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出宫(四)

“那么你大哥呢?”九方痕叹气道,“你不愿意牵连我,却愿意牵连他?”

只要慕雪瑟一暴露,必然会牵连到慕天华,皇上很容易就能够想到藏着谢殊的取水车这么容易就混出宫是慕天华有意放行。

“我大哥和你所求不同,他所求的从来都不是权位。”慕雪瑟回头冲九方痕笑了笑,“你们是不一样的。”

若是慕天华也是一个一心追求权位之人,慕雪瑟就根本不会去求他,但是慕天华不是,他渴望建功立业,却并不追求权势。而九方痕他想要的是那张天下间独一无二的龙椅,如何能让他因为她而得罪皇上呢,若是这一次九方痕帮了她被皇上知道了,皇上说不定还会怀疑谢殊腹中的孩子是他的。

九方痕神情复杂,看着慕雪瑟被带走了,陆谦叹了口气,“太子殿下请放心,我会尽量关照郡主的。”

九方痕点了点头,转身向着自己的马匹走去,九方灏在他身后道,“你难道就这样让她被带走么?”

“你以我和你一样么?”九方痕回过头,目光冰冷地看着九方灏,九方灏顿时无言以对,谢殊因他而死,他却连多看她的尸体一眼都不敢。

从谢殊腹中孩子不是皇上的这件事情暴露出来之后,九方痕就已经猜到谢殊所怀的孩子八成是九方灏的。可是他知道谢殊是慕雪瑟一心要保的人,他不想同慕雪瑟起冲突,所以他什么都没有做。

他翻身上马,带着自己的人追着陆谦而去。

九方灏站在原地,他能从九方痕的眼中看到对自己的鄙夷,他又想起慕雪瑟冰冷的眼神,那毫无温度的眼神里的杀意让他不敢直视。他只觉得有一股寒意从心底冒出来,顿时觉得全身发冷。

慕雪瑟会杀了他的,她一定会杀了他的,这是他从她眼神里看见的,她恨他!

他该怎么办?他要怎么逃过去?

一直以来对慕雪瑟的佩服在这一瞬间全部都变成了畏惧,他发现自己竟然因为对慕雪瑟的畏惧而动弹不得。

他突然开始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要去贪心要去争那个皇位,为什么要送谢殊进宫,为什么他要认识慕雪瑟?

华曦郡主带宸妃从皇宫出逃的事情让整个京城哗然,因为这件事白虎卫的指挥使慕天华被革职,因为太后一力保全才没有被论罪,而镇国公慕振荣也因此受到了申饬。

宸妃因为难产而死,而华曦郡主被抓捕回来后直接被关入了诏狱,众人都以叹喟宸妃红颜薄命,而华曦郡主对宸妃情深意重,只可惜她这样一个弱女子进了诏狱怕是很难出来了。

在得知华曦郡主被关进诏狱后,南越两地曾经受过慕雪瑟恩惠,被她医治的百姓请当地官员为他们联名上书为慕雪瑟求情。甚至有不少百姓一起上京,要到京城为慕雪瑟求情。

金城长公主,兵部尚书素月,太子九方痕,昭华公主九方蔷,元家五子,还有诸多支持太子和与镇国公府交好的官员也全都上书为慕雪瑟求情,称她只是年少无知,与宸妃姐妹情深才犯下大错。

这一下倒是出乎皇上的预料,慕雪瑟不过一个小小女子,虽然受封华曦郡主,可是既无封邑也无俸禄,却居然会有这么多人为她求情。

而最后,皇后和太后也因为九方痕和慕天华的请求而出面为慕雪瑟求情。

皇上却是始终沉默着没有反应,却也一直没有明确地决定要如何处置慕雪瑟。

至于谢殊的尸体被带回皇宫后,皇上看着她的尸体只问了一句孩子呢,陆谦按照慕雪瑟的回答说是生下来就是死胎,九方痕手脚很快地找了一个死胎应付过去了。之后皇上就未置一词,只是下令将谢殊安葬。

这一下礼部官员可就犯难了,按说谢殊犯了大错,不应该受到高规格的葬礼,可是皇上又没有废她封号,所以到底该用什么规格来安葬谢殊,真是让他们难得头发都要掉了,却又没胆子在这个时候去问皇上。

最后还是礼部尚书去请示了皇后,皇后只给了一句话,按谢太妃的规格办,礼部尚书会意,将葬礼规格方案呈给了皇上,皇上没有异议。谢殊葬礼办得比徐贵妃的葬礼还风光,最终被葬入妃陵。

看到谢殊葬礼的结果,九方痕松了一口气,皇上虽然对于谢殊的背叛很愤怒,但是到底是因为谢筠的原因而对谢殊留有情面,这也就证明慕雪瑟应该也不会有事。

在谢殊葬礼的这一天,皇上去了诏狱见慕雪瑟,慕雪瑟穿着囚服坐在牢房的木床上,不同于别的囚室,她的这间囚室打扫得极为干净,位置也比较通风,显然陆谦对她还是极为照顾的。

皇上站在囚室外,看了慕雪瑟许久,就见慕雪瑟只是静静地坐着,不动也不说话。他还记得第一次见慕雪瑟的时候,这个小丫头骑在疯马上,用一根簪子扎进马的眼珠里,下手狠辣毫不犹豫。

那时起,他就对这个小丫头颇为欣赏,觉得这个他新封的华曦郡主果决又大胆,却想不到她居然胆大到将他的宠妃偷运出宫。

再怎么姐妹情深也实在是不可思议。

皇上抬了抬手,示意狱卒打开囚室的门,他走了进去,一直静静坐着的慕雪瑟终于有了反应,她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没有任何惶恐,只是像从前见到他的那时候那样,向着他行礼跪拜,“参见皇上。”

皇上居高临下地看了她许久,见她始终很平静,并没有因为他压迫的逼视而不安,他叹了口气,“你起来吧。”

慕雪瑟站起来,皇上凝视了她许久,才问道,“朕只问你一件事,只要你如实回答,朕就放你出去,并且不再追究。”

“皇上想问什么?”慕雪瑟淡淡道。

“宸妃的孩子到底是谁的?”皇上冷声问,这件事就像是他心里的一根刺,扎得生疼,没有男人可以容忍背叛。

【作者题外话】:三更。。。好吧我食言而肥了。。。又更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