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百日成婚(五)

慕雪瑟待事待人有时候冷静得过分可怕,虽然偶有感情用事的时候,但是她总是会选择最有利的那条路。

施梦悠冷笑一声,她知道九方痕在讽刺什么,讽刺事到如今,她心里却还惦记着他,“你就笑吧,我是心系于你,所以我得不到你,她也别想得到!”

就在这时,围住花轿的白莲教众人忽然对着花轿抛出十数根带着铁爪的锁链,只见铁爪紧紧扣在花轿上,然后拉着锁链的众人全力一拉,整个花轿竟是四分五裂地生生被拉碎,而轿中的一个大红身影随着轿子被拉破,倒在地止滚了一滚避开趁着轿子破裂攻来的白莲教众,又立刻站了起来。

在看见那站起来的大红身影时,九方痕心下一安,刚才他见慕雪瑟这么安静,还以为轿中没人,慕雪瑟逃婚了。

就见慕雪瑟的盖头已经掉了,她伸手摘掉沉重的凤冠随手一抛,手中寒光一闪,鱼肠剑握在她的右手里,冷锋如电直接划开面前一个白莲教众的咽喉,手法干净利落,毫不留情。

“小姐。”染墨想要冲过来护在慕雪瑟身边,奈何她武功平平自顾不暇。

慕雪瑟手中鱼肠剑毫不留情地扎进面前一名白莲教的心脏,又立刻旋身回转,弯腰避开身后一人的攻击,鱼肠剑一下刺进那人的腹部,拔剑带起的鲜血溅在她的脸上。

她一脚踹开那人,站直身子,冷冷地看着周围围着她的白莲教人。白莲教的人原先虽听说慕雪瑟此人诡计多端,但也就以为不过是个闺阁中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弱质女流罢了,所以才一个接一个不要命地扑上来想要取她性命。却想不到慕雪瑟身手虽然平平,出手却是精准狠辣,狠绝无比。看她那一身红衣似血,发丝披散,白面上还带着点点血迹,那双凤眼中的冰冷杀意,竟是让人莫名胆寒,仿佛看见地狱罗刹。

远处施梦悠看见慕雪瑟现身,眼中恨意更甚,她冲着那些围着慕雪瑟不敢上前的手下高喊,“还楞着干什么,就是这个女人害得我们要四处逃亡,谁杀了她,谁就有资格成为本教新任护法!”

慕雪瑟听见施梦悠的声音,抬眼向着她看过来,虽然隔得很远,施梦悠却觉得自己从那双古潭般的凤眼中看见了笑意。

然而只是一瞬间,慕雪瑟很快便转过眼,因为她身边的那些白莲教人在施梦悠的鼓动下已经又不要命的冲了上来。

看着远处那手持鱼肠剑,手起剑落,杀人无情的慕雪瑟,施梦悠对着九方痕笑,“你的太子妃如此狠辣,你以后若是每日睡在她枕边不觉得心寒么?还是我帮你解了这一苦恼吧!”

“不劳你挂心,她若不狠,就不是她了。”九方痕笑道,“无论她是什么样的,我都喜欢,只要她睡在我身边,哪怕枕的是尸山血海,我也甘之如饴。”

“你——”施梦悠气得涨红了脸,短刀如白练直向九方痕劈去,“你就等着抱着她的尸体共眠吧!”

九方痕目光一凛,就见又有更多的白莲教众人向着慕雪瑟那里涌出,京城居然埋伏了如此之众的白莲教人,而他事先却毫无察觉,到底是谁帮了他们?

忽然就听见骨笛声变得凄厉,一阵催着一阵,那片攻击着侍卫的黑雾猛然转身,闪电一般向着慕雪瑟冲了过去。

慕雪瑟正被三个白莲教人缠着,闪避不及,而其他人却也无法腾出手来救,就见那片黑雾直直撞在慕雪瑟的背上。

慕雪瑟挥剑斩杀面前三人,猛地喷出一口黑血,身子晃了晃,她立刻喂自己吃了几粒随身带着的解毒丹,却见那黑雾一击得手后又要来袭。

“雪瑟!”九方痕大叫,竟是不顾施梦悠劈向自己的刀势就要向着慕雪瑟冲去,他的后背立刻中了一刀。施梦悠哪能让他得惩,一使眼色,立刻就有白莲教人拦住九方痕。

眼见慕雪瑟危急,浮生和江枫几人欲要来救,却已不及,九方痕目眦欲裂,眼中几要滴出血来。

就在这时,一声轻缓悠扬的骨笛声响起,那片黑雾在慕雪瑟面前生生刹住,在半空徘徊旋转,竟像是有些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子瑶!”九方痕大喜,明白定是素月和子瑶知道他们出事,前来帮忙。

白莲教方的骨笛声越加凄厉,想要盖过子瑶的骨笛,然而子瑶的骨笛声却是不急不缓,虽然不强,却也是后继绵绵,不容忽视。

慕雪瑟又喷出一口鲜血,向着九方痕的方向惨笑了一下,九方痕忽然听见身后的施梦悠高声下令,“放箭!”

四周的楼顶上突然出现了许多弓箭手,在施梦悠一声令下之后,乱箭齐发,全向着慕雪瑟而来。还好浮生和江枫几人武功极高,硬生生用剑挡下这波箭雨,然而第二波又急急而来。

九方痕再也顾不得什么,拼命杀掉拦路的白莲教人就要向着慕雪瑟冲过去。

就见箭雨之中的慕雪瑟虽然中毒,却仍是勉力支撑,挥舞着鱼肠剑抗敌。

忽然,路边一家酒楼的楼顶出现了一人,那人一身黑衣手持弓箭,与其他白莲教人没有什么两样,可是九方痕却是突然起了一阵不祥的预感。

就见那人张弓搭箭向着慕雪瑟瞄准了很久,突然找到破绽猛地放弦,那只箭矢带着不同于其它箭矢的劲力向着慕雪瑟激射而去。

“雪瑟!”九方痕惊呼。

慕雪瑟猛回过头来,就在这一瞬间,那支箭直直射中她的心口,她整个人怔了一下,然后仰面倒了下去。

九方痕一身是伤地冲过来,将慕雪瑟抱在怀里,慕雪瑟看着他那一身红衣,黑发玉面,仿若前世荻兰围场的枫林里最后的忘记,他也是这样焦急地抱着她,她苦笑了一下,鲜血流出嘴角,“我终究是没有躲过这一箭……”

她气息渐弱,歪头靠在九方痕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作者题外话】:女主没死,死了就没戏唱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