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秋狝(二)

不过楚赫会这么做也的确不奇怪,九方痕如今的势力不同往昔,想要刺杀他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但是引来白莲教就不一样了。九方痕上次带兵捣毁白莲教总坛,已经同白莲教结下生死大仇,白莲教自然是对九方痕恨之入骨,现在能有机会杀掉九方痕,白莲教怎么不会全力以赴。而之后若是有人质疑太子怎么会在荻兰围场里遭到刺杀,也可以完全推到白莲教的头上,楚赫和九方镜就可以片叶不沾身。

“你似乎恨极了我,总是想要我的命呢。”慕雪瑟看着面前的蒙面女子笑问,“为什么?”

“因为你碍眼!”蒙面女子狠狠道,扬手举着短刀飞身就向着慕雪瑟刺来。

慕雪瑟举起鱼肠剑格挡,然而她的武功终是不如蒙面女子,鱼肠剑虽锋利,她还是被短刀上的劲力逼得连连后退。蒙面女子轻蔑一笑,短刀在空气里划出一抹流光,变幻了一个极刁钻的角度攻向慕雪瑟的左肋。

慕雪瑟轻哼一声,并不退让,鱼肠剑反而剑锋一转,直向蒙面女子胸口划去。蒙面女子没想到她会不顾自身危险,竟以这两败俱伤的招式对付她,胸口顿时被划出一道尺许长的伤口,鲜血浸湿的她身上的莲纹黑衣。

蒙面女子受此创伤,眼中闪过一抹恨意,右手的短刀同时就要狠狠扎进慕雪瑟的身体里,意图一刀将之毙命。

然而,只听见铿锵嗡鸣,她手短刀在堪堪要刺进慕雪瑟左肋的一刹那,被一柄森然宝剑格开,宝剑上传来的劲力震得她退后几步。她捂着胸口的伤处,看着出现在慕雪瑟身边的浮生冷笑,“我怎么忘了,华曦郡主身边还有这样一条好狗!”

上次与浮生交锋的事情,她还记忆犹新,只差那么一点点,她就要被擒住。

这一次,她学聪明了,并不上前硬拼,而是退后几步,指着慕雪瑟几人下令道,“给我杀了他们!”

“是,圣女!”那群白莲教众立刻手持兵器向着慕雪瑟等人扑来。

慕雪瑟心中微凛,这一次白莲教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这是非置九方痕和她于死地不可么?

慕雪瑟退后几步,指着蒙面女子对“夜”的人道,“给我拿下她!生死不计!”

“是!”江枫立刻听命带着“夜”的人向着蒙面女子扑上去。

蒙面女子眼中露出惊色,她没想到在这种危机之下,慕雪瑟不让自己的暗卫好好的保护自己,却反而全派过来对付她!蒙面女子这里一陷入危险,白莲教众立刻又有一大部分往回扑前来帮她。

蒙面女子双眼如鹰隼一般紧盯着慕雪瑟的动作,就见慕雪瑟被浮生护着,在一群白莲教众中拼杀,边打边退,渐渐退到了九方痕那群人的位置,而九方痕等人早就下了马正与白莲教众拼杀着。

“真是打的好算盘!”蒙面女子咬牙切齿道。

慕雪瑟从来就不是这么有勇无谋的人,她把“夜”的人全都派出去对付蒙面女子,看似她自身反而陷入危机,但是有绝顶高手浮生护着,慕雪瑟再退到九方痕身边去,九方痕定然是不会置她于不顾,她自然得保安全。

相反蒙面女子这里就不太好过了,江枫等人虽然不如浮生却也比之平常的高手不知道强了多少,再加上江枫手中的承影剑形如鬼魅,难测难料,在他们全力围攻下,要不是有白莲教众帮忙护着,蒙面女子早就落败被擒了。

慕雪瑟挥舞着手中的鱼肠剑,同浮生一起毫不留情地斩杀着白莲教的教徒,鱼肠剑和胜邪剑都是天下间难得一见神兵利器,削铁如泥,摧金断玉,两人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所向披靡地在白莲教众的围攻中冲杀。

慕雪瑟冲到九方痕身边的时候,九方痕就看见她一身白衣染上了斑斑鲜红的血迹,一张素颜上溅上了血滴,她的眼中没有丝毫惊惧和迟疑,有就只是狠绝,一柄短剑出手无情,披荆斩棘地来到他身边。

“刚刚走得那么快,结果你还是回来了。”九方痕笑起来。

慕雪瑟淡淡看他一眼,“殿下可别忘记了给你报信的人是谁,现在借你庇佑一下也无防吧。”

“若是你愿意,我一辈子庇佑你又何妨?”九方痕大笑,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肆意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在刚刚他拿着弓箭对着慕雪瑟的那一刻,他的确动了杀机,可是在慕雪瑟抬起鱼肠剑的剑锋对着他的一瞬间,他莫名感觉到一阵心痛。

他有些不明白,在那一刹那,他有一种命中注定的感觉,好像曾经在他眼前就发生过类似的一幕,而万象轮回又回到了这一点,他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终于的感觉。但到是终于什么,他却想不明白。

但是他知道他无法下手杀掉慕雪瑟,纵使她不驯,她桀骜,她数次和他做对坏他好事,她总是把他们之间当成交易,她一次又一次影响他的决断,让他做出错误的选择。他还是杀不了她,若是他能下手杀她,他又怎么会一次又一次受到她的影响?

慕雪瑟和九方痕背身而立,一面对着面前的情人,她心里生出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这几日一直因为她前世的死期迫近而产生的焦躁仿佛在心里深处变成了别的东西破壳而出。

命运轮回,又站在这一点,如同前世一样红枫如血,一片肃杀。

慕雪瑟想起刚刚九方痕骑在烈马之上手举弓箭对着她的那一刻,她有一瞬间觉得不服气,她既然能够重生,能够颠覆前世的一切,凭什么逃不过这一箭!

而九方痕没有杀她,真是很让她意外,她很确信在那一刻,她在他眼中看见了杀机。但他还是放过她了,就像宣城之外的两军对峙和皇后想要赐死谢殊的那一天,他毫无理由地为她妥协。

慕雪瑟心里其实很早就隐隐藏着一个念头,可是她却一直不断地去否定它,强迫着自己不要去相信,那是前世伤口留给她的畏惧,让她坚决不想再去触碰那种感情!

【作者题外话】: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