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中毒(一)

忽然,树林隐隐传来惨叫声,那片毒虫集结成的黑雾突然开始涣散,在半空中嗡嗡飞着不动,更有不少四散离去。

慕雪瑟看得明白,这定然是江枫他们找到了那些苗人。

看见黑雾出现异动,施梦悠也知道不对,就在这时大批的禁军向着这里包抄了过来,为首的正是慕振荣和慕天华。施梦悠脸色一变,恨恨地看了抱着九方痕的慕雪瑟一眼,她知道自己今天是再无机会取慕雪瑟性命,只能不甘地下令道,“撤!”

在禁军包抄过来之前,白莲教众就立刻跟着施梦悠往东撤退,那些还能被cao纵的毒虫则在半空中飞舞着为他们断后。

浮生还要再追,慕雪瑟却是喊道,“浮生,回来。”

她再怎么想施梦悠死,也不会让浮生只身涉险。

元崇等人虽然恨极了施梦悠,但现在九方痕的伤势才是最重要的,也就无心追击施梦悠等人,全都聚到了九方痕身边,任由施梦悠逃走了。

“郡主,殿下怎么样?”元崇急问道。

“快送他回营地,再晚可就来不及了!”慕雪瑟皱眉道,虽然有她的解毒丹压制,但也只是一时。

元崇几人连忙动手将九方痕抬了起来,这才发现九方痕的右手还紧紧地抓住慕雪瑟的左腕不放,怎么掰也掰不开。

慕天华看见九方痕抓着慕雪瑟的手楞了一下,就看着慕雪瑟摇头道,“没事,就这样走吧。”

慕雪瑟和九方痕被送回了营地,原本皇上还因为谢殊有了身孕和高兴,听到九方痕出事的消息顿时整个人又阴沉下来。

太医院随行的太医给九方痕诊断了之后,都是一头冷汗地向着皇上告罪,说是九方痕毒入五脏,他们也无计可施。现在九方痕全靠慕雪瑟隔三个时辰喂一粒解毒丹压制着体内的毒性。

皇上暴跳如雷,将几个太医骂得狗血淋头,说他们都是一群废物,还没有慕雪瑟这样一个小姑娘有用。差点将他们都推出去斩了,还好有皇后在一旁拦着,否则这些老太医只怕都不能活着回京城。

九方痕的营帐里,慕雪瑟坐在他的床边,她的左腕始终被他紧抓着不放,九方痕已经昏迷了两天,慕雪瑟对他试过好几种解毒的方法都不管用,如今全靠解毒丹吊着一口气。

“殿下如何了。”素月撩开帐帘进来。

慕雪瑟摇摇头,看着九方痕青白的脸,“我已经试过好几种解毒方法了,但是用药之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一不小心可能反而会害了他。若是我全心研究未必找不出解毒之法,只是——”

慕雪瑟抬了抬被九方痕抓住的左手,“现在这样我根本没办法亲自调配药剂。”

“子瑶明日就到了。”素月叹气道,“希望她有办法。”

“就算她没办法,只要她能分辨出殿下所中的毒到底掺了哪几种,我就能解得出来。”慕雪瑟笃定道,那天的毒虫太多了,而且很多是苗人自己所养的毒虫,毒性非寻常所见,那么多种毒虫的毒混在一起,反而让她难以辨别。果然苗蛊一事,还是要靠子瑶。

“子瑶来了以后,你少让她同别人接触,”慕雪瑟道,“虽然她现在容貌变了,但声音没变,难保万一。”

若是被人认出来子瑶就是姜瑶,那麻烦可就大了。

“我知道,”素月点点头,看着昏迷不醒的九方痕叹气,“真是意外,我从未想过殿下居然也是性情中人。”

居然会为了慕雪瑟而让自己命悬一线。

慕雪瑟轻笑了一声,“后悔么,辅佐了一个傻瓜?”

“不,”素月淡笑,“这样我反而更为放心,至少太子殿下还有他的软肋,一个太过完美,无机可趁的人反而更让人不安。”

慕雪瑟看着九方痕,又问,“施梦悠和施学理都没抓到?”

“是,”素月点点头,“但是施学章抓到了。”

“白莲教教主,当世鸿儒,楚阳书院的创始人。”慕雪瑟笑了笑,“这位施先生还真是非同一般啊,他那么精明,你们是怎么抓到他的。”

“他平时的确是防得滴水不漏,武功又是奇高,几乎无机可趁。”素月的脸上有一丝狡黠,“此人不好女色,不好古玩玉器,却好孤本,无论是医卜星相,还是兵法国策,只要是当世孤本,他就喜欢收藏,刚好我前段时间得了一个棋谱孤本。”

“你们在那孤本上下了毒。”慕雪瑟顿时了然。

“不错,只要他翻阅过那本书,定然会中毒。”素月微笑道,“一旦中了毒,想要抓他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布局十数年,如今功亏一篑,也不知道施学章做何感想。

“白莲教就是一个毒瘤,”慕雪瑟沉声道,“斩草不除根,来年春风渡,终是会再生,施梦悠和施学理必需抓到。”

“可是施学理毕竟抓走了九方镜做人质。”素月摇头道。

慕雪瑟低低笑起来,在知道九方镜以自己为质换皇上的事情后,她就知道九方镜又有再起之势了,“忠义侯出的好计策啊。”

“为什么你认定是忠义侯出的主意?”

“这还用问么,九方镜的性子可是想不出这样的方法,也没有这样的决断。”慕雪瑟淡淡道,“但是他们本就是狼狈为奸,九方镜急着要封施学理的口做为人质让他带走是最好的方法,只怕他们还会对施学章下手。”

“我会注意的。”素月答道,又叹一口气,“你也别太累了,我先走了。”

“嗯。”慕雪瑟转回头看着九方痕,她这两天的精神很不好,九方痕一直抓着她不放,弄得她都没办法沐浴,睡觉也只能趴在九方痕床边,整个人都憔悴了,每日都是红着眼睛。

在九方痕昏迷的时候,皇后来看过他几次,每一次都没说话,只是像一个母亲一样爱怜地抚摸着九方痕的鬓发,然后就离开了。

皇上也来看望过两次,每一次离开之后,就要把太医院的人叫去他的营帐内骂一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