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中毒(二)

如果说谢殊是谢筠在这个世上的影子的话,那九方痕对于皇上来说就是谢筠留下的真实,这个孩子见证了他们的相爱,相守,和死别。这个孩子从出生那一刻起,在他心里就是不同的,虽然他对自己的其他孩子也会有舐犊之情,但十个手指还有长短,无论如何,他总是更偏爱这个孩子更多。

所以他从小就将他换到皇后膝下,让他一出生就被封为太子,更是暗地里给予他支持,让他有了今天的声望和势力。

眼看他和谢筠的孩子离九五之尊就差一步,却要停在这里,如何能让他甘心?

施学理擒着九方镜一路隐匿身形逃了好两天,他已经得到消息,楚阳书院已被朝廷查封,而他哥哥施学章被抓,他的侄女施梦悠也下落不明。现在最让他苦恼的是如何与施梦悠等白莲教人取得联系。

“施大人,都逃得这么远了,你也不用再绑着我了吧。”九方镜抬起自己被绑着的双手道。

施学理看了他一眼,“六殿下,还是这样保险一点。”

“施大人,我们本来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九方镜笑了笑,“否则我干嘛要做你的人质,帮你逃出来?”

“你这一招用的好啊,放走了我,我自然是不会供出这一次引白莲教众人入围场的就是殿下你,而你还可以借这个机会向皇上卖好。”施学理也不是蠢人,很多东西一想就透,“既然殿下上了这条船,那可就别想轻易下去了,我要用你把我大哥换回来!”

“都说了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我自然会帮你如愿的。”九方镜笑道,“虽然这次施家暴露了,但是不代表我们以后就不能再合作。”

施学理审视了九方镜一会儿,九方镜又道,“我的武功不如你,你还怕我跑了么?”

施学理笑了笑,终究还是解开了九方镜手上的绳索,“殿下放心,只要殿下以后同我们白莲教好好合作,我保证绝不会让皇上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

九方镜活动了一手被绑了两天的手腕,淡淡道,“这是自然的,如今施大人有何打算?”

“先跟我教取得联系再说,”施学理又恨恨道,“太子真是太狠了,居然出手捣毁了白莲教那么多据点!”

害得他一路东躲西藏,始终联系不上施梦悠。

“我倒是知道有一个人可以帮我们的忙。”九方镜突然说。

“谁?”施学理连忙问。

九方镜把右手食指竖在唇前,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食指上的戒子在阳光下闪着微光,他对施学理招手,“手掌给我。”

施学理毫无防备地将手掌摊开在九方镜面前,九方镜伸出右手食指在施学理的掌心轻划着写字。才刚刚写了一个林字,突然九方镜右手食指上的那枚戒子里弹出了一根毒针,他猛地扎进施学理的手心。

施学理大惊之下猛地抽回手,一掌拍向九方镜,九方镜避开要害,生生用左肩受了他这一掌,借这一掌之势,整个人猛地退出老远。

“你!你对我下毒!”施学理看着自己瞬间变成紫黑色的左手手掌,怒视着九方镜,“解药呢!”

“没有解药!”九方镜冷冷道,“毒药本就是做出来杀人的,为什么还要配解药!”

“你——”施学理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跟被火烧一般,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只有死人才不会泄密,白莲教如今被太子打压到了如此地步,你觉得你们还有跟我们合作的价值么?”九方镜慢慢笑起来,“施大人,我很快会送令兄去见你的。”

“我要杀了你!”施学理脸上青筋暴起,想要扑上去与九方镜同归于尽,偏偏有心无力地倒在地上。

九方镜捂着被施学理打伤的左肩慢慢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施学理在地上抽搐挣扎,他笑道,“我和楚赫怕你死的不够快,所以用的是最烈的毒药,就你安息吧。”

施学理瞪大眼睛,喉间发出嘎嘎的声音,全身猛地一抽,再也不动了。

九方镜看着地上死不瞑目的施学理,有些嫌弃地转身离去,边走边按着自己的左肩,抱怨道。“真是的,下手这么重。”

不过这样也好,他总不能完好不损的回去,伤得越重越能得到父皇的重视。

九方镜向着半空一招手,他的暗卫出现在他身边,他一指地上死去的施学理道,“处理掉。”

“是。”一个暗卫应道,立刻就上前去将施学理的尸体拖走。

“我不在的这两天,有发生什么事情没有?”九方镜漫不经心地问。

“回殿下,荻兰围场传来消息,太子殿下身中剧毒,性命垂危。”

九方镜愣了一下,顿时大笑起来,“看来白莲教的人是得手了!”

但是他又阴沉下来,虽然说性命垂危,但毕竟九方痕还没有死,还是有一线生机的。

太子性命垂危,六皇子**和宁王**又开始蠢蠢欲动,九方镜回到荻兰围场后,皇上对他的态度自然是比从前更为亲昵,九方镜也抓住这个时机极力讨好皇上,而九方灏也是频频往京城里传消息。

九方灏也来过九方痕的营帐一次,看见九方痕紧紧抓着慕雪瑟的手沉默了许久,才道,“他如何了?”

“你是想问他什么时候死?”慕雪瑟声音沉沉的,带着说不出来的疲惫,子瑶虽然已经来了,但是想验出九方痕所中的几种毒的种类还是没那么容易。

九方灏的喉头动了动,没说话,慕雪瑟淡淡道,“他不会死的,他要是死了,我岂不是要欠他一世。”

九方灏自然是听说了九方痕是为了救慕雪瑟而中毒受伤的,若是九方痕死了,别的不说,只怕皇上和皇后都不会同慕雪瑟善罢甘休,但看慕雪瑟的神色,像是完全不担心这些,关注的只有九方痕的生死而已。

“那天,我不是让你不要去树林么?”九方灏声音带着一丝涩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