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边关(六)

“现在哪里还撤得了!”洪烈咬牙切齿道,“这一仗我一下失了三城,原本南后就看我不顺眼,如今还不趁机夺我兵权治我的罪么!”

“平日里我总劝父亲对南后尊敬点,可是父亲总是不听。”洪天皱眉道。

“让我向那个女人卑躬屈膝我已经无法忍受了,还要听她的女人之见!”洪烈怒道,“一介妇人,凭什么执掌玄国!”

“父亲——”洪天还要再劝,却听一声娇笑自前面传来,他看过去,就见一个红衣女子催马前来,看着他们道,“洪将军还真是看不起女人啊。”

只见那女子发上未戴任何佩饰只简单地挽了个髻,但是左额上却是画了极为妖娆的彼岸花,衬得她一张小脸美艳无双。洪天竟是看呆了,又听那女子接着道,“可惜你再看不起女人,这一次却也是败在了女人手里。”

洪天心中暗叫不好,洪烈果然大怒,“你是谁!”

“华曦郡主,慕雪瑟。”慕雪瑟淡淡笑道。

“是你!”洪烈血红了一双眼睛,“你对关将军和蒋介石将军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他们只为了一个小妾就闹得如此,怪得了谁。”慕雪瑟摇头轻笑,“所以说洪将军,千万可别小看女人,不然要吃亏的。”

“我杀了你!”洪烈自然是知道蒋野脾气性子,也知道关扬那个小妾,慕雪瑟如此说,他如何还能不明白,他大吼一声,扬刀催马就向着慕雪瑟冲过去。

慕雪瑟长笑一声,却是打马转身立刻向着幽城方向逃去,洪烈紧咬不放,死死含追逐着那乱军之中极为显眼的一抹鲜红。

“父亲,别去!”洪天想要阻止却也来不及了,他知道他父亲自来最看不起女人,如今在慕雪瑟手上吃此大亏,威名扬地,如何还肯放过慕雪瑟。更何况此次大败而回,怕是南后立刻就要发落了他们,大势已去。

他看着洪烈跟着那一抹红色一路向着幽城冲去,几次洪烈的刀锋都要刺中慕雪瑟,可是却被慕雪瑟险险避开。盛怒中的洪烈只想着自己这多年基业怕是因为这一仗而毁于一旦了,一心只想杀慕雪瑟报仇,所以没有注意到自己越来越接近幽城。而远处的洪天却是注意到了,洪烈这样一路追着慕雪瑟,熙国的将士居然无人阻拦,去救慕雪瑟,任她身陷危机,而且还隐隐让开通往幽城的路。

眼看到了幽城城门前,洪烈又险险要刺中慕雪瑟,偏偏慕雪瑟又一催马再次躲过,冲进城内,而洪烈一怒顿时也跟着冲了进去。

“父亲!”洪天的吼声却传不进洪烈的耳中,因为幽城的城门在他冲进城的时间就立刻关上了。

洪天的身子晃了晃,他明白洪烈回不来了,怕是此生都不会再回来了,他咬咬牙下令,“撤退!”

终究是含泪转身,带着残兵找准机会突围而去。

而洪烈在冲进幽城的一瞬间就知道中计了,现想出城却已来不及,他的战马一进城就被绊马绳绊倒,将他摔在地上。他爬了起来,发现自己置身于瓮城之城,而周围藏兵洞里已经有埋伏着的士兵冲了出来,要击杀他。

洪烈长笑一声,竟是勇猛无比,在包围中奋勇冲杀,无人能敌,让站在一旁看着的慕雪瑟心惊。

她没想到她在这里设下这么多伏兵,居然都对付不了洪烈,她却也忘记了,幽城的士兵都已经很疲惫了,而洪烈武艺高强,他们又怎么是对手。

眼见洪烈杀掉一个士兵之后,慕雪瑟下令道,“浮生,杀了他!”

浮生立刻持剑扑了上去,几个交手之好,慕雪瑟却是发现洪烈的武艺实在高就连浮生都没办法完全对付得了。

突然洪烈一刀震开浮生,举刀反身向着慕雪瑟扑了过来,慕雪瑟惊得要退,身后却已是城墙,她想要跑向最近的藏兵洞,却已是来不及,洪烈的长刀带着的冷意直逼身后。

却有一人突然冲了过来,一剑击退洪烈,将慕雪瑟护在身后。

“父亲!”慕雪瑟惊道。

就看见慕振荣一身绒装手持长剑不知何时竟来到了瓮城之内。

“哈哈哈哈,镇国公,我还以为你只会躲在女人背后呢!”洪烈大笑,长刀一指慕振荣,“我们今日就一决生死!”

说罢,竟是不管不顾像疯子一样向着慕振荣扑了过来,慕振荣把慕雪瑟扑浮生怀里一推,举剑迎了上去。

“父亲!”慕雪瑟大叫着想要阻止,她转头看着浮生,“浮生快去帮我父亲。”

浮生却是闷哼了一声,慕雪瑟这才看见他的左肩不知何时受了伤,她顿时想到浮生陪着她不眠不休地守着幽城近五天,又一直护在她的身边杀敌,自然是已经很虚弱了。

“你怎么样?”慕雪瑟伸手捂着他的伤口。

“我也捅了他一剑。”浮生有些不服气地说,神情却是极为虚弱,但他还是持剑又冲了上去。

慕雪瑟站在一旁看着慕振荣和洪烈战在一起,她知道慕振荣伤得有多重,才几天时间伤口不可能完全愈合,这一场战下来,不知道会怎样。

“父亲!”慕雪瑟想要阻止,然而她知道这一个极好的机会,若是不趁现在杀了洪烈以后哪里还有机会,但是大部分将士都出城迎敌了,如今留下在城内的都是体力不支,根本帮上不上忙。

眼见洪烈听到她的叫声,忽然冷笑了一下,一刀击退慕振荣,猛地又转身向着她冲过来,慕振荣一惊,正要拦阻,谁知道洪烈只是虚晃一招,忽然返身一刀刺进慕振荣胸口,而慕振荣的剑也同时刺进他的心脏。

“父亲——”慕雪瑟发出凄厉的尖叫,就冲了上去。

洪烈看着慕振荣狞笑了一下,他知道他身陷幽城是绝对不可能活着出去的,所以他故意以自己的命硬要拉着慕振荣陪葬!

“不!父亲!”慕雪瑟冲到慕振荣的身边,见那刀穿胸而过,而慕振荣口中的鲜血不停地涌了出来,她抱住慕振荣的身体,双手都沾满了鲜血,“父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