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宫变(四)

慕雪瑟轻笑,“果然是楚赫啊,说放手就放手,一点都不会犹豫。”

慕雪瑟明白了楚赫这一次是不会陪着九方镜死了,否则他又何必多此一举到刑部大牢逼死了施学章,分明就是看明白了九方镜此次一败,之后他就再也没办法控制刑部。若是他有心与九方镜共进退,又何必担心之后控制不了施学章,导致施学章把与他们共谋的事情供出来。

“如此狠的心性,真是我等不及啊。”慕雪瑟长叹。

皇宫里,兴庆宫门前,九方镜难以置信地看着从兴庆宫里走出来的楚赫,他想过任何人都有可能出卖他,就是没有想过会是一心为他的楚赫!

“为什么!”他忍不住怒问。

“殿下,臣身为臣子,自当侍君以忠,怎可做出此等谋逆之事。”楚赫一脸痛心疾首,“臣苦劝殿下良久,殿下却是一意孤行,臣只能向皇上如实禀报。殿下虽与臣是知己良友,奈何忠义两难全。”

九方镜怔怔看着楚赫,这个人是谁?这个出卖他的人真的是那个与他从小一起长大,曾经一脸赤诚说必让他为天下之主的楚赫么?

他顿时红了眼,“你好,你很好!”

“殿下,你大势已去,束手就擒吧。”楚赫劝道。

“哈哈哈哈哈!”九方镜仰天狂笑,再如何大势已去,也不如楚赫给他的背叛来得痛,他下令道,“冲出去!”

徐将军在看到楚赫之后也是极为错愕,在他们眼中,九方镜和楚赫几乎可以说是一体的,九方镜对楚赫全心信赖,楚赫一心为九方镜谋划,却想不到楚赫说翻脸就翻脸,居然会毫不犹豫地出卖九方镜。

但是,徐家是同九方镜绑在一条船上的人,此次谋逆,就算皇上事后会放过九方镜,也不会放过徐家,如今只有拼死冲出皇宫,再图他谋了!

他举起手中的长剑,高喝道,“御林卫听命,保护殿下冲出去!”

另一边,皇上的右手举起,在半空中冷冷挥下,慕振荣看在眼里,下令道,“放箭!”

兴庆宫前,箭矢如雨,喊杀声震天!

皇上却只是一脸疲惫地走回兴庆宫里,下令关上宫门,把一切喧嚣血雨都关在宫门外。

如今无论结果如何,他都是失去了这一个儿子了。

这一日,皇宫里和京城都发生了恶战,太子府被天启营重兵围困,一千府兵拼死抵抗,差点就满府被屠,还有神机营极时攻破城门,前来来救援将徐贵妃大哥斩首于太子府前,而皇宫里更是遍地尸骸,鲜血染红了地上铺就的白玉砖。

而此时,太子府的主人,却是安坐在桃源居里同素月下着棋,素月落下一粒黑子,对着九方痕笑道,“是否觉得可惜,忠义侯此次死不了。”

失去了楚赫的九方镜不算什么,楚赫才是那条最狡猾的毒蛇。

“也亏他好谋算,借着此次告密同九方镜撇了个干净,事后也绝牵连不到他,又讨得了父皇的欢心,之后还能收归九方镜的那些势力,另寻他主,再做图谋。”九方痕落在一粒白子道。

“罢了,”素月感慨道,“这一次有他告密,也省了你许多事,若是由你出面求援,皇上难免会疑你知情不报,刻意逼他与六皇子到父子反目的地步。”

九方痕笑而不答,这时有人匆匆来报,“殿下,公子,皇宫里传来消息,徐将军战死,六皇子重伤逃走。”

九方痕微微皱眉,“派人去找,活要死人,死要见尸!”

“是。”那人又匆匆去了。

“莫急,此番他就算不死,也已无力东山再起。”素月淡笑道,不知道皇上若是知道九方镜才是他最爱的女儿所生的儿子会不会痛苦不堪,他也要让他体会一下至亲惨死的痛苦。

九方镜骑一匹马在他府中亲兵的保护下孤身一人一路逃出了京城,马儿跑到了城郊的树林里,一下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它的腹部上被划出了一道老长的口子,内脏都露了出来。

九方镜一下被摔下马背,倒在地上挣扎,他的一条右腿被慕天华齐膝斩断,左脸一道狰狞的伤痕从眉骨划过左眼直到下颌,整只左眼鲜血淋漓已是废了。他知道,他如今的伤势就算活着也是个废人的,而且他的右腿血流如注,再不止血,他马上就会死。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落到如此田地?

为什么?为什么楚赫要背叛他!

他倒在地上,挣扎着向前爬行,他还不想死,不想死——

忽然,他的眼前出现了水蓝色的裙裾,他抬起头,就看见慕雪瑟正居高临下,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这一场由六皇子发起的宫变最终以失败而告终,因宫变之日是癸巳日,所以世人称此次宫变为癸巳事变。

事变之后,皇上下旨,同谋者尽数抄斩,家中女眷投入掖庭为奴,男子流放岭南。而忠义侯楚赫因揭发有功,封忠武将军,接掌天启营。徐贵妃废去一切头衔,贬入冷宫。

第三天晚上,慕雪瑟进宫后由昭华公主九方蔷带着去冷宫看望徐贵妃,只见昔日温和秀美的女子,如今一脸病容躺在床上,已是垂死之态。

看见慕雪瑟脸上悲悯的神色,徐贵妃笑起来,“你不用怜我,我当初定下此计,就早已料到会有今日。如今,我终于得偿所愿了。”

慕雪瑟想到她与徐贵妃盟约的那天,徐贵妃将九方镜不能亲近女子的秘密告诉她后,她说,她是有意设计让九方镜变成这个样子的。

否则冷宫都有侍卫把守,九方镜怎么可能会进去了却没有人发觉,一切都是她的计划,她将九方镜培养成不爱女子,只好男风,故意将他养得刁钻跋扈。

全都是因为她恨,她恨九方镜占了她女儿的位置!

是的,她知道皇上换子的事情,虽然生产的那时候她被下了药,可是她还是隐隐约约听见女医说她生的是位公主,眉心还有颗红痣。

【作者题外话】:三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