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出兵

看到慕雪云的下场,慕雪柔已经有所觉悟了,所以她很平静。

“你所做的事情,我一件都不会原谅你。”慕雪瑟冷冷道。

“我也一样,无论理由是什么,你都害死了我母亲和我哥哥。”慕雪柔无畏地笑,“我会恨你到死。”

慕雪瑟点点头,若是她指望慕雪柔听了慕雪云的话后就能幡然悔悟,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她们之间的恩怨早已不是当初那点点流言那么简单。她今天带慕雪柔来,只是想要澄清一些事,她不喜欢替人背黑锅。

“但是我与你母亲有约定,我不会要你的命。”慕雪瑟又道,“我会为你在江南找一个好人家嫁过去,你最好是不要再打其他的心思,老老实实地过你的日子,否则,我只能对你母亲食言了。”

她向来守诺,既然当初答应了童氏,那么她就会做到。

慕雪柔一脸惊讶地看着慕雪瑟,慕雪瑟微微叹息,“无论你母亲对我如何,她倒是真的非常疼爱你,临死都还在为你着想,你以后好自为之吧。”

慕雪柔默然无语,她不好自为之,又能如何,如今她的哥哥和母亲都因为叛国而死,她又曾被人卖到西北的窑子里去清白尽毁已成全京城笑柄,以后只能隐姓埋名的活着,她如何还能向慕雪瑟报复。

“我问你,当初将我卖去西北的人真的不是你?”慕雪柔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那件事情彻底毁了她。

“不是,做过了我自然会认,”慕雪瑟笑了笑,“反正你也没有能力向我寻仇,我又何必怕你知道。”

“那是谁!”慕雪柔恨恨道,“我不信你不知道!”

“九方镜。”慕雪瑟淡淡道。

“他?”慕雪柔讶异,“为什么会是他?我哪里得罪他了!”

见她一脸不信,慕雪瑟笑了笑,“你刚回到京城自然是不知道,九方镜一直只好男色,而他同忠义侯从小一起长大,关系那样好,我这样说你懂了么?”

慕雪柔楞了片刻,她虽远在千里之外,却也听过九方镜谋逆的事情,关于九方镜的断袖之癖也隐隐听过。她想起来自己那时候去求姜瑶进宫求太后为她和楚赫赐婚的事情,她顿时明了了。

“哈哈哈哈。”她狂笑出声,她竟想不到她的一生居然是毁在那么荒谬的理由上面!

“你该走了。”慕雪瑟面无表情道。

慕雪柔看见驶过来的乌蓬马车,收住笑,她深深地看了慕雪瑟一眼,她知道自己从前怕是有很多事情都误会慕雪瑟了,但是——“大姐姐说得对,我的确是嫉妒你,恨你,这一点只怕是命中注定的!”

慕雪瑟轻笑了声,她对慕雪柔的恨也是命中注定的。如今她到是有几分欣赏起慕雪柔现在的快人快语,不再像从前那般绕着弯子说话,多省心力啊。

她看着慕雪柔上了她安排来接慕雪柔离开京城的马车后,就上了自己的马车回紫竹居。

才进紫竹居就见染墨一脸忧色地在等她,“小姐,不好了,大少爷出事了!”

“他出了什么事?”慕雪瑟一惊。

“太子殿下正在等你呢,小姐进去问殿下吧。”染墨忧愁道。

慕雪瑟急急地走进去,就等九方痕坐在堂屋里等着她,见她的神色间颇为焦急,他叹气道,“你知道了。”

“我大哥出什么事了?”慕雪瑟急问道,无论她跟慕振荣如何,她对慕天华都还是敬重的,在她眼里,慕天华是她绝不可失去的亲人。

“北境玄国突然集结大军突袭边境,一连夺走七城,天华兄带兵抗敌,然而战况惨死。”九方痕顿了一下,又叹了口气,“刚刚收到急报,天华兄在十天前与玄国的一场交战中失踪。”

慕雪瑟腿一软,一下坐在椅子上发怔,慕天华会突然想去边关,除了他那一颗想要建功立业,热血沸腾的心之外,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因为他不想面对她和慕振荣之间的争斗,他怕自己无法抉择,所以才远远避开。

“雪瑟,你别急。”九方痕看见慕雪瑟的脸越来越白,赶紧握着她的手将她搂进怀里,“只是失踪,并没有找到尸体,说不定天华兄他没事呢,只是受伤在哪里暂时回不了军营。”

“有多少将士战死沙场却埋骨荒野,无人收尸的,”慕雪瑟颤声道,“那么多人,那么多尸体,难道你们一具一具都确认过不是他了么?”

九方痕顿时语塞,只能道,“我已发了八百里加急,让他们一定要寻找到天华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慕雪瑟还是白着脸不说话,她曾发誓今生一定要让慕天华平步青云,得到无上荣耀的,却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为什么?为什么她已经这么努力地改变命运了,却还是如此?

慕青宁死了,慕天华也——

难道她命中带煞,注定她身边的人都会没有好结果么?

“雪瑟,你先放宽心,你往好处想,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九方痕叹气,将她搂得更紧,“我总归会帮你找到他的。”

慕雪瑟不说话,只是靠在九方痕怀里默默流泪,这是她至今唯一一次,在九方痕面前暴露出自己脆弱的样子。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无能,什么都做不到。曾经,她那么自信她可以通过自己改变一切,现在她才发现,在命运面前,她只是沧海蜉蝣,人世尘埃,毫无撼动天地的可能。

慕天华出事的消息一传来,太后直接就病倒了,而林老太君原本就一直缠绵病榻,如今更加起不了身。

而慕振荣却是给朝廷上了一份奏折,自请领兵远赴边关抗击玄国,夺回被走夺的七城。

众人都说,镇国公这是要为长子报仇血恨!

九方痕朱笔一挥,准了镇国公的奏请。

慕振荣带着大军离开京城的那天,慕雪瑟站在京城的宣北门的城楼上默默看着他一身绒装,整军出发。他的面容越发的沧桑,鬓边竟已有了白发,显然慕天华失踪的消息对他的打击极打。

【作者题外话】:三更。。。熙国篇终于快写完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