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秋狝(八)

浮生却是不听,身如鬼魅般冲了过来,施梦悠轻笑道,“你还有空担心别人么?”

那片毒雾立刻转而攻击浮生,浮生仗着轻功绝佳,左闪右避,虽然不让毒雾沾身,却也一时无法摆脱。

慕雪瑟听见骨笛的声音忽悠四起,飘忽不定,那些苗人显然是在不停地移动位置,却不知道缠在了哪里。她一边应付着施梦悠,一边在心里着急,最麻烦的就是这些毒虫,不先解决掉那些苗人不行。

但是这些苗人显然极为狡猾,从头至尾都未露面,只有凄厉的骨笛声一阵接一阵传来,听得人渗得慌。

施梦悠武功极高,根本不是她可以对付得了的,十数招后,慕雪瑟已然落入下风,而施梦悠招招紧逼,丝毫不给慕雪瑟任何喘息的机会。

在一击逼得慕雪瑟再次后退之后,施梦悠虚晃一招,手中短刀寒光如流星一般划向慕雪瑟的咽喉。

电光石火间,生死立判!

浮生突然疯了一样不顾攻击他的毒虫向着慕雪瑟疾冲而来,他将手中的胜邪剑向着施梦悠的短刀飞掷而去,胜邪剑带着强大的劲力将施梦悠的短刀弹开。施梦悠退后几步,得以喘息的慕雪瑟看着浮生身后那紧迫而来的黑雾大惊,“浮生!”

她猛向浮生冲过去,抖开手中的白纱去挡浮生身后的毒虫,而她的后背就这样空门大开落在施梦悠眼前。

施梦悠狞笑一声,再次举起短刀势如奔雷地向慕雪瑟冲过去。

慕雪瑟感觉到背后那股凛冽的杀意,然后她听见兵刃刺进身体皮肉的声音,她回过头,看见九方痕挡在她的身后,而施梦悠手中染毒的短刀正刺在九方痕的腹部。

施梦悠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像是诧异九方痕居然会这样奋不顾身地为慕雪瑟挡刀,既而又变成了浓烈的恨意,她用力把刀再扎进一寸,嘴里狠狠道,“你这么愿意为她去死,那你就去死吧!”

“太子!”

“殿下!”

四周惊呼声四起,九方痕所有的下属和暗卫都向这里急扑过来,慕雪瑟整个都处在震惊中,反应过来的瞬间,她手里的鱼肠剑带上十二万分的狠意刺向施梦悠。施梦悠冷哼一声,抽刀退开,看着捂着住腹部倒在地上的九方痕冷笑,“原来众望所归的太子,不过是一个傻瓜!”

“妖女!”元崇怒吼一声,带着人向着施梦悠扑了过去。

那柄短刀上染了剧毒,九方痕的脸色开始迅速发青,慕雪瑟抱起他倚在自己身上,给他喂了一颗解毒丹,但也只能稍微抑制毒性,不能对症。

“你疯了么!”慕雪瑟到现在还不能相信自己刚刚看见的,九方痕居然会不顾性命救自己。

“是啊,”九方痕的眼神有些涣散,“我真是疯了,我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做完,我怎么可以——”

可是身体的本能却是比心先一步做出了选择,直到施梦悠的短刀刺进他身体里的那一刻,他才确信自己在不知不觉间是真的爱上了慕雪瑟。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对于慕雪瑟的感情掺杂了太多的东西,有利用,有交易,有欣赏,有佩服,一点也不纯粹,所以他一直在犹豫,但在生死关头的那一刻,他做出的选择却是纯粹的,甚至没有丝毫犹豫。

慕雪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看着九方痕那流出黑血的伤口,若是九方痕现在对她说什么自己是真心为她付出,死而无憾之类的话,她也许还不会被触动。可是九方痕却是这样说,好像懊恼,又好像感慨,却无比真实。

慕雪瑟的眼泪流出来,她知道,在这个世上愿意为她死的人并不止九方痕一个,比如慕天华,比如浮生,在生死关头他们也许都会奋不顾身地救她。但是她一直知道他们对她的爱护,所以她会感动却不会太过惊讶。

九方痕却是不一样的,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他有他的雄图霸业要去完成,他精于算计,工于心计,阴险狡诈,利用起人来,欺骗起人来毫不犹豫。这样一个步步为营,处处计较得失的人,怎么可能奋不顾身地救她呢?

“九方痕你可别死!”慕雪瑟咬牙切齿道,“你死了皇位可就是九方镜的了!你想让他们如愿以偿么!”

九方痕自嘲地笑了一下,他感觉到全身的力量都在流失,眼前天旋地转,突然他伸出手紧紧握住慕雪瑟的左手手腕,一字一句对她道,“若是我死了,有一件事你一定要帮我!”

慕雪瑟从不是什么矫情的人,她不会在这个时候哄骗九方痕说什么你不要说傻话,你不会死之类的话,她只是看了一眼九方痕已变成青白色的脸点头道,“你说。”

“照顾我母后!”九方痕用尽力气道。

“好。”慕雪瑟点头。

九方痕慢慢闭上了眼,昏迷过去,但是他的右手还是紧紧地抓着慕雪瑟的左腕,不肯放开。

在双方的激战中,慕雪瑟就这么抱着九方痕静静坐在一地的红枫叶上,她随时观察着九方痕的情况,见他呼吸越来越微弱,她心里越来越着急,再不送九方痕去治疗只怕他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慕雪瑟忽然觉得心口一阵锐痛,前世那穿心一箭的记忆扑面而来,难道命运轮转,她这一世活过了这一天,九方痕却要死在这里么?

她猛抬头看向被元崇等人围攻的施梦悠,对浮生道,“浮生,帮我杀了她!”

浮生拿起胜邪剑,看向昏迷的九方痕的眼神有些复杂,不得不说刚刚九方痕救慕雪瑟的举动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胜邪剑在半空划出一抹流光,向着施梦悠劈斩而去!

那片黑雾立刻跟着冲过去保护施梦悠,有毒虫护身,施梦悠更是无所畏惧,她猖狂地看着倒在地上九方痕大笑,“华曦郡主,我得不到的,你也得不到!”

慕雪瑟的眼中闪过一抹冷意,施梦悠对于九方痕的这种异常的执著到底是什么,是爱?是欲望?是执念?还是不甘心?谁又能说得清楚,但是这种复杂的感情,居然让施梦悠如此疯狂!

【作者题外话】:二更。。。。总觉得这段写得太狗血了。。。OT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