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诞辰(三)

谢殊伸手将那支红玛瑙的簪子戴在自己发间,她今天穿一身浓烈的红,那只红玛瑙簪子在她的发间红如鲜血,明艳却又透着几分凄美。她笑,“你看,我们戴一样的簪子,才显得姐妹情深。”

“是啊。”慕雪瑟微笑,“我也有礼物给你,不过要到寿宴上才拿出来,时辰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好。”谢殊挽了慕雪瑟的走,由一众宫婢内侍簇拥着前往博宣殿寿宴。

到了博宣殿,一众公亲大臣和家眷都来得差不多了,今日皇上特意将谢殊的位置设在他的左边,而右边则是皇后的席位。

九方灏看见慕雪瑟和谢殊一同走出来,眼神从慕雪瑟头上那只碧玉花鸟纹簪子上一掠而过,同谢殊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他看着慕雪瑟同谢殊分开,走向镇国公府女眷的席位上,眼神带着一丝眷恋,今天之后慕雪瑟必然完蛋,他已经联系好了好几个御史,就等着时机一到就用白莲教的事上书弹劾镇国公。

他的眼神又转向坐在他旁边的九方痕脸上,慢慢冷下来,施梦悠说的对,他得不到的人凭什么让别人得到!

慕雪瑟是那样一个凌厉的女子,在他看来再怎么样的绝色女子也比不上慕雪瑟的一个狠绝的眼神让他心动。

可惜,过了今日就再也看不到了。

皇上和皇后同时到达博宣殿后,就宣布宴会开始,一开始是众人献上自己备的寿礼。太子九方痕送的是一把古琴,宁王九方灏送的是一本琴谱孤本,三皇子九方澜送的是一盒东珠,而慕雪瑟送的则是一幅她亲手画的画,画中的谢殊抱一把琴在乱花间独行,慕雪瑟用工笔描人,一笔一画尽现谢殊韵质,又用写意绘景,一染一墨绘出乱花迷景衬得画中人更加绝世独立,出尘若仙。

“这幅画本宫很是喜欢,一定要挂在本宫的寝殿里日日看着。”谢殊笑着向慕雪瑟道。

“能得娘娘喜爱,是臣女的荣幸。”慕雪瑟行过礼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席位上,她头上的碧玉簪在博宣殿的琉璃灯下显得有些黄。

众人都献完礼之后,皇上下令上歌舞,皇宫里前日新来了一批舞姬,新编的白纻舞极是动人,八个身着雪纱的的舞姬转袖舞动,仿若白鸹凌空,又似是浮云掠影,舞姿飘逸,步态轻盈,动人心魂。

众人正在如痴如醉间,只见其中一个舞姬突然身形暴起,手中一道寒光随着身子的去势向着九方痕直逼而去。

九方灏在心里叹息,就这样一个弱质女子如何杀得了九方痕,施梦悠还真是没用!

就见九方痕手在桌案上一拍,桌上骨碟激飞而去,击在舞姬的胸口,舞姬身形一顿,口吐一口鲜血,倒在地上。

“保护皇上!”陆谦大喝一声,拦在皇上身前,立刻就有侍卫向着舞姬扑了上去。

九方灏却是大喝道,“留活口!”

慕雪瑟冷冷看他一眼,唇边露出一丝冷笑,真是太过拙劣的演技。

两个侍卫很快就擒住那个舞姬,并检查了她身上还有没有凶器,口中有没有毒药,都确认过之后,就将她拖到皇上面前。只见陆谦冷冷问她,“你为什么要行刺太子殿下,是谁派你来的!”

“太子害死我教护法教主,又毁我教总坛,自然该死!”舞姬冷笑道。

“你是白莲教的!”陆谦脸色一变,看了九方痕一眼,又问道,“说,你是怎么混进皇宫来的!”

他算是大内总管,如今选入宫中的舞姬出了问题,罪责自然是在他身上。

舞姬闭口不言,任陆谦再怎么问都没肯再多说一字。

就在这时,九方灏站了出来,对陆谦道,“陆督主,本王听说诏狱里有一种逼供用的错骨手法,会让人痛不欲生,你何不用在这个刺客身上呢,看她纤纤弱质,未必扛得住刑!”

陆谦看了皇上一眼,今天是宸妃寿宴,在这宴会上用这种残忍手法逼供,到时候这个寿宴还进行得下去么。

皇上看向谢殊,问她意见,谢殊却是道,“审吧。”

慕雪瑟唇边的笑容更冷,就见陆谦再无犹豫地上前,让人架住舞姬,然后用诏狱特有的错骨手法,通过扭曲舞姬的骨头位置让她痛得生不如死。

舞姬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博宣殿,惊得女宾席上胆小的女眷脸色惨白,更有几个闭着眼睛捂着耳朵藏在母亲怀里不敢看。

那个舞姬嘴倒是很硬,被陆谦折磨得满身冷汗,一张脸苍白如纸,却是始终没有开口。

九方灏放在膝上的手慢慢握紧,作戏要做全套,越是太快招认越是让人不能相信。

终于,在陆谦用力扭曲了舞姬的肋骨后,她发出一阵惨叫后,有气无力地道,“我说,我说,我不求别的,只求一死——”

“快说,你是怎么混进来的?”陆谦冷冷问道。

“是,是有人帮我进来的。”舞姬喘着气道。

“是谁!”

舞姬抬起眼,看向谢殊,突然尖叫道,“主子,我再不能为你尽忠了!”

说罢,她就晕了过去。

整个博宣殿顿时陷入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坐在皇上左侧的谢殊。

九方灏的眼中满是震惊,怎么会是这样,怎么舞姬最后指认的人会是谢殊,不是应该是慕雪瑟么?

他的目光落在谢殊发间那只花鸟纹簪,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只簪子变成了碧色的!

慕雪瑟同样震惊地看着谢殊发间那一抹碧色,她伸手摘下自己发间那只花鸟纹玉簪,却发现手里的发簪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红玛瑙的材质。

她抬眼看向谢殊,就见谢殊向着她露出一抹淡笑,带着凄色,她的眼神很平静,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在她意料之中。

慕雪瑟握着簪子的手开始颤抖,原来谢殊在面对她和九方灏之间的抉择的最后,选择了舍弃自己。

慕雪瑟的眼眶染上了湿意,终究负了她们之间情谊的人是她自己!

【作者题外话】:二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