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南后(二)

只见南后身穿翟衣,头戴凤冠,气度迫人,可那一张脸却是奇丑无比,大块的黑色胎记占了半张脸,着实吓人。慕雪瑟虽然心中吃惊,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南后盯着慕雪瑟看了许久,起初,她看见慕雪瑟这样绝色无双,竟是心中生出恼怒来,她自幼虽然是玄国第一世家南家的嫡女,却因为她的容貌太丑而倍受嘲笑。后来虽然她执掌玄国权柄之后再无人敢议论她的相貌,但是到底心中留下了阴影,所以对美貌的女子都有几分羡慕和憎恨。

可是她又见慕雪瑟第一次看见她的真容,居然无动于衷,以后初见她的人,虽然早听说她相貌丑陋,但真正见到了,都会有几分吃惊,如慕雪瑟这样镇定的,倒是第一个。如此,南后看着慕雪瑟的眼中倒是露出几分兴味来。

却不知道慕雪瑟自己原本就毁过容,如今虽然为了不引人注意而恢复貌,但内心对于外貌这种东西已经看得很淡,也知道自己如何神态会伤及貌丑之人的心,自然是面上不会再露出半分来。

“你叫什么名字?”南后笑问道。

“民女公孙雪。”慕雪瑟恭恭敬敬地回答。

“本宫与皇上下令召天下名医进宫为太子治病,前来应征的都是男子,你是唯一一个女子。”南后的声音陡然变得严厉,“你可知若是贪图赏赐,医术不精却来滥竽充数会有什么下场?”

“女子又如何?谁说女子不可以成为名医?谁说女子的医术就不如男子?”慕雪瑟轻轻扬起了嘴角,“皇后娘娘以女子之身一力支撑朝纲,运筹帷幄,策令天下,又有几个男子可以与皇后娘娘相提并论?”

南后怔了怔,忽然大笑出声,“说得好,谁说女子不如男。”她又收住笑,“但若是你果真医术不精,本宫可不会因为你说了两句漂亮话而饶过你。”

“这是自然。”慕雪瑟笑答道。

“来人,带公孙姑娘去东阳宫给太子诊治。”南后下令道。

立刻就有人上前来领着慕雪瑟和浮生前往太子莫熠所居的东阳宫,谁知才走两步,南后又忽然道,“慢着!”

慕雪瑟心中一凛,莫非南后看出什么了?

却听南后问慕雪瑟道,“这是你的药童?”

慕雪瑟一下反应过来是指浮生,立刻点点头道,“是。”

“让他抬起头来。”南后缓缓道。

慕雪瑟看了浮生一眼,浮生木着脸把头抬了起来,慕雪瑟就看见南后眼中露出几许惊艳来,不禁微微皱眉,南后**之名,她也是早有听闻的。

“真是有一副好皮囊。”南后点点头,一直盯着浮生看,看得浮生有几分不快,若非慕雪瑟早有交待,只怕就要动手了。

这时却从殿外传来脚步声,南后听见这脚步声,忽然就不再看着浮生,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对着慕雪瑟挥挥手,“你们且去吧。”

慕雪瑟依言带着浮生跟着领路的内侍一起倒退出了大殿,刚退出殿门,慕雪瑟转过身,就对上那阵脚步声的主人,她微微一怔。

只见来人一身银色锦袍,一头黑发束在玉冠里,面容俊秀风流,一双凤眼,左眼角有一颗泪痣。

于涯,又或者该叫莫涯。

莫涯见到慕雪瑟先是一怔,接着眼中迸发出狂喜之色,但又立刻收住像是怕被人发现了一般,只是和慕雪瑟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他就走过慕雪瑟的身边,不动声色地进了大殿。

慕雪瑟收往心神,垂下头跟着内侍一路走着,她想着自己收集到的消息,莫涯在熙国暴露身份之后,逃回了玄国,但却没有因为立下的大功而受到重用,相反只是一个闲散王爷罢了。甚至玄国都无人知晓玄国可以趁走熙国九江王叛乱而夺得熙国的燕云十六州,是因为莫涯的功劳。

慕雪瑟心往下沉,只怕莫涯在玄国也过得很艰难,而这原因自然是出在他的父亲玄国隐太子身上。

南后未嫁之时,是玄国第一世家南家前任家主的嫡女,自小倍受宠爱,据说当年南后恋慕隐太子,而南家前任家主曾向隐太子透露出结亲的意思。可隐太子却嫌南后貌丑最后上门提亲的却是南后的庶姐,这事在当时成为一进笑谈。后来南后就嫁给了当令玄帝,并举南家之势扶当时只是晋王还天生痴傻的玄帝登基,并矫诏赐死了隐太子满门,只留下莫涯一人。

爱得越深,恨得越深,这是慕雪瑟自己深有体会的事情。

只是南后下手太过恨辣,可怜无辜。

而之后因为南家势大,玄帝痴傻,南后就将玄国朝政全都握在自己手里,玄国皇室宗亲都是敢怒而不敢言,唯有一人敢与南后相抗,那就是玄帝王叔,老王爷裕王。世人都说,若非裕王昔年战功赫赫,高功卓著,压着南家之势,只怕这玄国江山早改姓了南。

不过南后虽然手段铁血狠辣,但也不是只会享乐暴虐之辈,她的几条与民休养生息的政令,和鼓励商业的国策,都令玄国日渐繁荣,更是派了莫涯潜入熙国,计夺了熙国的燕云十六州,如此手段,怕是玄国几任帝王都没有的。

慕雪瑟正思索间,东阳宫就到了,按说太子莫熠年已十八,早该出宫开府,但是南后为了控制太子,仍令他住在宫中,可见她对太子的提防之心。

进了东阳宫,才走进太子莫熠的寝殿,就听见隐隐的抽泣声传来,只听见一个虚弱却极为悦耳的声音在劝,“好姐姐,别哭了,我又不是马上就死了。”

又听一女道,“可是我见你这样,就——”

却是哽咽地说不下去了。

这个声音是——

慕雪瑟心中一沉,她跟着内侍踏入殿内下拜在地,就听内侍禀报道,“殿下,新的大夫来了。”

“咦,怎么是个女的?”一个陌生的女音道。

却听那个熟悉的声音说,“女的也有医术高明的,你不知道么,熙国有位华曦郡主医术无双,曾因救了熙国南越的一场瘟疫而受封县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