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私牢

她略一想还是决定不要放过机会,上前去,就要进那私牢,却有一人突然斜刺里冲过她,抱起她迅速将她带到一处角落。

慕雪瑟心中一惊,正要拔出鱼肠剑就被那人制住,那人扣着她要拔剑的手,对她低声道,“是我。”

慕雪瑟看着夜色中对方模糊的轮廓诧异道,“靖王,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慕雪瑟对自己的称呼,莫涯轻笑了一声,“何必那么生分,怎么不直呼本王的名字?”

“你我在这大玄皇宫中都是如履薄冰,直称名讳顺口了,万一哪里人前失言对你我都是一个麻烦。”慕雪瑟轻轻推开他,“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会在这里?”

“自然是跟着你来的。”莫涯笑道,“自你进宫,我就在注意你的动静,你若是没有目的怎么可能冒着身份被拆穿的危险进这宫里来。”

“我的目的与你无由,你又何必阻止我!”慕雪瑟听见不远处南后私牢前守卫骂骂咧咧回来的声音貌似在说刚刚那道黑影是只夜禽,显然她是错过这一次机会了,可一不可二,再做一次同样的事就会引人起疑了。想到这里,慕雪瑟的面上有了几分冷意。

夜色中莫涯看不清慕雪瑟的表情,但他听出了慕雪瑟语气中的怒意,他叹气道,“你以为南后私牢那么好进么?这私牢外看似只有两个守卫,但私牢里却是机关重重,若无人领路擅自闯进去,只会丧命。”

慕雪瑟眉头微皱,没有说话,她还在想怎么这私牢外的守卫如此薄弱,而且轻易就能把守卫引开,原来内里另有乾坤,莫涯倒是救了她一命。

“你为什么要进私牢,你到这皇宫里来到底是要找什么?”莫涯的语气有几分严肃。

“我来找我大哥。”慕雪瑟坦言道,她丝毫不担心莫涯会把自己出卖给南后,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知道莫涯的性格阴晴不定,又喜走旁门左道,从前更是常常给她使绊子。但是她对他不知道何时就是莫名生出了一种信任,所以来这玄国,即使知道自己会遇见莫涯,她也从不担心莫涯会揭穿自己的身份,相反对于性情温和的朝阳公主,她更担心一些。

“慕天华?我是听说过他在与我国交战时失踪的消息,你怀疑他在皇后私牢里?”莫涯问。

“是。”

莫涯摇摇头,“他不在里面,我不久前才陪皇后进去过。”

至于南后为什么带他进私牢,莫涯并没说,但是慕雪瑟能从他的语气里感觉到那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你确定?”慕雪瑟的心凉了半截,连南后私牢里都找不到慕天华,那慕天华到底会在哪里?

莫涯想了想,问道,“你确定他在玄国么?我并未听说有人俘虏了熙国大将的消息。”

“有人告诉我在玄国帝都看到了他,”慕雪瑟沉默片刻,忽然犹疑道,“也许他并不是俘虏!”

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来越有一种感觉慕天华一定是在玄国帝都,她忽然想起朝阳公主的见到她时那惊慌失措的反应。又想到关于朝阳公主在公主府内养了一个男宠的传闻,只是那个男宠是个书生,与慕天华相去甚远,慕雪瑟才没有往上面想。

“你能帮我一个忙么?”慕雪瑟目前不方便出宫,南后对她这个突然来到帝都外乡医女并不十分放心,若她要出宫一定是有人监视。

“你说。”

“帮我查一查朝阳公主府里那个男宠。”慕雪瑟沉声道,若她所想属实,那么就能解释为什么朝阳公主看到她会那么激动了。

莫涯微怔,但再想起朝阳公主在熙国时对慕天华的喜爱,他顿时也起了疑心,他也早听说了朝阳公主十分喜爱那个男宠,每日都将人拘在府里,轻易不让外人见。

“好。”莫涯点了点头。

两人一时无话,沉默许久后,莫涯轻声问,“你和九方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人人都说你死了?”

当初慕雪瑟遇刺身亡的消息传来之时,莫涯心里的震惊和痛苦绝对不是他现在表现出来的云淡风轻。若是可以,那时他几乎想要冲回熙国去质问九方痕是怎么回事。而如今看见慕雪瑟完好无损地站在面前,纵然内心激荡,他却是无法表达出来。

“金蝉脱壳之法罢了。”慕雪瑟淡淡回答,想到九方痕又在心里默默叹气,她用那么绝决的方式逃走,若是被他知道真相不知道会怎么对付她。可她当时是被他逼得没有办法,只道是唯有一死才可解脱。她知道她若假死,九方痕一定会善待所有她珍视的人。

只是她却没想到九方痕会因为她的死让出帝位,反让九方灏登基,立九方宸为太子。她知道他这么做有一部分原因是要之后扶持九方宸为帝,也不知道这对九方宸来说是幸还是不幸。

九方宸是谢殊之子,她前世欠谢殊一份情,今世欠谢殊一份义,自然是希望把最好的都给这个孩子,可是天下江山,皇权帝尊却未必是最好的。

“你不愿意嫁给他?”莫涯的语气里有一丝希冀,虽然那时知道九方痕将娶慕雪瑟时,他心里本也认为也许那对于慕雪瑟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好归宿,皇权皇位,从此凤凰展翼,一飞冲天,那样高不可攀。可是心里总是有那么一块阴暗的地方,在隐隐痛着。

慕雪瑟没有回答,那时她的确是不愿意的,可是在知道九方痕之后为了她放弃了那么多之后——

莫涯没有再问,只是笑,“我就说你这个狡猾的丫头,怎么会那么容易就死,只是你逃婚的动静未免也太大了。你如今这一蹉跎,可都成老姑娘了。”

“你不是曾说过巴不得看见我嫁不出去,当一辈子老姑娘,你才高兴么。”慕雪瑟也笑。

莫涯低声笑了笑,没有回答。

那一夜别后,本以为从此千山万水,再难相见,原想着若有一天真的再见面,不知会有多少话要说,但是当真正见到了却又发现纵有千言万语,也只不过是“你是否安好”罢了。

【作者题外话】:昨天说错了,不是晋怀帝,是晋惠帝,唉,手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