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一)

“可是你不做,会有别人做!”慕雪瑟冷冷道,“无论那些罪名是不是莫须有的,只要九方镜想做,都察院里那帮楚阳党就一定会帮他做!你可别忘记了,现在楚阳党可是站在九方镜这一边,所以林真这一次,无论如何都是避不过的!”

慕雪瑟上前一步,逼近沈独,“所以这封奏书,你不仅要写,还要写得比谁都狠,比谁都绝!”

沈独看着慕雪瑟那双古潭一般的眸子里凌厉的锋芒,忍不住退后一步,“可是——”

“没有可是,”慕雪瑟断然道,“林真为了太子被贬,将来有一天太子一定会补偿他,但是你这一次一时心软,就会失去九方镜的信任!别忘记了,你是为了什么才做了九方镜的狗!”

沈独咬紧牙关,他听见慕雪瑟语调变得轻柔,“你还记得去年你跪在地上求我的时候,我跟你说过什么了么?”

——为什么六皇子可以视你弟弟的性命如草芥,随意抓人弄死他?因为他比你强大,比你有权利!所以你就应该不余余力的往上爬,他狠,你要比他更狠,他毒,你要比他更毒!只有当你的实力高于他的时候,你才能够向他复仇!

沈独还记得当时慕雪瑟坐在椅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字字句句都是狠绝,他的眼神慢慢变得坚毅,“我明白。”

“明白就好。”慕雪瑟淡淡笑道,“当初你选这条路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想要抛弃你文人的风骨,抛弃你内心的底限,无所不用极其地讨他的欢心,当他对你毫无防备的时候,你才可以一击中的,报仇血恨!”

沈独看着慕雪瑟脸上的笑意,明明从她嘴里说出的是那么狠绝的话,可他莫名就觉得这样的慕雪瑟美得让人不敢直视,他的眼眸深处,有灼热的光一闪而逝,“郡主最近也请小心,六皇子和施家收集了很多证据想要对付元家,说不定也会牵连到镇国公府。”

“我知道。”慕雪瑟点头,自从她帮元阁老治病的事情传出去之后,镇国公府显然被划到了元家的阵营里,“你只要做到他们对付元家的时候,你也不要手软就可以了。”

要取得九方镜的信任,自然是要付出不少东西。

说完,慕雪瑟一拂衣袖,转身离去,她没有看见在她身后,沈独的目光变得热切起来。

慕雪瑟边走边思考着九方灏近来的动向,九方镜想要打击元家,联合九方灏,再加上楚阳党,胜算的确很大。

元家真是太多把柄可抓了,若非元阁老现在靠着蛊毒支撑,只怕元家早已像前世一样大乱。但是元阁老的时间也不多了,六个月很快就要过去了。

“你刚刚去哪里了?”九方痕突然出现在慕雪瑟面前,拦住她。

“你不是一向神通广大,对我的言行了若指掌么?”慕雪瑟讥讽道。

“你能不能不要每次同我说话都这么夹枪带棍的。”九方痕摇摇头,“我只是问问,你不想说就算了。”

刚刚他看见施梦悠同慕雪瑟说话,本想等她们说完了再过去找慕雪瑟,结果一转眼慕雪瑟就不见了。

“听说宁王和六皇子站到一块儿了。”慕雪瑟淡淡道。

“是啊,所以你要怎么选?”九方镜语调也是淡淡道,选他,还是选宁王。他知道九方灏虽然知道上一次慕雪瑟曾给他献策对付他的事情,但却仍是对慕雪瑟心存希望。

慕雪瑟笑而不答,只是道,“元阁老的时间不多了,元家马上就要有大麻烦了,你要怎么办?”

无论她选九方痕还是选九方灏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她不想让九方镜和楚赫赢!

元家就是一个烂疮,太多把柄落在对手手上,对方还没动作,只是在等元阁老倒下去。而元家支持九方痕多年,关系盘根错节,若是元家出事,不可能不牵连到九方痕。慕雪瑟不相信以九方痕之精明,会放着这摊大麻烦不管。

“换成是你,你会怎么做?”九方痕反问道。

慕雪瑟扬眉看了他一眼,笑了一声道,“置之死地而后生。”

“真是跟我想到一块去了。”九方痕笑了起来。

慕雪瑟和九方痕两人对视一眼,倒是难得的会心一笑。

从六皇子府回来之后,慕雪瑟留意着朝堂上的动向,近来宁王一派的人和六皇子一派的人的确像是达成了共识,不再像从前一样相互敌对,反而同仇敌忾地一致针对起太子党,从前三足鼎立的平衡已经被打破。不得不说,六皇子党和宁王党,再加上楚阳党的攻击力还挺强的,再加上谢殊近来也常向皇上吹枕头风,后宫里皇后近来也频频遭到申斥。

元家开始一点一点受到打压,而元阁老终于在八月中旬倒了下去,死时非常痛苦,整整痛了六天六夜才断了气。

元阁老的葬礼得到了极高的待遇,皇上追封元阁老为太师,上柱国,配享太庙,令太子,宁王,六皇子和九皇子扶棺送葬。送葬的队伍从皇城的玄武门一直蜿蜒到内城的神华门。这等待遇只有几位开国元勋和先帝朝的楚阁老受过。

但是无论是谁都能看见这场彰显荣耀的葬礼之下,那蠢蠢欲动的暗潮,即将打破这平静的假象。

握在六皇子,宁王,还有楚阳党手里关于元家的证据只怕是多不胜数了,只等着这场葬礼一过,就杀机毕现。

然而,就在元家的政敌正准备动手弹劾元家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让众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第一封送到皇上龙案上弹劾元阁老三位儿子的奏折,署名居然是元阁老以元崇为首的五位孙子!

元阁老的五位孙子:长房元崇,元权,二房元望,三房元重,元德五人,联名上书,弹劾元阁老长子工部左侍郎元天远,二子京卫都指挥元光远,两淮巡盐御史元正远三人贪污受贿,结党营私,买官弼爵,排除异己等等十数条罪状。

【作者题外话】:二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