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薨逝

可是当她从昏迷中醒来,却发现她的孩子变成了一个皇子。而宫里面那些四起的流言,她又怎么会听不见,不知道呢?

她想尽办法找到了当初为她接生的其中一个女医,女医告诉她皇上把当初的知情者都灭了口,她当时可怜那个女孩,就带着孩子逃了,可惜半路遇上逃难的灾民,混乱之下,她把孩子弄丢了!

“凭什么,凭什么我要替他养大别人的孩子,而我的孩子却至今下落不明,我连她一面都没见到!”徐贵妃的眼中满是恨意,她凝望着床上老旧的帐幔,“还有徐家那些人,我苦苦求他们为我寻找女儿的下落,他们却让我安心将九方镜养大成人,他们说九方镜是皇上最爱的女人生的孩子,将来一定会代替太子继承皇位,这对徐家来说是最大的机会!让我不要再想我的女儿了!”

所以她故意怂恿九方镜和徐家人一起谋反,让他们一起覆灭,这样的家族,她也不需要了!

慕雪瑟想起颇有贤惠之名的徐飞燕,那也是徐家为了家族利益而放弃的一个牺牲品,徐家人的行径着实令人心寒。

她看着徐贵妃脸上似凄又似喜的表情,当年皇上的执念却是一下改变了两个女人的命运,曾经的徐贵妃和皇后应该都是天真烂漫,不知闺阁外闲愁的少女,却全都变成满腹机诡的残忍女子。

而九方痕和九方镜的命运如此阴差阳错又何尝不是因为皇上当年那换子之计,若是皇上不是那样执著地想将对谢筠的爱和愧疚都补偿在谢筠的孩子身上,找一个皇亲收养了九方镜,将来封王封爵,做个闲散亲贵未尝不好。

慕雪瑟现在对于九方镜的怨恨已经散去许多,九方镜会有如此残忍跋扈的心性何尝不是徐贵妃有意纵容出来的。而谁又能说徐贵妃错了?她和她的女儿本就是无辜,却被迫骨肉分离。

“我恨那个男人,”徐贵妃侧过头看着慕雪瑟冷笑,“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他,我不止毁掉了他最爱的儿子,我还在十四年前就给他下了药,皇上早已无法生育了!哈哈哈哈!皇宫里天和三年之后出生的孩子都不是他的种!”

慕雪瑟心中一惊,顿时想到了谢殊,她如今已有了七个月身孕,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九方灏的名字在她心头一掠而过,他真是好大的胆量!

“不错,你那个好姐妹怀的也不是皇上的种!”徐贵妃的笑容充满了讥讽,“不知道皇上若是发现谢筠的替身不仅与别人暗渡陈仓还珠胎暗结会是什么感想!”

“可是,上次皇上中毒,我替他把过脉,并没有发现异常!”慕雪瑟急问道。

“因为这种药很特别,只有饮了酒之后才诊得出脉象。”徐贵妃冷哼道,“我敢这么做,自然是要保万无一失,轻易就被人发觉怎么行。”

慕雪瑟心往下沉,九方灏不是个容易色迷心窍的人,他敢这么做,八成打的主意是待谢殊生下孩子之后,扶持这个孩子登基,而他成为摄政王!因为以皇上对谢殊的宠爱,这个儿子的机会比他这个不受宠的皇子要大得多!

慕雪瑟沉默了片刻问道,“贵妃娘娘,我想问你,当初为什么要选择同我合作,选择太子不是更直接么?”

“太子未必会轻易信我。”徐贵妃笑了笑,“选择你是直觉,那天在上德殿上,你牵了一匹老马,振振有词地将九方镜驳得哑口无言。我当时就觉得你这个孩子看九方镜的眼神有一股难掩的恨意,那种眼神我曾在铜镜里自己的眼中看到过。果然我的直觉是对的。”

她的脸色已经惨白,就像已经达成心愿后生无可念一般,对于死亡没有丝毫恐惧反而还有一种解脱一般的追求。她又看向九方蔷,微笑道,“蔷儿,你和我的女儿同日出生,所以这些年来,我都把你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看待。”

“我知道,我知道,”九方蔷哭倒在徐贵妃的床榻前,这些年徐贵妃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了她,她明白徐贵妃的痛苦,她想若不是她的母妃身份太低,也许当年被换走而不失所踪的公主会是她。“我母妃早死,在宫里真心疼我的只有娘娘一人。”

“我想听你叫我一声母妃。”徐贵妃淡笑道,笑容里满是宠爱,“我这一辈子算是到头了,唯一可惜地就是不能见我女儿一面,听她喊我一声母妃。”

“母妃……”九方蔷泣不成声。

“可惜了,我不能再多照顾你几年,如今的我活着反而会连累了你。”徐贵妃颤抖地伸出手去抚摸九方蔷的头发,“蔷儿,若是可以就想办法离开这个皇宫吧,这里的女子只有不幸。”

曾经豆蔻年华时不是没有对这红墙之内的浮华有过美好的幻想,一心指望着飞上枝头,等她真正进了那道墙,才知道这皇宫里是那样的狭窄逼仄,从前单纯的生活一去不返。

九方蔷哽咽得语不成声,徐贵妃又看向慕雪瑟,目光露出哀求,“华曦郡主,我这一生已无他求,唯有两桩憾事,希望你能帮我。”

“你说。”慕雪瑟目露不忍。

“一桩就是蔷儿,她曾经与我那般亲近,我怕之后会牵连到她,希望你对她多加照拂。”徐贵妃喘了口气,又苦笑道,“还有一桩就是我那个从未蒙面的女儿,虽然我知道希望渺茫,但还是希望你能帮我找一找,看一看她过得好不好,我只知道她的眉心有一红痣,那个女医说她长得和我很像。”

徐贵妃的笑又变得非常温柔,仿佛在想像自己那个从未蒙面的女儿的样子。

“那她一定很美,”慕雪瑟微笑道,“我会派人去找的,至于昭华公主你也尽管放心。”

徐贵妃笑着慢慢闭上眼睛,一滴泪从她的眼角缓缓滑落,她放在九方蔷头上的手无力垂落。

九方蔷怔了怔,悲哭起来,“母妃!”

【作者题外话】:因为有人嫌弃我更得太晚了,所以我今天早更,第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