方痕对她无动于衷,可越是无动于衷,她就越是想要得到他!

人心如此,最好的永远是求不得。

【作者题外话】:六更。。。。。。累死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