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百日成婚(二)

慕雪瑟长叹一声,“我知道你为了这个位子是如何费尽心机,我知道这个位子代表着你对皇上的报复,代表着你母后的心愿得了,也代表着你终究摆脱了那些隐瞒身世的阴影。为了这个皇位已经牺牲了太多人了,也不知道染上了多少鲜血。只有你坐上这个位子才是实至名归,你会是一个开创盛世的好皇帝。”

她笑,“所以,我要的,只是你的放手而已。”

她绝不想变成独孤皇后那个样子,那样深深的怨恨却又无法向人倾诉,只能埋藏成为心里的一颗毒瘤,每日都隐隐作痛。可是人前却还要装出一副端庄大度的国母之姿,那样太痛,那样太累,她绝对不要。

九方痕的面孔一瞬间变得狰狞,他的眼中有着深深的矛盾和怒意,他狠狠地盯着慕雪瑟的眼睛,那疯狂的神情让慕雪瑟有些心惊,她听见他一字一句道,“皇位,我不会放弃——”

皇位是他的执念,他已经执著太久,付出太多,如何可能放弃,但是——

“我也绝对不会对你放手!”他的声音冷冷,“百日之内,你必须嫁给我!”

“九方痕!”慕雪瑟瞪着他,“你为何要这样逼我!”

“是你先逼我的!”九方痕又逼近一步,慕雪瑟忍不住后退,她冷声道,“我好言相劝,你却不听,难道你以为我就没有别的办法毁了这桩婚事么!”

“你不会的,你也不能。”九方痕笑起来。

“你什么意思?”慕雪瑟盯着他脸上那古怪的笑容看。

“因为,”九方痕的声音变得很轻,“九方宸还在我府里。”

“你——”慕雪瑟怒极反笑,“你这是在威胁我?”

“他是谢殊的儿子,”九方痕笑道,“我知道你为了他什么都肯做。”

“好,你很好!”慕雪瑟大笑。

“雪瑟,你扪心自问,难道你心半点也没有我么?”九方痕将她狠狠拉近怀里,深深地看着她道。

他的眼里有怒意,有冷意,还有伤心,慕雪瑟被他眼中那伤心触动,心也跟着痛起来。她想起在荻兰围场里,他为她挡下的那一刀,他昏迷的时候还紧紧的抓着他的手,她的眼泪流了出来,张了张口,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九方痕低下头,吻去她的眼泪,又吻上她的唇,“不要哭,我发誓,无论怎样,我都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只要你不离开我。”

他的唇带着极致的温柔,缠绵在她的唇齿间,慕雪瑟恍惚间想,什么时间当初南越那个又笨又傻却好看的出奇的少年竟长得这样高了,手臂也是如此有力,钳制着她动弹不得。

她在九方痕的吻中意乱情迷,九方痕却是突然放开她,转身离去,只留下一句话,“三天后我让人送嫁衣过来,百日之内我们成婚。”

最后一字的尾音落下,他人已走远,独留慕雪瑟一人怔怔地站在亭中。她的身子晃了晃,扶着一旁的栏杆喘了口气,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九方痕会拿九方宸来威胁她,那是谢殊的儿子,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有事,她该怎么办才好。

太子和华曦郡主要在镇国公丧期百日内成婚的消息很快就传遍全京城,有说不好的,也有人觉得太子和华曦郡主年龄都不小了,若是真为了镇国公再等上三年的确不好,还不如就趁现在百日之内把事情办了。

而日子就定在了五月初八,这一个多月来礼部的官员和镇国公府都开始为了这场婚事忙碌,毕竟太子今日不同于往昔,皇上病重,太子监国就是隐形的皇帝,他的婚事怎么能马虎。

皇宫里,兴庆宫自从皇上中风之后,都一直由侍卫重重把守着,兴庆宫里全来的太监宫女都已被打发走了。

这些侍卫都是九方痕特意挑上来的,口风极严,绝不会走漏半点消息。而他们守在兴庆宫外,对于宫内常常传出的痛呼声都是耳若不闻,只是面无表情地执行着保护兴庆宫的任务。

兴庆宫里,子瑶和素月站在皇上的龙床边,素月看着脸色苍白的皇上,问子瑶道,“母蛊还没引出来么?”

“快了,再让他服两天汤药,就能把子母蚀心蛊的母虫引出来了。”子瑶回答道。

龙床上的皇上恨恨地瞪着子瑶和素月,张开嘴却是只能发嘎嘎的声音。

“你不用这样看过,一切都是因为你自己作下的孽。”素月淡淡道,“若是你不给南风玉下蛊,又何必受今日的引蛊之痛。”

要将母蛊从体内引出,又不惊动子蛊是极难的,而皇上自然是为此受了许多苦。

当初他中风的时候很多事情发生的太快,他来不及想明白,可是等他想明白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他已经无动动弹,口不能言,有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而等他身边的人都被九方痕一一除去的时候,他才发觉这个自己一直疼爱的儿子的不对劲。等到有一天素月告诉他,自己是公孙世家的遗孤,公孙青的时候,他才惊觉自己陷入了阴谋之中,可是他却没有办法。

他自己玩弄了别人那么多年,翻云覆雨,当年设计将楚家灭门,又将公孙氏一族倾覆,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也被人玩弄了这么多年,而这个人就是他一直当成珍宝一样疼爱的太子。

他一直以为九方痕才是谢筠的儿子,等有一天皇后亲自来到他的皇宫里,告诉他真相的时候,他还不肯相信,直到皇后和九方痕当着他的面滴血验亲之后,他才信了。

他当时的惊愕正是无法言喻,自己居然被人耍了这么多年,把自己除了公孙家和楚家,最讨厌的元家的女人生的儿子送上了皇位,他这么多年步步为营却都为他人做了嫁衣。

他当时就气得一口气没上来,整个人就昏死过去,等他醒来就见九方痕坐在他身边,见他看过来,只是道,“你不用问了,九方镜才是谢筠的儿子,而你亲手害了他。”

皇上顿时泪流满面,这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结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