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二)

皇上在早朝上让中书舍人当着众朝臣的面将奏折上的罪状一一念出来的时候,不仅满朝文武都惊呆了,就连三位元大人都惊呆了。元崇之父元天远一边听着奏折上那一条条足够将他置于死地的罪名,一边恶狠狠地瞪着元崇,元崇却当做没看见一般。

等奏折念完了之后,皇上问众人道,“众爱卿对此事怎么看?”

满朝文武一直哑然,古往今来,子不言父母过。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可元家五子,居然公然上书弹劾自己的父亲,而且所书内容桩桩件件都够让三位元大人万劫不复的,这实在是惊世骇俗!

“元崇,你们五人所弹劾之事,可有证据?”皇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元崇,对于这件事,他还真是非常意外。

“有,”元崇看也不看狠瞪着他的元天远,一字一句答道,“每一桩每一件,都是罪证确凿!”

“那么,你觉得该如何处置三位元大人?”皇上扫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元天远,元光远和元正远,实在是觉得这件事情非常有趣。

“此事自然是该交由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三司会审,皇上圣明,微臣不敢妄言。”元崇滴水不漏地回答道。

还真是够狠的,刑部是六皇子的天下,都察院是楚阳党的天下,也就一个大理寺掌控在太子的手里。

“就这么办!”皇上淡淡笑了笑,大手一挥,“好好好,你们五人大义灭亲,朕要好好赏你们!”

元崇的心定下来,众臣间六皇子,宁王,还有楚阳党人却都是心有不甘,元家的罪状一一历数,是足以让元家覆灭的。但是由他们上书弹劾,和由元崇他们上书弹劾却是不一样!

元崇他们大义灭亲,自己割肉剜疮固然狠,但是舍弃了元天远,元光远和元正远这三个巨蠹烂疮,却也连保住元崇他们嫡支五人不受牵连,也就等于保住了元家的根本。虽然今时不同往昔,只要他们继续追随太子,一旦太子登基,元家未必没有再起之势,谁也不敢小看了他们。

而这样一来,元家失去了三位位高权重的元大人,看似大受打击,但却也是浴火重生,至少政敌手上的那些证据再也对付不他们。

据说下朝之后,元家五子都被自己的父亲命人打得皮开肉绽,特别是元崇伤势最重,差一点点就被打死了,因为他是五人之首。

但是很快刑部的人就上门来请人了,三位元大人虽然愤恨却也没有办法,只能乖乖被押去了刑部受审,而这一去,他们是绝不会有机会再回元府的。而他们这一受审,还牵扯出了一大帮元家旁枝和依附元家的那些人的罪行,一时间刑部大牢人满为患。

很快,关于三位元大人死刑的奏折就递了上去,最终,皇上念在元家五子的份上,没有同意死刑,改判了流徙。

三位元大人出京那天,元家五子前去送行,他们却是避不肯见,直接出了城。他们还是没能明白元崇几人的良苦用心,又或者说元崇他们在家族和亲情之间,选择了前者。

壮士扼腕以全质,说到底,三位元大人利用元家权势享了多年的富贵,为了元氏一族做出此等牺牲也无可厚非。

这一次,元家的中坚之力得已保全,靠得也是元崇几人当机立断,抢得了先机,让政敌的打算落了空。但是皇后到底还是受到了牵连,原本因为宸妃之事已经被夺走了执掌六宫之权,如今更是被皇上下令禁足凤藻宫静思己过。

在元家尘埃落定之后,皇上召见了九方痕,九方痕甫一到御书房,皇上就问他,“这次元家那五个小子的主意是你出的?”

“是。”九方痕坦然回答,这就是慕雪瑟所说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元家的弊端太多了,元阁老的三个儿子仗着元阁老之势做事不计后果,还好元阁老的五个孙子却都是好的。只是他们五人若是不能忍痛割肉剜疮,那么最终元家只会完全被腐蚀,连他们也保不住。

“为什么要救元家?”皇上皱着眉头,语气里有着不满,“你知不知道你至今都不能光明正大地说出你的生母是谁,这全是派当年元家所赐。”

“元家对儿臣还有用处。”九方痕垂下眼,掩饰住眼神的闪烁,“元家支持儿臣多年,若是元家人彻底绝望,难保不会扯儿臣下水。”

皇上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长叹一声,“是啊,朕当年瞒天过海将你换到皇后身边,可不能毁在一个区区元家之上,将来总有一天朕会让元家会出代价,让元向见在地下后悔当年逼迫于朕!”

九方痕垂着眼沉默不语,藏在袖子里的双拳却是悄悄地握紧。

离开皇上的书房后,他悄悄去了凤藻宫看望皇后。若大一个凤藻宫没了往日后宫里那些趋炎附势的嫔妃往来,显得格外的寂静,阴沉,后宫里哪一个不是跟红顶白,拜高踩低,如今皇后失势,元家势弱,所有人都赶着去奉承宸妃和徐贵妃了。

皇后斜靠在寝殿的软榻上闭目养神,听见九方痕进来她慢慢睁开了眼睛,“你来了。”

“母后。”九方痕走上前去扶皇后起来,“你受苦了。”

“没什么,没那些女人天天来吵吵嚷嚷的到也清静。”皇后淡淡笑了笑,看着九方痕道,“这一次多亏了你的计策,元家到底是保住了。”

“三位舅舅却是——”

皇后却是冷笑一声打断他,“他们三个,就只知道吃喝玩乐,还能做什么!”

要不是当年元阁老及早悔悟,亲自教养五个孙子,元家只怕就要被她那三个哥哥拖垮了!

“你告诉母后,你对那个华曦郡主到底是怎么想的!”皇后突然抓住九方痕的手腕,这一次九方痕为什么会突然要她放过宸妃,她已经从元崇那里知道原因了。

“她——”九方痕说了一个字,却又说不出来了,对于慕雪瑟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恨她的不驯,却又爱她的骄傲,他想让她屈服于他,却又不忍心折断她的翅膀。

【作者题外话】:三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