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沈独(一)

施梦悠一脸阴沉地向着慕雪瑟的方向走过来,慕雪瑟避之不及,正好迎面撞上,施梦悠看见慕雪瑟,眼中浮起一抹讥笑,“华曦郡主看见我被太子殿下拒绝是不是很得意?”

“你与太子之间又关我什么事?”慕雪瑟失笑,施梦悠对她的敌意真是越来越不掩饰了。

“母仪天下?”施梦悠满脸讥嘲,“华曦郡主,你舍弃宁王攀上太子,指望能够母仪天下,我看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那也比不上六皇子妃还尸骨未寒,施小姐就与六皇子眉来眼去的好。”慕雪瑟笑道,施家最近的动作太明显了,带着一群文官在朝堂上支持六皇子,施梦悠又频频出入六皇子府,打的什么主意大家都看的很明白。

但是慕雪瑟觉得施家这么大张旗鼓地在明面上支持六皇子,只怕还有一层意思,就是给太子一个警告,若是太子识相,就该放低身段去将楚阳党的支持争取回来。否则刚刚施梦悠又何必再次接近九方痕,但很显然九方痕是坚决要放弃楚阳党这个文官集团的支持了。

文官与武将不同,武将拼的是武力,文官玩的是政治,一个是明刀明枪,一个却是阴险诡诈。控制了文官就等于控制了朝廷的舆论,反之,与文官为敌自然是会遭到舆论的攻击,这些文官那一枝笔杆无中生有的本事不是一般的强,除了素月他们不太敢惹之外,九方痕和慕振荣,还有元家,近来都深受其害。

所以,对付这群人,就要想法子一下将他们打散,让他们再也不敢开口!

慕雪瑟的眸色沉沉,审视着施梦悠,就见施梦悠神色极是狂妄地回答她,“如我这般品貌才华,自然只有能站在最高处的那个男子才配得上我!”

“怎么,”慕雪瑟轻笑,“施小姐就这么确定太子不会是那个站上最高处的人?”

“他拒绝了施家,自然就不是了!”施梦悠冷冷道,语气里是说不出的自信和张狂。

真是好大的口气!慕雪瑟摇摇头,“我劝施小姐一句,六皇子也不是什么良人,徐妃到底怎么死的,还很难说。”

慕雪瑟想到去年赏枫宴上,徐飞燕手臂上的那些伤痕,还有她恍惚憔悴的神情,显然她在六皇子府过得并不好。

施梦悠却只是轻蔑一笑,与慕雪瑟挤压。慕雪瑟的心沉了下去,看施梦悠的样子,是知道徐飞燕是怎么死的?也就是说九方镜极有可能为了与施家结盟迎娶施梦悠而杀死了徐飞燕,毕竟以施梦悠的心性是绝不肯做侧妃的。

果然是够狠心,利用完了就抛弃,而徐家人也够冷漠的,明明徐飞燕的死因有疑,可是徐家人却无人质疑过,一如既往地支持着九方镜。

慕雪瑟想到徐贵妃,想到那天她提到徐家人时眼中的悲愤,果然都是一丘之貉啊。

忽然,远远的有一位青衫书生打扮的人缓缓走来,耳边传来几个女眷的议论声,“那是谁啊?”

“他就是新科状元沈独,而且他连中三元,是我朝开国以来的第三人,极得圣心,现任翰林院修撰又兼都察院御史。”

“他怎么会在六皇子府里进出自如?别的男客大都留在外院。”

“你不知道?他一入仕就极力讨好六皇子,依附六皇子一派,如今很得六皇子信任,常常招他入府。”

“这新科状元倒是乖觉,才入仕就懂得立刻选边站。”

慕雪瑟笑了笑,看着沈独迎面走来,她转身离开,慢慢走到一个僻静住站立不动,过了片刻,身后传来脚步声。慕雪瑟转进身去,果见沈独小心地观察着四周才走过来。

“看样子你做得不错,果然很得六皇子欢心。”慕雪瑟看着沈独开口道。

“一切还都是全靠郡主将这一次科考的试题告知我,我才能连中三元,得圣上看中,引起六殿下的注意,派人来招揽我。”沈独有些疑惑道,“我始终不解,科考试题如此秘密,郡主是怎么知道的?”

“你已经达到你的目的了,别的就不需要知道那么多。”慕雪瑟淡淡道,“我当初选择帮你,不是让你来追究这些无用的事情的。”

“是。”沈独垂下眼,谁能想到,如今风头无两的状元郎就是一年前被慕雪瑟在城郊树林里救回紫云山庄的穷秀才沈三。他靠着慕雪瑟告诉他的试题,不仅连中三元成了新科状元,还成功地接近了九方镜,成为了九方镜的心腹。

“最近六皇子有什么举动?”慕雪瑟看了沈独一眼。

“殿下除了与施家频频接触以外,还以上次徐贵妃救了宸妃为由向宁王示好,想要拉拢宁王。”沈独回答。

九方灏?慕雪瑟眉头一皱,九方灏和九方镜都因为上次在皇上中毒昏迷的时候,拥兵逼迫九方痕让权的事情受到了皇上的打压,实力已经难以同九方痕相提并论,所以会考虑两人联手也并不奇怪。

只是九方灏若是真与九方镜联手的话,那么她对九方灏可就没办法再留情面了,只是谢殊——

想到谢殊,慕雪瑟在心里叹气,为什么世间之事总是要逼人做抉择呢?

“我知道了。”慕雪瑟微微垂眼,“我看你今天脸色不太好,有什么事么?”

“殿下要我用御史闻风奏事之权上书弹劾翰林院编修兼太子府长史林真。”沈独脸色沉沉道。

“林真?他不就是这一次的新科榜眼?”慕雪瑟挑眉,“怎么,写封奏书很难?”

“林真是我的同期还是我的同乡,我们虽然身处立场不同,但是关系一真很融洽。”沈独一脸难色,“如今却要我拿那些莫须有的事情去弹劾他。”

若是林真因为这此的事情受到影响,很可能会被翰林除名,甚至被贬出京城。

慕雪瑟打量了一脸阴郁的沈独一会儿,忽然就笑了,“所以?你于心不忍?你害怕心怀愧疚?”

“是。”沈独皱眉道。

【作者题外话】: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