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落网(一)

又或者是他在几个子女连番出事之下,而深受打击。

如今算算,他身边还剩的一个没出事的亲生子女就只有慕雪容了,而慕雪容也远嫁去了抚州,镇国公府的二房竟是越发的安静,若大的内院如今竟是只有他一人居住。所有的人都离他而去了。

慕雪瑟远望着慕振荣萧索的背影远远消失在视线的尽头,他的身后是整齐威武的将士,长长的队伍一直排到宣北门前。

忽然,慕雪瑟感觉到有一丝凉意落在脸上,她抬起头,看见阴霾的天空落下飘絮一般的飞雪,这是天和十七年的初雪。

她伸手接住一片雪花,感受着雪花在手心里化开的冰凉,一件斗蓬披上她的肩头。慕雪瑟转过头,看见九方痕送完出征的大军,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的身边,他看着慕振荣所带领的军队在视线尽头所剩的那一丝尾巴,问,“你想好了么?现在熙国已经是我一个人的天下,若是你想要报仇,对我来说是很轻易的事情。”

慕雪瑟没有回答,她拉上半蓬的风帽,只是道,“有我大哥的消息么?”

九方痕沉默了一下,回答,“没有。”

慕雪瑟微微叹了一口气,转身下了城楼。

自从九方澜的婚礼之后,朝廷就下了命令通缉楚赫,城门每天都查得很严,就是为了确保楚赫不能逃出城。但是整整一个月,一直都没有抓到楚赫。

而这一个月以来,楚赫在京城里东躲西藏,身上的钱很快就用完了,什么苦都吃过,大冬天的睡在街上,为了填饱肚子跟乞丐野狗抢食,整个人弄得狼狈不堪。但是他根本不敢露面,也不敢向任何人求助,因为他不相信任何人。

他刚刚被通缉的时候,曾向自己一个非常看重信任的亲信求助,然而那个亲信安抚好他,转头就想将他出卖给朝廷好向九方痕表忠心。还好被他发现了,他当即就杀了那个亲信逃走了,之后他就自己四处躲藏,不敢再指望任何人。

这天他潜行到宣北门观察情况,想看一看有没有机会出城,他在京城外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产业可以救命,但重要的是他必需先出城才行。

可是城门口的卫兵查得非常紧,就连女眷的马车出入也都不放过,一定要查个清楚才行。

他躲在一个巷子口看了许久,发现实在找不到机会出城,他皱了皱眉头正要转身离开,肩上却被人拍了一下。他猛转过头,就看见他从前府内的一个亲信王林正站在他身后,他正想跑,王林却是一下捂住他的嘴,竖起食指在唇前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道,“侯爷别出声,是我。”

王林放开楚赫的嘴,楚赫的心稍定,冷下脸来,“你怎么找到我的?”

“我是刚刚无意中看见侯爷的,开始还不太确定,就走过来看了看,发现真的是侯爷。”王林一脸惊喜,“侯爷,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这段时间你都躲在哪了,朝廷一直派人在城里四处找你,连城外都派人了,全国都发了通缉令,说是抓到你可以得黄金万两,还能升官。”

“怎么?你也想把我交给朝廷,好升官发财?”楚赫冷笑道,他心下警惕,他这个亲信的武功可是比他高强的多,若是发难,他未必对付得了他。

“我怎么会这样做!”王林脸上露出愤色,“侯爷也太看轻我了,当年若不是侯爷提拔我,我哪里能有今天。侯爷你放心,城门守卫的长官里有我的好兄弟,只要我对他贿赂一番,他一定会帮侯爷出城的。只要侯爷出了城还怕不能卷土地重来么。”

楚赫审视了他几眼,他心里对王林还是有所怀疑,但是他又想,若是王林真想把他交给朝廷,现在直接动手抓他就可以了,反正他的武功也不如他,何必同他虚与委蛇。

“你真的可以帮我出城?”

“不敢说有万全把握,但总要一试才行。”王林上下看了楚赫几眼,“否则侯爷留在京城里是绝无生路的,如今对侯爷的搜查越来越紧了,再不找机会出城,只怕以后更出不去。”

楚赫被王林看得有些难堪,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狼狈,身上之前穿的锦袍因为害怕泄露身份自然是不敢穿了,穿的是粗布衣衫,又因为东躲西藏,老是睡在脏乱的地方而脏得一塌糊涂。想想自己曾经何等注重仪表,如今却在别人面前这番姿态。

这种生活他还要过下去么?自然是不要,他咬了咬牙,决定信王林一次,“好,你什么时候可以让我出城?”

“那要等我兄弟白天当班的时候。”王林道,“今天已经晚了,他明天休沐,我去找他商量商量,若无问题就后天安排侯爷出城。”

“为什么要白天,晚上不是更安全?”楚赫微微眯眼。

“白天人多更好混水摸鱼啊,若是晚上出城太惹眼了。”王林回答道。

楚赫一想也对,就点点头,王林又道,“侯爷那这两天你就住我那吧。”

“不,后天辰时末我同样到这里来找你。”楚赫回答,虽然他选择相信王林,但他还是多留了一个心眼,宁可再露宿两夜也不愿意住进王林家,万一王林有心背叛他,那他就麻烦了。

“好。”王林看出楚赫的顾虑,点头道,“那侯爷保重,我就先走了。”

说罢,他左右看了看就出了巷子,反倒是留下的楚赫有些怔愣,没想到王林一点都没有坚持让他去他家里住的意思,走得如此爽快,他的心又安了一分。

他也左右看了看有没有人注意自己,然后转头走进巷子里,在小巷里七转八拐确认没有被人跟踪之后,才回到自己暂时栖身的破屋。

第三天早上辰时末,楚赫早早就到了上次碰见王林的那个巷子附近,他没有直接过去等人,而是隐藏在附近观察了许久,看有没有人埋伏在那巷子附近。

【作者题外话】: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