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大婚(一)

因为她是大熙的开国贤后,因为她只能装成这种样子,她不能把她的妒嫉,把她的怨念告诉任何人,那只会毁了她,也毁了她和太祖之间。

慕雪瑟想,她一定害怕,害怕若是逼太祖在江山和她之间做选择,太祖不会选择她。

所以她只能日日夜夜带上假象的面具,然后将心底里的恨与痛写在这面墙上,因为她无法对任何人诉说,因为她压抑而痛苦。

慕雪瑟怔怔地倒退两步,什么恩爱帝后,什么神仙眷侣,什么鹣鲽情深,那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努力维持出来的假象。

慕雪瑟想,这一面墙上挂着太祖追忆独孤皇后的字画,那么太祖说不定也曾看到过独孤皇后所写的内容,那么当他发现,他一直以为大度明理的皇后其实是有多么痛苦的时候,他是怎么想的呢?

他是否会愧疚,是否会后悔?

也许,这也是太祖不愿意任何人再住进栖凤宫的原因,他不想抹去独孤皇后内心的真实,也不想让别人发现独孤皇后这一面。

百年以来,这个一代贤后内心的秘密就这样静静地埋藏在这冰冷的栖凤宫里。

慕雪瑟伸手将墙上的纸重又贴好,她想,这是命运么?是命运注定要让她看到这一些,这是在提醒着她,不要走上跟独孤皇后相同的道路。

不得不说,慕雪瑟对于九方痕是心动的,否则她有的是方法可以拒婚,而她一直犹豫的就是这一定,她并没有自信将来和众多女人一起分享自己的夫君。她原来以为独孤皇后做到了,现在却发现独孤皇后其实是这么痛苦。

她害怕,她不想这一辈子都活得像独孤皇后这样痛苦。

这真的是一件很矛盾的事情,独孤皇后会如此痛苦是因为她爱太祖太深,而慕雪瑟若是不爱九方痕,她又何必要勉强自己嫁给她,但就是因为爱所以才会痛苦。

那种眼看着自己的夫君去宠爱别的女子的痛苦,上辈子她已经体会过了,这一世,她还要再让自己忍受一次么?

她沉默地走出了栖凤宫,九方痕正好回来,见她脸色不好,问道,“怎么了?”

“送我出宫吧。”慕雪瑟叹息道。

一路上,慕雪瑟都很沉默,九方痕想要像往常一样去拉她的手,慕雪瑟却是避开了。九方痕感觉到慕雪瑟的心里忽然之间对他多了一堵墙,将他隔绝在外,他忍不住皱眉,“雪瑟,到底怎么了?”

慕雪瑟看了他一眼,语气里透着坚决,“我不能嫁给你。”

“为什么?”九方痕一怔,他不明白怎么突然之间,慕雪瑟的态度变化这么大,之前拒绝他的时候她还是犹豫的,现在却是如此坚决。

“你去看一看独孤皇后寝殿的一面墙,你就明白了。”慕雪瑟抬头看了一眼近在眼前的玄武门,“就送到这里吧,等这一次的事情了了之后,你就能够随心所欲了,到时候想要解除我们的婚约也不是难事。”

说罢,她不等九方痕回答,就独自走出了玄武门,玄武门外,浮生正抱着剑坐在马车上等着她。

九方痕皱着眉头看着慕雪瑟的背影,转身快步去了栖凤宫,他进了独孤皇后的寝殿,找到了慕雪瑟说的那面墙,他揭开了墙纸,看到了墙上那些充满怨恨的字体。

他楞了很久,他没想到藏在表相下的真实如此不堪,他原本是想通过太祖和独孤皇后的事情来让慕雪瑟安心嫁给他的,却想不到会是如此的结果。

三天之后,九方澜大婚,因为九方澜是皇上仅剩的三个儿子之一,所以这一次大婚,皇上和皇后都来主持婚礼,皇上近来宠爱张美人,所以来三皇子府主持婚礼也带了张美人前来,还让张美人坐在自己身侧,还好皇后并不在意。

在九方澜和慕雪云行过礼之后,慕雪云就被送去了洞房,她穿着凤冠霞帔端坐在金丝楠木床上,闻着房里燃着的熏香,满心喜悦,她长久以来的心愿终于实现了,她终于嫁给了自己一直想要嫁的男人。她想的做的事情,她总是可以做到,比如当初设计慕雪瑟她们遇熊,比如让慕雪瑟和慕雪柔反目,比如让慕雪薇瘫痪,比如让慕雪菲死。

虽然她的能力不是最强的,可是她能忍,她可以蛰伏,然后一击中的,今夜也一样。镇国公府里那些她讨厌的姐妹都死的死,残的残的,如今就剩下一个慕雪瑟,只要慕雪瑟死了,她的心愿也算得了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高兴了,她忽然觉得有些发热,热得她发昏,她身旁的陪嫁丫环听见她大口的喘气,奇怪地问道,“小姐,你怎么了?”

“我,我有些热,你去弄点冷水来给我擦擦脸。”慕雪云喘着气道。

“是。”丫环听命去了,可是她去了很久都没有回答。

等到房里终于再响起脚步声时,慕雪云不耐烦地道,“怎么这么久?”

但是马上她就发现不对了,因为她从大红盖头看出去,却发现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男人的鞋子。

“你是谁?”慕雪云一惊之下揭开盖头,发现屋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三个男人。

“我是谁?”站在慕雪云面前的男人笑,“我是嫣红阁的打手,就是因为你这个女人将那个死掉的丫头卖进嫣红阁,才害得我们兄弟几个要被斩首,你还想当皇子妃?真是作梦!”

“你,你们是怎么进来的!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慕雪云惊得直往床上缩,却发现自己身无力,反而眼前越来越花。

“这你就不用知道了!”男人笑,“反正只要办了你,有人就会保下我们兄弟几个的命!”

“不,不要!是不是慕雪瑟!是不是她让你们干的!”慕雪云第一个就想到了慕雪瑟,“她马上就要死了,她保不了你们!”

但是那三个男人根本不听,一起上前来强按住她的手脚,而她全身无力根本无法反抗,相反她身体里还有一股冲动,让她期待着这些男人的靠近。

【作者题外话】:三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