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大婚(七)

他没有扔掉手里的匕首,反而握得更紧,迎向向他冲过来的侍卫。

慕雪瑟站在人群里,看着楚赫与侍卫搏斗道,四周的大臣和家眷纷纷避退,都生怕自己被波及,只有她始终站在那里不动,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

这丝笑意落在慕振荣眼里,他心里忽然起了一阵寒意,他想到之前的慕雪云,想要设计慕雪瑟却反被设计。为什么他总觉得现在楚赫的事情另有内情,而且跟慕雪瑟脱不了关系?

他真是完全都不了解自己这个养女。

慕雪瑟一直站在那里,看着楚赫如何在侍卫的包围下奋勇拼杀,她数着他身上的伤痕,一道,两道,三道……

不够,还不够,这点痛苦怎么能抵消她前世的痛。

她笑起来,看着楚赫夺过一个侍卫手中的长剑,拼尽全力突破包围,负伤逃出了三皇子府,而一众侍卫立刻追逐着他而去。

众人都有些不可思议,楚赫的武功并不如何高明,居然也能从众多侍卫的包围中逃了出去,莫非是侍卫有意放水。

他们都看向九方痕,就听见他冷冷下令,“封锁全城,通缉忠义侯!”

众人心中一凛,如今皇上中风,朝廷之上自然是太子说了算了,这大熙以后只怕就是他的天下了,不由得都对九方痕多出了几分敬畏。

九方澜的婚礼最后却是成了一场闹剧,还出现了两桩惊天大案,一是公孙子乔之女居然在镇国公藏身了十七年,二就是忠义侯因为楚家灭门旧事而心怀怨恨意图轼君。

看着九方澜去送一众受惊宾客,九方痕走到慕雪瑟身边缓缓道,“为什么要让他逃走?”

“就这么轻易抓住了多没意思。”慕雪瑟淡淡笑,前世她从忠义侯府逃出来后,每日担惊受怕,东躲西藏,吃了多少苦才到了荻兰围场。“反正他的结局我已经替他准备好了。”

“好吧,由你。”九方痕笑道,“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恨他?”

慕雪瑟不答,反而问道,“那么你呢,如今皇上成了这个样子,你心里可否痛快?”

当初他们订下这一计谋,就是将皇上也算计了进去,只有皇上倒下来,九方痕顺利登基,这所有的一切事情,才能够有一个了结。

“痛快?”九方痕苦笑了一下,“怎么可能会痛快呢。”

毕竟皇上真心疼爱了他十六年,虽然这份疼爱皇上本来是想给九方镜的,却让他白受了,但毕竟是真真切切地父子情。

他听过他背书,手把手教过他写第一个字,他送过他第一柄剑,赠过他第一匹马。他教他礼义廉耻,教他为君之道,他一整个童年都是在他的教导下度过的。

曾几何时,他也曾在心里萌生过把这一切宠爱都当成真实的来接受的想法,可是每当他看见九方镜,他就会醒悟过来,这一切本不是他的。他原本差一点点就会成为九方镜,离开他的生母。

童年的时候,无数个深夜他都在噩梦中醒来,梦见自己的真实身份被他的父皇发现,之后父皇就再也不愿多看他一眼,曾经种种的宠爱都成为了别人的。

而随着年龄渐长,他冷眼看着他的父皇是如何利用九方镜当他的挡箭牌的,他的心就越来越冷静,不再期待那种所谓的父慈子孝的真实。

再到后来,他亲眼看见九方镜的下场,他就忍不住在心里发冷,那原本会是他,那个结局差一点就是他的,他就只剩下了心寒。

他并不认为自己设计给自己的亲生父亲下毒是多么正确的事情,但是他只能这么做,这扭曲的一切,都该有一个了结,而只要皇上还执掌的江山,那么他一辈子都要戴着谢筠之子的面具。

况且,那个位子一直都是他想要的,他想要了太久太久,他从小就被两位血亲耳提面命地一直告诫着他一定要不遗余力地坐上那个位置。

如今咫尺之遥,只差一步。

所以,他不会心软。

慕雪瑟轻轻笑起来,“我们两个都很可悲是不是。”

身边最亲近的人,最终都成为仇人。

“那么,你想好了么,你要向镇国公复仇么?”九方痕问。

慕雪瑟没有回答,只是转身离开了。

皇上中风病倒,太子监国,大熙朝廷从此是九方痕的一言之堂,再无任何可与他争锋,而九方灏在九方澜那场惊变世人的婚礼之后就一直称病不再上朝,每日都躲在自己的王府里一心要做一个闲散王爷。

他很聪明,他最终选择了慕雪瑟,乖乖地听她命令设计了楚赫,否则如今他的下场很有可能是跟楚赫一样被全城通缉。

而张美人在被押回皇宫之后,就被皇后一杯鸠酒赐死了,而她的家人虽然没有被牵连送命,但也都被打回原形。

至于慕雪云,公孙世家当年被满门抄斩,所以大家都在猜她会被斩首示众。镇国公虽然因为私藏罪臣之女而开罪皇上,但是皇上病倒了,太子不再提这事,谁也不敢多言。谁不知道慕雪瑟就要成为太子妃了,这个时候得罪镇国公不就等于得罪太子么。太子登基的日子只怕也不会远了,到时候秋后算账,那不等于找死啊。

慕雪云在刑部大牢里待了很久,她一直在等着自己的死期,她知道如果慕振荣不作为,那么她是绝无能力从这里出去的,也没有人会来救她,但是想一想慕天齐的下场,她就知道慕振荣不会来救她。

但是她等了一个月,都没有等到她的判决,在这潮湿霉烂的牢房里待得她分不清日夜之后的某一天,慕雪瑟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一看见慕雪瑟,眼中就迸发出强烈的恨意,“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你有多凄惨。”慕雪瑟平静地审视着蓬头垢面的慕雪云。

“呵呵,看我如今这样,你如意了!”慕雪云冷笑。

“听说你很老实,不吵不闹,也不争辩。”慕雪瑟笑了笑,“怎么你不去向别人证明你的身份并不是公孙家的遗孤?”

【作者题外话】:三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