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换子(二)

“我从小就夹在父皇和母后之间,他们每日一定要再三告诉我,一定要登上皇位,登上皇位才能达成他们所愿。”九方痕憔悴的脸被烛光映出微微的红润,“他们一个告诉我,他是如何费尽心思,避开元家在宫中的重重耳目才将他换至皇后膝下,另一个又告诉我,我的父皇是如何冷酷无情,在我一生就想要将我带离亲母,只是为了他与另一个女人所生的儿子,而她是如何谨慎防范才将我留在身边。”

他的声音在营帐里沉沉浮浮,像是无奈的流水,无力的清风,“小时候我一直在疑惑,他们到底哪一个说的是真的,哪一个说的是假的,但是我无人可以诉说,这两个秘密就像顽疾一般在我心里长时间的折磨着我。”

他向着慕雪瑟苦笑一下,“我有时候会想,也许母后所说的才是真相,我并不是父皇期望中的那个孩子,他只是错爱了我,他对我的一切期待和宠爱原本都是属于别人的。而有时候我又会怀疑,也许我真的不是母后的亲生子,她看穿了父皇换子的阴谋所以故意要挑拨我与父皇的关系。让父皇最疼爱的儿子恨他,好让父皇痛苦。我很惶恐,好怕哪一方的宠爱都是假的。”

慕雪瑟看着他,淡淡问,“可是你终究还是信了皇后。”

“我七岁那年有一次落水,”九方痕垂下眼帘,长长的睫羽在眼下投翦影,“那一次,我昏迷的比这一次还要久,醒来第一眼看见就是母后布满血丝的双眼。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母后是真的疼爱我,若非亲子,她又何必日夜不眠地守在我的床前。”

“天长日久,若是做戏,终究是会露出马脚的。”慕雪瑟微叹,皇后真是好心性啊,难怪九方痕前世会如此隐忍,这性子只怕是传自皇后的。

“我知道母后心里的怨,心里的恨,”九方痕的声音虚弱里带了一丝坚决,“她不过是元家想要巩固权位而送进宫的棋子,得不到君王的爱她本也无怨,可是父皇不该算计我,不该设计想要将我换走。”

深宫里的女人所期待的也就是君王那薄如朝雾的一点宠爱和拥有自己的子嗣,只要有一个孩子聊作慰藉,再枯萎的心灵也会得到滋润。所以后宫女子大多护子如命,自然是决不能容忍有人动自己的子嗣。

慕雪瑟想,皇后曾经也未必如现在这般城府高深,性子隐忍,未经磨难的女子哪一个不是天真烂漫,单纯可人,只怕是皇上那一次的换子之计打破了皇后所有的幻想,才将她变成如今这个工于心计,步步为营的女人。

皇后本无错,九方痕本无辜,所以她的怨,她的恨,慕雪瑟都是可以理解的。

凭什么他们要为了皇上对谢筠的那一点执念而骨肉分离,成为别人掌中棋子?

“那你呢,你恨么?你怨么?”慕雪瑟的目光中有一丝复杂和怜悯,“你恨皇上,恨九方镜么?”

“我自然是恨的。”九方痕冷笑,“这太子之位本就该是我的,可是这十五年来,我却觉得这个位子像是自己偷来的一般,如坐针毡。父皇对我的宠爱和暗地里的支持,总是会让我想到这本来是他想要给另一个儿子的,他最爱的儿子!而那个他宠而不爱,假意散布流言,让他成为我的挡箭牌的儿子原本会是我!”

“可是有时候我会想,不知道我与九方镜,到底谁对谁错。凭什么就因为他是谢太妃的儿子,我就要让位于他。但是我又确实夺走了本该属于他的父皇的宠爱。我和他,也不知道是谁欠谁的。”九方痕的眼中有一丝茫然,“只是我们一出生就已经被决定了命运,我们注定会是死敌!”

这世间对错本就难以定论,他们的身世和皇上的那点妄念,已经定下他们的命运。

“后来,我就不再去想这些问题。”九方痕的笑容又变得有些妖异,“我只想着,我必须坐上那个位子,无论是为了我,还是为了母后,我总归是不能让那些希望我们母子不好的人如愿!”

他的话中带着深深的执念,让人心惊。

“所以,你把你真正的身世告诉了素月,他才会愿意辅佐你。”慕雪瑟了然道,跟一个同样憎恨皇上的太子合作自然是素月所愿,而且若是亲眼看见皇上发现真相后的痛苦更是会让他快意。

“不错,”他突然伸手抓紧慕雪瑟的左腕,抬眼看着慕雪瑟,“但是这些话,我心里的这些不安和迷惑,我从来没跟任何人说过。雪瑟,你是第一个。”

慕雪瑟心一跳,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她隐隐觉得九方痕接下来的话会让他们之间有所改变,她却不知道该阻止他说出口,还是该安静地听下去,只是觉得手腕上被九方痕抓住的地方开始发烫,灼热得吓人。

“对于你,我一直没看清,一直在犹豫,”九方痕深深地凝视着慕雪瑟的双眼,“当初在南越初遇你的时候,我的确是为你的智计所折服,只一心想着要利用你。而后来你几次帮着九方灏坏了我的事,我的确也对你动过杀机,但是我终究还是下不了手。”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

是在她在接待玄国的宴会上一舞倾城的时候?还是在那高崖上她与他飞身一起跳入水里中的时候?又或者是面对杀手时,她让他独自逃走,孤身面敌的时候?

也许还要更早,也许是在那沧海之上,她从秦泽海的船上为了他而含笑飞身跳海的时候。

他还记得她那时候的样子,明明丑陋不堪,却偏偏全身散发出无以伦比的自信同秦泽海谈判,那时,她身上那股气势甚至压过了当了多年海寇的秦泽海。

那种锋芒,他只在自己的母后身上看过,但是母后深陷后宫多年,那一身的气势与魄力是在多年后宫争斗中打磨出来的。

【作者题外话】: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