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宫变(二)

楚赫来了之后,九方镜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的计划告诉楚赫,他充满期待地看着楚赫,“你觉得如何?我如今只剩这一途了。”

楚赫沉默了,从皇宫里关于六皇子确实无法亲近女子的消息传出来之后,他就知道九方镜已经被皇上放弃了。若是皇上只有九方镜这么一个儿子,或者还会寻求解决之法。可惜皇上的儿子不少,而且都很优秀,纵然九方镜是谢太妃之子又如何?

皇上不是昏君,他在位这十几年来国泰民安,百姓都赞他是明君,一位明君自然知道该怎么选择后继之人才是正确的。在九方镜如今声名扫地,一身命案的情况下,再有这样一个原因在,就算皇上不想放弃他,一干公亲大臣也会逼皇上放弃他的。

九方镜说的不错,这是他最后的机会,想要那个位置自然只能放手一搏。

这一搏就是把孤注一掷连身家性命也押了上去,若是输了,那就是无可挽回。

他看着九方镜那双因为期待而发亮的双眼,如今他只有两个选择,要么陪着九方镜拼死一搏,要么就是放弃九方镜这个他辅佐已久的皇子。

楚赫满心的懊恼和不甘,当初他选定九方镜为他追随之主就是因为那个关于九方镜身世的传言。他早已看出九方镜对他的心思和信赖,他一直利用着九方镜对他的信赖一步一步地引导他去参与这场皇位的争夺。

他本已笃定太子怯懦,宁王无宠,九方镜是当定皇帝了,而楚家昔日的荣耀只要九方镜一登大宝,就能够恢复。

可是却没想到,太子是个深藏不露的主,宁王也是满腹心机,而九方镜却频频出差错,以至于失了圣心。

真要让从前自己费在九方镜身上的种种的用心全都付之东流么?

“好,”楚赫点点头,“我们就放手一搏。”

九方镜笑起来,他就知道楚赫不会让他失望的。

因为九方镜别庄里那些被凌虐而死的少年的尸体而引起的众怒一直都没有平息下去,从严冬到开春,六皇子府外总是围着不少要求交代的百姓。而徐府的门口也有不少百姓怒骂徐家两位将军的,徐飞燕死得不明不白,他们却是不发一语,丝毫也没有向九方镜追究的意思,甚至有人怀疑徐飞燕的死,是徐家默许的。

而九方痕自然是借着这一波舆论之势在朝廷中全力对六皇子**进行打压,原是六皇子**的不少官员都纷纷缄默不言,显然他们也明白九方镜已经没用了,现在再多得罪太子,那就等着九方痕继位之后秋后算账吧。能坚持着阵营与太子**对抗的官员寥寥无几,真是尽显朝中官员的趋炎附势和见风转舵,人心凉薄啊。

而最狠心的在慕雪瑟看来,莫过于皇上,皇上并不知道九方镜才是谢筠之子,如今为了一力扶九方痕上位,他有意逼着九方镜证实了沈独所揭露之事,断了九方镜对皇位的希望,还放手由着九方痕打压九方镜,丝毫不念十几年父子情谊。

六皇子**人心离散已经难成气候,太子**在朝中扬眉吐气,无人敢掠他们的风芒。

这一场风波持续了三个多月,从严冬一直到开春,九方镜已经被皇上下令闭府思过,不得出门,朝中六皇子**尽数被打压,就剩下徐家人还在苦苦支撑。而对白莲教余孽的追捕一直没有什么进展,刑部声称施学章的嘴很硬,用尽酷刑还是什么都审不出来,白莲教余孽全都藏匿不出,朝廷也没有办法。

阳春三月,一切汹涌都藏在平静之下,慕雪瑟进宫去看望已怀胎六个多月的谢殊,在要离宫的时候,忽然被徐贵妃派的人请去了浮萝宫后一夜未归。

就在慕振荣和林老太君觉得奇怪要进宫询问慕雪瑟的消息时,一封密信和慕雪瑟进宫时所带的玉簪一起送到了镇国公府,信上说若是慕振荣和慕天华想要保住慕雪瑟的命,就单独他们两个人到离京城往西一百里的丹霞谷去。

丹霞谷谷间通道狭窄,仅容一人一马前行,两边高坡古木仓天,芳草丛生,是个伏击的好地点。慕振荣和慕天华纵然知道此事有诈,但是为了慕雪瑟的安危,还是不得不抛下公事两人单独前往丹霞谷。

九方镜得到慕振荣和慕天华出城往西去的消息后,得意地笑了起来,他已经在丹霞谷两坡上布置好了弓箭手,等慕振荣和慕天华一到,就将他们乱箭射杀,至于慕雪瑟那他则要留下来慢慢折腾,敢和他作对的人,就该不得好死。

他立刻派人通知了他安排在白虎卫的一位副指挥使,和徐家的两位将军,以天启营迅速控制住各个城门,围困太子府,死守京城,不让神武营和神机营的人攻进城来救驾,同时发动三千御林卫和三千白虎卫控制皇城。

而他,一身甲胄,佩剑骑马,带着一千府兵堂而皇之地进入皇城,逼宫!

楚赫却是只身一人悄悄去了刑部大牢见施学章,施学章蓬头垢面囚服镣铐坐在脏知的地上,完全看不出从前声名远播的名家大儒之态。

然而,他看见楚赫的双眼,还是那般凌厉,他笑,“忠义侯,你终于肯来见我了!”

楚赫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若是这次逼宫事败,自己只怕也是如他这般的下场,也许还要更悲惨。他道,“若不是我和六皇子交待刑部对你多加照顾,你以为你所受到的酷刑只会是那么一点么?”

“你还不是怕老夫把你们供出来!”施学章冷笑,“真是想不到,我自命运筹帷幄,智比诸葛,多年布置却是输在太子那个毛头小子手里。”

“怪只怪,你我都漏算了一人。”楚赫叹息道。

“谁?”施学章双目凶光毕现。

“华曦郡主。”楚赫道。

施学章沉默了,的确,若不是施梦悠接连两次上了慕雪瑟的当,又怎么会导致身份败露,总坛被毁?

【作者题外话】: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