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莫熠(一)

“怕是沽名钓誉吧。”陌生女子嗤笑道。

“哪里,我是亲眼见过她的,她那样的人才绝非沽名钓誉之辈,只可惜薄颜薄命,竟是——”说到这里,再说不下去了。

“罢了,罢了,良医也好,庸医也罢,让她快快诊了脉就出去吧,我不耐烦生人在我眼前。”先头那虚弱悦耳的男声道,听着定然就是莫熠了。

“你又是这样。”那声音熟悉的女子走上前来,竟是毫不避忌地来拉慕雪瑟的手,将她拉起来,“你快过来看看——”

等她看清慕雪瑟的脸,剩下下的半句话竟是卡在咽喉,她猛地松开慕雪瑟的手,倒退了几步,手中原本拿着的一个药碗也落在地上,碎瓷之音轻脆入耳。

众人都是吃了一惊,莫熠床边的一个陌生女子道,“朝阳,你怎么了?”

慕雪瑟抬起眼看向朝阳公主,就见朝阳公主盯着慕雪瑟的脸满眼惊慌,慕雪瑟微微蹙眉,虽然说她身份特殊,又这样死而复生出现在朝阳公主面前,朝阳公主难免吃惊,但是也不至于吓成这样吧?

慕雪瑟盯着朝阳公主的双眼,有些担心她会把自己的身份说出来,朝阳公主却是避开她的视线,对着莫熠说了句,“你且先休息,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府了。”

说罢,竟是不敢再看慕雪瑟一眼,匆匆离去。

“怎么回事竟跟见鬼了似的?”那陌生女子打量了慕雪瑟几眼,忽然笑道,“莫不是见这女医生得太美嫉妒了?”

“你别胡说。”莫熠斥道。

“哼,都说她自从死了驸马后脾气就日渐怪了。”陌生女子冷笑道,“还收了个来历不明的书生做男宠!”

“南遥!”莫熠的声音变得严厉。

见莫熠真的发怒了,南遥才住口,慕雪瑟却是知道了这陌生女子的身份,南遥,南后之兄之女,太子正妃。

而刚刚南遥所说的朝阳公主之事,慕雪瑟也有所闻,朝阳公主在熙国和亲不成回国之后,南后就给她赐了一门婚事,谁知道才不过两年那个驸马就病死了,朝阳公主从此寡居。可是却是在半年前渐渐传出,朝阳公主不知何时收了个书生做男宠,一直养在公主府里。

此事虽然被外间传得极为不堪,都说朝阳公主是南后教出来的,才和南后一样**。但南后对此事却是未置一词,对于朝阳公主南后素来是比较宽容的,也许是因为朝阳公主的生母原是南后的丫环的原故。

只是慕雪瑟觉得有些奇怪,她想起朝阳公主从前那么喜欢慕天华,她便以为朝阳公主应该更爱英武的男子一些,怎么会收了个文弱书生做男宠?而且看朝阳公主的性子,也不像是那等**之人。

“你叫什么名字?”南遥突然问慕雪瑟道。

“回太子妃,民女公孙雪。”慕雪瑟缓缓回答。

“你把朝阳公主吓得落荒而逃,你却面不改色,倒是够镇定的。”南遥微微眯眼,“莫非你与朝阳公主有什么过节?”

慕雪瑟心中微惊,面上却是镇定道,“公主如日月朝晖,岂是我等小民可以接触得到的,况且公主一向宽仁和善,若是真有什么,那也是小民不小心冒犯了公主吧。”

“你倒是会说话。”南遥冷笑了声,显然是对朝阳公主很不以为然,她又道,“既然来了,就快给太子诊病,还杵在那里做什么?”

“是。”慕雪瑟缓步上前走到莫熠的床边,就见莫熠生得极为俊秀,眉眼间的风流,与莫涯倒有那么几分相似,只是整个人太过瘦削,脸色也是纸一般的苍白。

慕雪瑟带上一副早以备好的手套,对莫熠道,“殿下,冒犯了。”

“你且随意。”莫熠对慕雪瑟的医术似乎不抱任何希望。

慕雪瑟就伸手轻拨莫熠的双瞳看了看,又看了他的舌苔,最后才替他把脉,她才刚搭上莫熠的手腕,心中就是一沉,莫熠这病只怕是难好了。她抬起看了莫熠一眼,就见莫熠也正看着她,慕雪瑟垂下眼,收回手退离了床边。

“如何?”南遥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民女怕是要先去向皇后娘娘回话。”慕雪瑟道,听见她这话,莫熠看了她一眼,眼中露出一抹讥讽。

南遥冷哼了一声,到底畏惧南后却也不敢再多言。

慕雪瑟又由着内侍一路领着回到了面见南后的大殿,却见南后斜倚在金椅上闭眼养神,而她身旁站着莫涯,正给她揉着肩,那看手法竟是十分娴熟,显然是做惯了。

慕雪瑟和莫涯对视一眼,又立刻错开彼此的眼神,不让任何人看出端倪。南后却是闭着眼缓缓问,“太子的身子如何了?”

“太子本身娘胎里带出的弱症,若是好好调养本也无碍,但是——”慕雪瑟顿了一下,抬眼看向南后,“太子幼年之时就遭人下了某种慢性毒药,毒性侵体已有八年之久,脏腑受损极重。”

南后猛睁开眼,看着慕雪瑟,冷笑道,“你倒是够胆量。”

以后来给太子看病的大夫,就算看出太子中毒,也没有一个人敢说出来的,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下毒之人只怕就是南后,可是慕雪瑟却是当着南后的面说了出来,不知道该说她无畏,还是该说她不知死活。

慕雪瑟却是笑,“民女是医者,自然该说实话,南后若要听虚言,民女这里怕是没有。”

“那本宫问你,太子的病可不以治好!”南后冷冷道。

“只怕只能拖得一时。”慕雪瑟淡淡道。

“你若是治不好,就不怕本宫杀了你!”南后厉声道。

慕雪瑟轻笑一声,“治不好就是治不好,皇后杀了民女也没办法。”

“能拖多久?”南后终究是收了气势。

“两年。”慕雪瑟缓缓道。

“两年?”南后皱眉,以往的大夫都说拖不了一年,慕雪瑟却能拖上两年。她顿时对慕雪瑟高看了几眼,她沉吟了一会儿,“没办法再久一点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