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往事

但是柳姨娘曾经是慕青宁的婢女,又是因为她提醒慕雪瑟那支紫玉箫有来历,她才会去查关于紫玉箫的事情,对于她离府养病的事情慕雪瑟多少有一些在意。

慕振荣明并不是一个急色的人,单是看他这些年身边的的姨娘也就两三个而已就知道了。所以,他居然会纳了慕青宁的婢女为妾,而且是在慕青宁一疯就将柳姨娘收房着实有些奇怪,身为弟弟搭上姐姐身边的婢女说出去多少有些不好听。

这个问题,慕雪瑟之前并不是没有考虑过,只是她选择去忽略。直到有一天,她去桃源居看望子瑶,问起关于公孙子乔的荷包里的那封通敌的信件调查得如何时,子瑶看了她一眼,终是说,“雪瑟,难道你从来没有想过那个荷包有可能是你母亲送给九公子的么?”

慕雪瑟一怔。

“你生母为什么就在九公子出事之后就疯了?”子瑶又说,“我拜托公子找到了那年参与抓捕九公子的那些锦衣卫旧人,他们形容了那个荷包的样子,我之前并未见九公子身上佩戴过那样的荷包。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那个荷包的确是用来传递密信所用,另一种就是那个荷包是他在意的人赠与他的,他才会佩戴在身上。但是我说过了,以九公子的性情是不会去参与公孙世家谋逆这种事的。”

慕雪瑟心狂跳起来,她几乎不敢正视子瑶的双眼,她别过脸,涩然道,“你想说什么?”

“镇国公一直都对皇上极为忠诚。”子瑶叹气道,在皇上还只是个无权无势的皇子的时候,慕振荣就已经是皇上的挚友,后来更是一力辅佐皇上登基上位,所以若是皇上要慕振荣去做什么,慕振荣只怕是很难拒绝。

慕雪瑟沉默了,子瑶看着她道,“若是真相真是如此,你还要追究么?”

若是公孙子乔的死与慕振荣脱不开干系,她该如何抉择?真相若真是如此残酷,她真的要追究下去么?一个是从未蒙面的生父,一个却是十七年来照顾她疼爱她的养父。

她想起慕振荣让她不要追究公孙子乔的事情时无奈的神情。

她没有回答子瑶的问题,她一直沉默地回到了镇国公府,去了慕振荣的书房等他下朝。

慕振荣下朝的时候就看见慕雪瑟静静地坐在他的书房里,他有些奇怪,“雪瑟,你怎么在这里?”

“父亲,后天你休沐,陪我一起去玉山别庄好不好?”慕雪瑟看着慕振荣问道,语气里有一丝试探恳求。

慕振荣怔了片刻,微微笑了笑,点头道,“好,我也很久没见姐姐了。”

“那女儿先退下了。”慕雪瑟行礼后,就离开了书房。

慕振荣看着被慕雪瑟打开复又关上的房门,重重地叹了口气,“往事似乎总是躲不掉啊。”

后日,慕振荣休沐,他和慕雪瑟早早就禀过林老太君要去玉山别庄看望慕青宁,林老太君自然是高兴的。

慕青宁见到他们,照旧没有什么反应,慕振荣看着慕青宁的样子眼中的愧疚和悲哀怎么也掩藏不住,慕青宁却是看也没有看他一眼,她什么人都没有看,那双眼睛空洞淡漠,仿佛一切都难入她眼中。

慕振荣终究是不忍一直面对着慕青宁,所以这么多年来虽然他很关心慕青宁却是很少来看她,午膳之后他找了个借口跟着玉山别庄的主管去了看玉山别庄所管着的佃农的田地。

等慕振荣走了之后,慕雪瑟扶着慕青宁进屋,替她换掉刚刚午膳时不注意弄脏的衣服。然后,她扶慕青宁坐在贵妃榻上,自己则侧身躺下,把头靠在慕青宁的腿上。看过去,她们就仿佛是一对感情亲密的母女一般,然而慕青宁却是双眼空洞无神地看着前方。

她声音轻悠,“娘,公孙子乔到底是不是我的生父?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一定知道对不对。”

慕青宁依旧静静坐着,双眼直视前方,并无反应。

“娘,你说我该不该追查下去?”慕雪瑟微皱眉头,“我害怕真相是我不想知道的,我害怕过往会破坏我现在的一切,我害怕把那些事情翻出来会伤害到我在意的人。”

“娘,你说我该怎么办?”她的手抓紧了慕青宁膝上的布料,“若是我放弃追查下去,你会怪我么?若是公孙子乔真的是我生父,他会怪我么?”

可是,若是真相只会让她和慕振荣之间有隔阂,她就算追查出来了,又有什么用?假设公孙子乔当年的事情真的是慕振荣动的手脚,她难道可以下手去报复慕振荣么?她想她不能,她做不到。

十七年的养育之恩,她始终铭记在心,没有忘记。

慕雪瑟静静靠在慕青宁的膝上没有再说话,她没有看见慕青宁的双眼眨了眨,双眼不再空洞,中竟是隐隐露出痛苦来。

慕振荣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这样一幅场景,慕雪瑟和慕青宁母女如此安静美好地靠在一起,就像这世上所有普通的母女一样。他心中一痛,若是慕青宁没有疯,也许她们日日都能有这样的时光。

可惜,这世上并没有如果。

晚膳之后,慕雪瑟回自己所住的厢房沐浴,慕振荣却是独自进了慕青宁的屋里,他凝视了慕青宁许久,突然向着她跪了下来,拉着她的手叹息道,“姐姐,雪瑟一直在追查过去的事情,但是那些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了,追查出来对她并无好处。”

慕青宁没有看他,只是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

“我知道我当初利用你对不起你,可是当时我没办法,只能出此下策。”慕振荣痛苦地皱着眉头,“我当时并不知道你已经怀了雪瑟,并没想到你们之间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可是雪瑟她不能再查下去,若是她的身世被他人知道,那么她就有杀身之祸啊。”

皇上可以容忍慕雪瑟活着从诏狱出来,一是因为慕雪瑟对谢殊有情有义,二是因为九方痕要求娶她为太子妃,三是因为她是镇国公府的嫡长女。

【作者题外话】: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