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秋狝(四)

而楚赫和九方镜则是极为紧张,这一次他们策划杀九方痕,但是担心实力不够,结果施学理就跟他们提出了引白莲教人进围场,他们再三考虑后同意了,但是他们没有想到,施学理居然就是白莲教的人。如果施学理被擒,将他们的密谋供了出来,那么他们就麻烦了!

就在这时,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施大人,放了皇上。”

众人一怔,就见已被皇上冷落多时的皇后独自一人慢慢走了过来,虽然众人都知道她因为元家和宸妃之事已然失势,但是她身上那股母仪天下的气势依旧是让人不敢逼视。

更让人惊讶的是皇后接下来说的话,她说,“本宫做你的人质。”

众人都面露惊色,皇上更是一脸震惊,谁都知道他与皇后感情淡薄,多年来维持着表面上的尊重也只是因为元家势大之故,而如今皇后居然要以身犯险,用自己换皇上,这如何不让人惊讶。

“皇后娘娘,”施学理看着皇后冷笑,“我还是觉得以皇上为质更有保障一点。”

“施大人,”皇后缓缓摇头,“本宫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你想着挟持皇上离开围场后,再同朝廷谈条件。但是本宫可以告诉你,只要你一挟持皇上离开,本宫就立刻上书太后另立新君,皇上也就成了太上皇,这样你手中的筹码可就一点用处都没有了!”

众人脸色大变,谁都没想到皇后居然会当着皇上的面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皇上还在这,皇后居然敢说要另立新君,这是不怕皇上秋后算账么?

皇上的脸色顿时变得很复杂,他看着皇上的眼神有些不解,又有此忌惮。不解是因为皇后说的不错,若是他身为一国之君居然落入邪教之手,朝廷为稳民心又为了断绝白莲教想要挟持皇旁跟朝廷谈条件的想法,自然是另立新君最为妥当。

而如今几位皇子里,论声望,论权势,最为合适的人就是太子九方痕,皇后的儿子,皇后与他感情淡薄,他又一直想要铲除元家,所以皇后完全可以任由他被白莲教人掳去。又何必在施学理面前说出这样一番大逆不道的话来救他。

但是一想到,一旦他真的落入白莲教人之手,皇后的确很有可能像她所说的那样联合太后另立新君,完全舍弃他,他又忍不住要忌惮这个女人。

这个端庄美丽的女人,做了他十几年的皇后,可是他从来都觉得自己看不透她。无论他待她是雷霆还是雨露,她都是一脸从容不迫的样子,不因荣宠而欣喜,也不因冷落而失落。不得不说,在整个后宫里,能让他忌惮的,也唯有这一个女子。

“皇后,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上当么!”施学理大笑,“你别想靠三言两语就想骗我放了皇上!天子在手,我看谁敢动我!”

“本宫可不是诓你!”皇后一脸肃然,“天子关乎国本,国本不固天下危岌,只要皇上今天落在你们白莲教手里被你们带走,本宫就立刻派人快马禀报太后,马上另立亲君,到时候,你就拿着一个太上皇跟朝廷谈条件吧!”

语调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施学理看着皇后那一身凛然的气势,顿时有些迟疑了,皇上未死就另立新君的事情古往也不是没有先例,前朝古木堡之变时,前朝英宗被胡族擒获,胡人仗着天子在手想与前朝朝廷谈条件,当时朝中重臣当机立断另立英宗之弟代宗为新君,顿时就让胡人的打算落了空。

而如今,以皇后和皇上的感情之淡薄未必做不出来!

“哼,皇后,我可以换个人质,但是我不要你!”施学理突然讽刺道,“朝廷里谁不知道帝后失和已久,元家如今式微了,皇后你除了太子早无倚仗,我若是以你为质,只怕还没出这荻兰围场,就跟你一起被乱箭射死了!皇上才不会为了你而放了我!”

皇上的脸色变了变,有些焦急地看向皇后,却见皇后一脸平静,像是对施学理的讽刺丝毫不放在心上,只是淡淡问,“那你想要谁?”

“宸妃!”施学理嘴里吐出两个字。

“不行!”皇上的脸色难看起来。

“看吧。”施学理笑,“皇上果然是只舍不得宸妃,可怜皇后你一心为皇上着想,皇上心里却是对你不屑一顾。”

众人都小心地看着皇后的脸色,就连皇上都有些眼神闪烁不敢去看皇后的眼神,刚刚皇后说要以自己为质的时候,皇上毫无反应,坦然接受,然而一说到以宸妃为质,皇上立刻就不肯了,这差别待遇是谁都看得出来的,在场不少女眷都在心里替皇后觉得不值。

皇后却依旧是那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只是道,“来人去请宸妃。”

“皇后!”皇上顿时急了,谢殊虽然只是谢筠的影子,但也是这个世上绝无仅有一个影子!

“皇上若是想当太上皇,那臣妾也不会阻拦。”皇后只是看着皇上冷冷道。

皇上脸色变了几变,在江山与美人之间抉择了许久,终究垂下眼,“去叫宸妃。”

皇后的眼中闪过一抹讥讽,天子的爱也不过如此,就算是换成谢筠在这里,只怕皇上也是同样的选择。

去找谢殊的宫女正要去叫谢殊,站在九方镜身边的楚赫眼神闪了闪,突然在九方镜耳边耳语了几句,然后将一枚戒子塞进九方镜手里。

九方镜点了点头截上戒子,突然站出来拦住那个要去找谢殊的宫女,对施学理道,“不必去了,我等堂堂男儿,怎可让一个弱女子以身犯险。施大人,本殿下做你的人质!”

众人又是一怔,谁都没想到九方镜会这个时候站出来,但不得不说九方镜这一招虽险却妙,他身为皇子,为了君父以身犯险,若是平安归来,他在皇上心中的地位自然是要上升一番,只怕从前被夺走的兵权和势力很快又可以再握在手里。

【作者题外话】:土木堡之变借用的是明朝土木堡之变,有兴趣的可以去查一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