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落网(三)

“你到底想要如何?”

慕雪瑟又笑起来,“我让侯爷你见一个人。”

“谁?”楚赫心里那股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侯爷见到他一定会很高兴的。”慕雪瑟高声吩咐道,“带他过来。”

过了片刻,有人推了一张轮椅过来,而轮椅上坐着一个脸色苍白的人,那人瞎了一只眼睛,左脸有一道长疤,断了一条腿的人,九方镜。

“镜!”楚赫惊呼道,他一直以为九方镜已经死了,传闻里他落在九方痕的手里,九方痕怕皇上心软留下后患,早早就私下处置了他,却想不到他在慕雪瑟手上。

楚赫看着慕雪瑟冷笑,“郡主你私下留着六殿下就不怕太子起疑心。”

慕雪瑟笑了一下,“你以为我做的事情,他会不知道么?包括把你留在手里,他也是知道的。”

慕雪瑟相信她虽然没有告诉九方痕自己让九方镜活着,但是九方痕一定是知道的,只是他由着她,并不说破。

“那么你让我和六殿下见面是什么意思?”楚赫冷声问。

“这就要问他的意思了。”慕雪瑟看向九方镜。

就见九方镜冷冷地看着楚赫,“楚赫,你果然够狠!”

出卖他毫不犹豫,亏他信任他多年。

“我是不得已的!”楚赫向着九方镜解释道,他心里已经打起了主意,九方镜没死的话,以后还可以利用九方镜,打着他的名号东山再起。

“什么不得已,向父皇告密是不得已?明明不想同我一起逼宫却不阻止是不得已?”九方镜冷冷道,“看着我在禁军重重包围下生死一线,你却无动于衷,都不曾为我求过情是不得已?又或者是你得知我负伤逃走失踪后从未找过我是不得已。”

慕雪瑟看着九方镜那双充满怨毒的双眼淡淡笑着,现在的九方镜就是前世的她,被自己最信任最深爱的人背叛之后,心里只有想要报复的恨意。慕雪瑟知道这种恨有多可怕,有多强烈,恨不得饮对方的血,吃对方的肉,不死不休。

不,也许就连死都不足已平息这样的恨意。

一定要生不如死!就像她曾经所忍受过的一样。

所以那天她找到九方镜的时候,没有让他死,他已经是个废人了,活着才是最大的痛苦,她要让他和楚赫一起痛苦地活着。

“侯爷,你知道么,”慕雪瑟笑道,“我今天才发现六殿下真是极有审讯官的才能,我为他准备了一间牢房,里面都是他设计出来的各种各样的刑具,啧啧,我送到他手里的人,就没有能撑着不说实话的。要论如何让人生不如死,我真是自叹不如啊。”

慕雪瑟想起前世那个阴暗的小房间里,九方镜是如何用尽各种各样的方法折磨她的,如今她要让楚赫也尝一尝。

楚赫的心开始凉了起来,他看了看慕雪瑟,又看了看九方镜,他已经猜到慕雪瑟想要做什么了。

“不——”他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向谁求情更好,向九方镜?这里还是慕雪瑟说了算,向慕雪瑟?她怕只会比九方镜更狠。

“六殿下,我说话算话,送给你的这份礼物你还满意么?”慕雪瑟看着九方镜笑道。

“很满意,郡主果然从不食言。”九方镜上下打量着一身女装的楚赫,笑得有些诡异,“楚赫,我从前竟不知道,原来你穿女装也这样好看。”

楚赫听着九方镜的笑声,只觉得头皮发麻,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他想起九方镜一直以来对他的那些心思,只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冷。再一想从前九方镜折磨他那些掳回来的美少年的那些手段,他的眼中露出惊恐,他向着慕雪瑟叫道,“不,别把我交给他。”

慕雪瑟却是不看他,只是对九方镜道,“他是你的了。”

楚赫猛地转身就想冲出去,他身边那些下人的动作更快,全都一起冲上来,三两下就制服了他,往他嘴里塞了一颗药,药一入腹没多久,他就开始觉得全身无力,只能任人摆布。他看着九方镜双眼里的怨毒和冷笑,只觉得绝望。

九方镜坐在轮椅上看着这个自己曾经深爱过,却背叛自己的男人,心里只剩下了怨恨,再也找不到一丝爱意。就是因为曾经爱得太深,所以如今才恨得如此之深。

他被慕雪瑟找到那天,慕雪瑟站在他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她对他说,她可以将楚赫送到他的手上,但是她会在他身上种下蛊毒,他每天都要受到蛊毒的折磨,她问他愿不愿意以自身的痛苦换取向楚赫报仇的机会。

他毫不犹豫就同意了!

他让自己像一个废物一样地活着,让自己落在慕雪瑟手里受尽蛊毒的折磨,就是为了有这样的一天可以把自己的痛苦和仇都发泄在楚赫身上!

他推着轮椅靠近楚赫,伸出手掐着楚赫的下巴将楚赫的脸拉近自己,他阴冷地笑道,“你不是一直说你总是全心全意为了我,要和我同甘共苦么?那么现在,我痛,你也要陪我一起痛!一直到我们死!哈哈哈哈哈……”

慕雪瑟看着大笑的九方镜,眼中只有漠然,前世种种,终于在今天有一个了结。让这两个人互相折磨,一起生不如死地活着,没有比这个更好的结局了。

她相信以九方镜的手段,楚赫以后的日子一定会过得很精彩。

她离开了那个她特意为九方镜和楚赫准备的山庄,她在山庄设下了重重守卫,还在他们俩人身上都下了毒,他们俩以后的人生,就只会是在这个山庄里痛苦地度过。

她回到京城的时候,雪下得非常大,满城裹素,已近除夕,四处都是鞭炮声。

这一年的除夕,镇国公府过得很冷清,慕雪瑟特意回了镇国公府陪林老太君,林老太君看见她来自然是很欣慰的。她近来身体越发不好,却还是硬撑着陪三房的人吃过了年夜饭。

饭后,慕雪瑟送林老太君回翠松院,进了屋,林老太君拉着她的手道,“雪瑟,青宁的死我也很伤心,但是你就不能原谅你父亲这一次么,毕竟——”

【作者题外话】:三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