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落网(二)

片刻之后,王林出现了,他一个人在那巷子里站了一会儿,看了看日头似乎有些着急,楚赫又扫了扫四周,确认的确没有什么埋伏之后,他才向那条巷子走去。

一见到他,王林就松了口气,“侯爷,我看时辰到了你还没来,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没事,就是起晚了些。”楚赫敷衍道,“你兄弟怎么说?”

“他自然是没有问题了,我们多少年的交情,他的女儿还和我的小子订了娃娃亲,自然是我一说他就答应了。”王林打包票道。

楚赫点了点头,王林又说,“我已经跟他说好了,今儿是十五,去庙里上香的各家女眷多,我备了一套女装,还要委屈侯爷换上装成我的夫人,等会儿坐上装备好的马车出城,到时候我兄弟看见是我的车,就会在检查的时候放水的。”

让楚赫穿女装,他实在是有些别扭,但是大丈夫能屈能伸,现在情况危急,他也顾不得了。就立刻跟着王林找了地方换上了王林准备的女装,然后上了马车,由王林陪着,装成是他妻子的样子出城。

到了城门口时,楚赫的心紧张得提得老高,但是出城非常顺利,王林的兄弟一看是王林的马车,连查都没查就放行了。

马车出城许久,楚赫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对他王林道,“我从前真是没白提拔你,你放心,等我找到机会卷土重来,一定报你大恩。”

“侯爷说笑,侯爷从前对属下的恩情,属下一直都觉得无以为报,如今总于对侯爷有点用处,高兴都来不及,哪里还要什么回报。”王林笑道,“对了侯爷,你接下来要去哪里?”

“先去我在邺城的私产吧。”楚赫叹气道。

“我在不远处有一处别庄,那侯爷就先去我那庄子上把身上的衣服换了吧。”王林说。

“好。”楚赫点点头。

马车一路疾驰,很快就到了一处极为偏僻的小山庄,楚赫下了马车看了看周围,笑道,“你怎么找了这么一个地儿置别庄?太过偏僻了。”

“这里风景好,又安静,没有人打扰才好。”王林笑得有几分奇怪。

楚赫点头笑道,“这倒是,无人打扰,你想做什么都行。”

“是啊。”王林的笑容更深了,“侯爷请吧。”

楚赫也不推让,当先走进了山庄,山庄里的仆人都穿得很齐整,王林进了山庄后就立刻吩咐下人关上了大门,引着楚赫向着一处屋子走。

楚赫走着走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个山庄里的每一个下人都是步仗极轻,显然是身怀武艺,还没等他多想,就到了一处屋子前,王林推开屋门,对楚赫笑道,“侯爷请进吧。”

楚赫只往屋里看了一眼,就脸色大变,他转身要逃,却立刻就被刚才那些下人拦住,他回过头,冷冷看着王林道,“你居然出卖我!”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不是侯爷你出卖六皇子的时候告诉我的么?”王林神色淡淡,“万两黄金和官位比起侯爷你那虚无缥缈的承诺来说,自然是更有诱惑力。”

“好,好,好!”楚赫大笑,又转眼瞪着屋子里的人,“华曦郡主,你既然在京城就发现我了,又何必要把我引到这里来,在京城里直接抓住我不就好了!”

为什么让他心怀希望,却又让他跌入深渊。

“这样才有趣嘛。”慕雪瑟正坐在屋子里,端着一个薄胎瓷茶碗细细地品着杯中的老君眉,她笑,“侯爷不觉得么?”

“哼,”楚赫冷冷道,“我信了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才会落在你手里,我自愿认栽!”

“侯爷说错了。”慕雪瑟笑容渐深,“侯爷不是信错了王林才落在我手里的,是我觉得你这一个月的日子过得太无聊了,所以让王林去见你的。”

“你什么意思?”楚赫心中一凛。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侯爷你躲在哪里,否则你以为凭你那点微末的武功怎么可能在三皇子府重多侍卫的重重包围下逃走,更何况你难道没想过为什么侍卫拦不住你,我们却不动用暗卫吗?”慕雪瑟笑道。

楚赫冷着脸不说话,他自然是有想过的,从他从九方澜的府祗里逃走的时候,他就一直在纳闷这个问题,却没想到是慕雪瑟他们有意放水。

“我就是想让侯爷你好好体会一下像一条落水狗一样东躲西藏的日子,”慕雪瑟讥笑道,“侯爷你知道么,每日都有人把你的事情一件不落地报告给我,你是如何跟一群乞丐抢食被打得爬不起身,却怕暴露身份不敢用武功。你是如何睡在破旧漏风的屋子里连床破棉被都没有,你是如何喝脏污的河水来解渴吃馊掉的食物。真是有趣极了!”

“慕雪瑟,你够狠!”楚赫愤怒地红了双眼,他想不到自己这一个月来的一举一动慕雪瑟都一清二楚,那些事是他一辈子的耻辱。

“可是我渐渐地觉得没有意思了。”慕雪瑟轻笑一声,“所以我就想了一个新的玩法。”

“你想怎样!”楚赫怒道,“要杀要剐随便你!你以为我会求饶么!”

“你当然不会求饶,因为你知道求饶也没有用。”慕雪瑟摇摇头,“但是杀了你,或者凌迟你都不够。”

不够?楚赫心中一寒,他眯起眼道,“慕雪瑟,我一直想知道,为什么你总是要跟我做对?”

“因为我恨你。”慕雪瑟淡淡道。

“为什么恨我?”

“因为你上辈子欠了我的!而这一世,你居然还敢屡屡对我身边的人下手!”慕雪瑟冷冷道,“你利用别人,陷害无辜,背叛自己的主子,你这样的人自然只配被人恨!”

楚赫看着慕雪瑟那双充满寒意的凤眼,他感觉到慕雪瑟对他的恨绝不仅仅是她说出来的这些,她对他的恨深到无法想象,几乎让他觉得压迫,这浓重的恨意让他整个人如坠冰窟,全身都发起寒来,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落在慕雪瑟手里,也许还不如他早早就死了。

【作者题外话】:二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