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栖凤宫

慕雪瑟回头去看九方痕,她明白九方痕要带她去看栖凤宫的意思,他是想让她体会当年太祖和独孤皇后的恩爱,让他知道即使是帝后也有互不相负,相扶相持的神仙眷侣。

他们再去栖凤宫的路上遇见了皇上纳的新宠张美人,这个张美人是楚赫送进宫的,相貌和谢筠有向份相似,如今后宫中皇后与皇上感情一向不好,徐贵妃和谢殊,还有曹淑妃都死了,再如得宠的妃子,她一进宫立刻就凭着与谢筠那几分肖似独宠六宫。

据说她平日不饮其它的酒,只喝西域进贡的一种琼浆,皇上就命人不远万里地去西域为她运送此种琼浆,她平日里爱吃岭南的荔枝,而皇上就下令让人快马从岭南将荔枝运来,中途不知道累死了多少匹好马,正所谓一骑红尘妃子笑,殊宠至此,也算是难得了。

不得不说,皇上还是始终逃不出谢筠这个魔障啊,而楚赫会送这样一个人进来,显然也是看了九方灏之前送谢殊进宫后的好处。近日来,楚赫和九方灏之间密切的关系,众人皆知,而这个张美人也帮了他们不少的忙。

看见慕雪瑟和九方痕走过来,张美人立刻笑着向他们行礼,“华曦郡主,太子殿下。”

慕雪瑟看出她行礼的姿势很恭敬,但是神色却是带着几分倨傲,显然是因为得宠,颇不把她这个空头郡主放在眼里,而对九方痕因为楚赫和九方灏的关系,她的脸上也有几分敌意。慕雪瑟忍不住想要摇头,如此喜形于色,毫不懂得掩饰之人能成什么大气候。

“张美人用的是什么香,从前竟是从未闻过,味道真是极特别。”慕雪瑟笑道。

张美人的脸色上有几分得色,“这是别人送的,专门为我调制的,味道是很特别,要不要送郡主你一些?”

这香是九方灏送给她的,味道她一闻就喜欢,就连皇上也总夸她身上香味特别让人心神舒畅。

“不了,如此好东西,自然是只配美人你用,我怎么敢要呢。”慕雪瑟微笑道。

“这倒也是,郡主要什么好东西没有,这香难得我还是自己留着吧。”张美人刚才不过随口一说,这样的好东西,她自然是舍不得送人,“我还有些事,就不陪郡主和太子殿下说话了,先行一步。”

“美人慢走。”慕雪瑟目送着张美人慢慢走远,忽听身边的九方痕笑道,“她近来可是得意了,就连她家里人都跟着鸡犬升天,她那个泥瓦匠的爹父皇居然给了他一个知府做,就连我母后见了她都要让上几分。”

“皇后娘娘那是不愿同她计较,”慕雪瑟淡淡道,“况且她也得意不了太久,风光不过一时的,说到底这后宫中的女人若是没有子嗣,那就没有未来。”

而皇上,已经不能生育了,在知道这一点还把女儿往宫里送的那些人都是送女儿进火坑。

“我们走吧。”

九方痕拉了慕雪瑟的手,一路往栖凤宫去,栖凤宫是皇宫里第二大的宫殿,百年来都没有再翻新过,有些老旧了,但是那雕栏飞檐,朱漆大门还是透着庄重大气的气势。

刚到栖凤宫的门口,忽然有一小内侍匆匆找了过来,“太子殿下,皇上有事找你去兴庆宫书房。”

“什么事?”九方痕微微皱眉。

“说是北境情势不好,增兵的事情皇上想听听你的意见。”小内侍回答。

九方痕略微沉吟了一下对慕雪瑟道,“我就不陪你了,你自己进去看看。”

“好,你去吧,有什么事再告诉我。”慕天华就在北境,所以北境的情势,慕雪瑟还是很在意的。

九方痕跟着小内侍匆匆去了之后,慕雪瑟就独自进了栖凤宫的朱漆大门,她在栖凤宫里一路看着,这里的每一处据说都保持着从前独孤皇后在的时候的样子,就连庭院中种的花草也从来没有换过。据说百年前,太祖常常在这庭院中练剑,而独孤皇后就在一旁为他抚琴,如此鹣鲽情深让人羡慕,这样的帝后之情简直就像是传说一般,很难让人相信。

有时候慕雪瑟都会想,如果当初谢筠真成了皇上的妃子,那么等到有一天谢筠年老色衰,皇上是否还会像从前那般深爱着她?又或者他们之后发生了什么矛盾误会,他们是否还能彼此体谅,携手一生?

可惜谢筠早丧,这一切都无从验证。有时候得不到的,和已失去的,才最让人刻骨铭心。

但是太祖和独孤皇后却验证了这一切,这在已然很难相信情爱的慕雪瑟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

她一路走进了独孤皇后的寝殿,寝殿里燃着檀香,墙上挂满了字画,其中一幅是太祖追忆独孤皇后所作,字字悲戚,感人肺腑,还有一幅是太祖为独孤皇后所绘的画像。

慕雪瑟微微叹息,走近仔细去看那幅画像,画中的独孤皇后一脸端庄,眉眼里都是一般女子所没有的坚毅。

忽然,她发现画后的墙面有些奇怪,这个寝殿的墙面居然都贴着墙纸,一般很少有人家会在墙面上贴上墙纸的。慕雪瑟看着那墙纸翘起的一角,觉得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她伸手将那墙纸轻轻揭开,就看见满墙的字。

慕雪瑟呆呆地看着这些字的内容,字迹经过时间的洗炼已经有些模糊,但还是能够看出字体原本娟秀的样子。这些都是女子的字迹,是一个女子将她的满心幽愤和怨怼记叙在这墙上,这个女子是独孤皇后。

独孤皇后在墙上写满了她对于太祖登基之后广纳嫔妃的不满,对于太祖宠爱年轻貌美的女子,极少来栖凤宫的怨恨,对于她明明心中愤懑,却偏偏要在人前装出端庄大度而压抑,对于她明明只能相夫教子与夫君恩爱一生,却要为了平衡前朝势力而在后宫做出让步而愤怒。

这是独孤皇后从来没有展现在人前的另一面,她的大度,她的平静,她的端庄,都只是迫不得已的假象。

【作者题外话】:二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