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慕雪菲之死

在家族和公孙子乔之间,慕青宁终究还是选择了前者。

后来知道公孙子乔被判了剐刑,慕青宁去观刑,回来之后就疯了,然后被送去了别庄。

慕雪瑟听完之后沉默了很久,她想慕青宁放弃了说出事实,却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以如此残酷的方式死在自己面前,而她腹中却还怀着他的骨肉,那是一种什么感受?

换成是谁都会希望自己疯掉吧,疯了就不用去想那些痛苦的事情,就不用去懊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尽力去救自己的心爱的人,就不用在家族和爱人之间的抉择里痛苦。

而慕振荣之后会对慕雪瑟这么好,甚至超过了自己的子女,应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对于慕青宁的愧疚吧。

慕雪瑟让人将柳姨娘送回去,她知道她强行把柳姨娘抓回京城,这么大的动静慕振荣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她就是想让慕振荣知道,她已经知道一切真相了。

----------------------------------------------------------------------------------------------------------------

“你想向镇国公报仇么?”九方痕在送慕雪瑟回紫竹居的半路上问她。

在慕青宁的葬礼之后,慕雪瑟就离开了镇国公府,搬到了紫竹居独自居住,她觉得自己已经没办法再坦然生活在镇国公府,生活在慕振荣的庇佑之下了。而对于她搬离镇国公府的事情,慕振荣和林老太君都很沉默,他们不赞同,却也没有阻止。

“如果我要报仇,你想怎么选?”慕雪瑟看着九方痕,淡淡问。

慕振荣一直都是九方痕坚定的支持者,若是慕雪瑟真的要向慕振荣报仇,那么九方痕就要在她和慕振荣之间选一人。要么放弃她这个未来太子妃,要么放弃镇国公的支持。

“我选你。”九方痕没有犹豫地说,“那么,你要报仇么?”

慕雪瑟父母之死,都跟慕振荣脱不了关系,若是慕雪瑟想要报仇,也没有什么好奇的。

马车在紫竹居门口停下,慕雪瑟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地下了马车。

无论报不报仇,她和慕振荣和镇国公府之间的隔阂都是注定消不去了。

这段时间以来发生了太多让人心累的事情,唯一一件能让慕雪瑟觉得欣慰的,大概就是慕雪菲和九方澜了。

那天慕雪瑟将慕雪菲的答复告诉九方澜之后,九方澜就立刻进宫去请求皇后娘娘,让她去请皇上为他和慕雪菲赐婚。慕雪菲只是镇国公府三房嫡女,一向不得父亲宠爱,而九方澜也只一个与太子关系好的不受宠的皇子,他们的结合无关利益,也不会妨碍到任何人,本是一件极简单的事情。

但是,就在慕雪瑟搬进紫竹居半个月之后,慕雪菲却是出了事。那天晚上,京城月湖边最大的青楼嫣红阁突然有一名年轻女子从三楼的窗户跳了下来,重重地摔在街上来往的行人中,她的鲜血染红了街道上的青砖,惊呆了街上的所有人。

嫣红阁是京城最有名的青楼,阁中美女如云,是京城达官贵人极喜欢去的地方。而嫣红阁中常会收一些被拐卖来的女子,强逼接客,打死不肯接客的女子的事情也是常有的事。但因为都是关起门来料理,虽然传出点风声却也无人去管。

可这一次,闹出如此大的动静,自然是惊动了京兆尹,京兆尹带着人过来一看,发生那个女子已经断了气,一查身份居然是镇国公府三房的嫡女慕雪菲。这一下可就成大事了,虽然说镇国公府三房老爷慕振刚无官无爵,全赖着二房的权势做生意,但是慕振荣可是皇上面前的红人,慕雪瑟又将要嫁进太子府,这嫣红阁的人到底是有几个胆子居然敢逼死慕雪菲。

京兆尹当场所就查封了嫣红阁,任再多的人出来做保都没有,又将嫣红阁的当家和那些逼得慕雪菲跳楼的打手全都抓进了京兆大狱。一审之下,才知道慕雪菲是被人拐卖进嫣红阁,而且被卖进去的时候慕雪菲的嗓子已经哑了,根本说不出话,所以嫣红阁的人不知道她的身份,否则就算他们不放慕雪菲走,也只会怕镇国公府查到这件事而私下处理了她,哪里可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嫣红阁的当家也觉得冤枉,本以为价钱便宜地买进来一个姿色不错的女子,却没想到背景如此大,她供出了将慕雪菲卖进嫣红阁的那些人贩子。而那些人贩早已逃出了京城,等京兆尹找到了其中一个人却发现他已经被灭口了,所以到底有没有人指使他们拐卖的慕雪菲,谁也不知道。

慕雪菲的尸体被送回镇国公府的时候,慕雪瑟难得也回去了,而九方澜也来了,他看着慕雪菲毫无生气的尸体当场哭得不能自已。皇后已经告诉他,皇上同意了他们的婚事,就要下旨了,谁知道慕雪菲却是突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慕雪瑟站在慕雪菲的尸体旁看着痛哭的九方澜,她觉得很愤怒,慕雪菲是如此单纯美好的女子,她和九方澜本来可以成为一对神仙眷侣的,可是却被人生生毁掉了。她可不相信那些人贩子会如此不长眼睛,敢拐卖镇国公府的女子。

更何况,慕雪菲是在去法华寺上香的时候失踪的,她的身边一直都跟着丫环,她的丫环说慕雪菲是收到了一封信才独自出去的。虽然慕雪瑟不知道信的内容,但是能用一封住把慕雪菲引出去的人必然是认识她的人。

她转过头去看正站在李氏身边低声安慰的慕雪云,对方正好也抬眼向着她看过来,慕雪云那双眼中的悲伤是那么真实,仿佛对于慕雪菲的死任何人都没有她悲痛。

慕雪瑟藏在袖子里的手慢慢缩紧,她真是不该手软,一直知道是祸患就该早早除掉才对。

李氏当天就病倒了,慕雪瑟去看她的时候,就看见她整个人毫无生气地躺在床上,那神色仿佛什么都不恋眷了一般。她在这个家里得不到夫君的尊重,一直都安静地活着,而慕雪菲是她唯一的骨肉,如今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自然是生无可恋。

【作者题外话】: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