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诞辰(一)

甫一见面,九方灏就开门见山地对楚赫说,“曹阁老都已经装聋作哑了,侯爷又何必非选九弟呢。”

“不选九皇子选谁?”楚赫有些嘲讽地道,“选择王爷么?”

先不说宁王自己都被九方痕打压得抬不起头,宁王年长,心性早定,自然是不如九方镜和九方浩那样的好控制。他要的是辅佐新帝大权独揽,曹家态度含糊更合他意,将来事成,曹淑妃和九方浩只会念他一人的好。若是辅佐九方灏,哪怕功成,只怕也是落得个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场。

“自然不是本王,”九方灏笑了笑。

楚赫挑眉,“王爷总不会是替太子当说客来了吧?”

“怎么可能,”九方灏大笑。

“那还有谁?”楚赫皱起眉头,“三殿下可一向都是站在太子一边的。”

“宸妃肚子里还是还怀着一个么?”九方灏微笑,“皇上有多宠爱宸妃,你是知道的,若是宸妃诞下皇子,只怕比起九弟,这个皇子更有希望吧。”

谢殊是九方灏的人,这点楚赫还是知道的,他沉沉看了九方灏一眼,“王爷如今自己不想要那个位置了?”

“本王是不行了,”九方灏长叹,他还是看得清楚的,他在皇上心中的地位是永远坐上不那个位置,而如今他唯有把希望放在谢殊腹中的孩子身上,更何况那个孩子还是他的血脉,“如今太子势大,除非你我联手,否则是难以抗衡的,宸妃没有母族,若是他日功成,你为首辅,本王为摄政王共佐新帝,岂不妙哉!”

九方灏说得不错,如今他和楚赫联手才是对付九方痕的最好办法,但是——

楚赫笑了笑,“如今宸妃才八个多月的身孕,还是等她生出皇子再说吧,万一是个公主,你我这一番深谈岂不白费?”

那也就是还有商谈的余地,能得到这样的结果,九方灏已经很满意了,他知道楚赫此人看似淡泊实则权欲极重,要他分权他人是件很难的事。

九方灏同楚赫又闲谈了两句就离开了忠义侯府,他心情极好,也没注意自己的车夫有些不对劲,上了马车后,马车却是绕了个道,没有往宁王府走。走了一段,九方灏才发觉不对,他刚撩开车帘,一柄短刀却是从帘外伸了进来,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九方灏一怔,看见一个身穿莲纹黑衣的蒙面女子进了车厢,坐在他的右边,而她右手握着的那柄短刀始终架上他的脖子上。

蒙面女子下拉面罩,露出一张倾城倾国的脸,九方灏眼露惊讶,“施小姐?”

“宁王别来无恙。”施梦悠露出一抹魂摄魄的微笑。

九方灏却是不为所动,只是道,“施小姐半夜劫持本王有何贵干?”

他的暗卫真的都是一群草包,居然就让他在自己的马车上被劫持了。

“宁王放心,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施梦悠淡淡笑道,“我是来请你帮忙的。”

“帮忙?”九方灏皱起眉头,他可不想再跟白莲教的人扯上关系。

看出来九方灏的心思,施梦悠轻叹道,“若是王爷不肯帮忙,我只好让我那帮教众四处去说一说王爷和六皇子是如何帮我们避开禁军耳目,进入荻兰围场的。”

“你想让本王怎么帮你?”九方灏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若是他知道那次刺杀九方痕不仅事不成,他日还要反受白莲教所制,他是绝对不会去趟那浑水的。现在想想,慕雪瑟当时劝他果然是对的,他真是后悔没听她的话。

“很简单,我要让华曦郡主死。”施梦悠冷冷道。

“哼,难道不成你以为本王叫她去死,她就会去死!”九方灏嗤笑,慕雪瑟的命有多硬,京城谁不清楚,几次逢凶化吉。

“王爷急什么?”施梦悠轻笑,“再过半个月就是宸妃诞辰,到时候皇上大宴群臣,华曦郡主身份高贵,又为宸妃的好姐妹,定然是要进宫的。我在那天策划了一场刺杀。”

“你想杀皇上?”九方灏微微眯眼,“我父皇可不是那么容易杀的,宴会上他身边有多少护卫,岂是那么容易近身的。”

“我自然是知道。”施梦悠笑道,“这只是一场戏罢了,刺客会被当场擒住,然后指认慕雪瑟是主使!”

九方灏愕然,“她没有理由这么做,父皇怎么可能会信。”

“自古帝王都多疑,当今圣上也不例外,向来对于威胁到自己性命的人都是宁可杀错不可放过!”施梦悠冷笑道,“况且最近慕家对于白莲教的事情是不是都预料得太过清楚了?每一次白莲教的事都能被他们破坏,而之前镇国公府还出了一个给皇上下毒的姜瑶,只要用这一点牵起皇上心中的疑虑还可以把整个镇国公府拉下水!”

九方灏沉默了一会儿,施梦悠所说的的确不是不可行,他那个父王对于威胁到自己的人从来都是毫不留情,看一看从前被他捧得如此之高的九方镜的下场就知道了。而镇国公府日渐势大,若非慕振荣与皇上当年是金兰之交,平时又是谨守分寸,从不露出半分权欲,只怕镇国公府终有一日也会像元家一样被打压。

而镇国公府在这几次打击白莲教的行动里,对于白莲教动向的敏锐的确让人起疑,虽然他本来就知道慕雪瑟是个料事如神的,但是皇上不知道,他只会以为这都是慕振荣的功劳。再加上之前还有一个姜瑶给皇上下毒的事情,皇上心里未必没有对镇国公府疑心。

可是,想到慕雪瑟,九方灏忍不住有一些犹豫,不仅仅是因为他对慕雪瑟的那点心思,而是他很清楚慕雪瑟的可怕,若是那天慕雪瑟没事,回头知道是他做的,不知道她会如何报复他。

“镇国公府那么多人,为什么你就非要陷害慕雪瑟?”

“因为我恨她,若不是她,我怎么会暴露了身份,累得父亲叔父身死,白莲教被打压至此!”施梦悠恨恨道,“况且整个镇国公府的人加起来都没有她可怕,单单看她是如何设计我白莲教的,王爷就应该明白了吧。你真要把这样一个人送去太子身边么?”

【作者题外话】:三更。。。。今天没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