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慕容华

又沉默了许久之后,莫涯叹气道,“太子的身体如何?”

慕雪瑟摇摇头,“不好,我对皇后所说的都是实话。”

若是莫熠可以放开心结好好调理一番,也许还能撑个更长的时间,然而要让莫熠放下心结哪有那么容易,有些心结,特别是仇恨那是最难放下的,这一点,慕雪瑟自己最有体会。

莫涯冷笑了一下,“皇后如今才来担心太子的身体,当初下手就不该这么狠,不过她从来就是个心狠的。”

“太子会生带弱症,又何尝不是皇后的错。”莫涯又道,“当年贤妃隐瞒自己有孕之事被皇后发现,皇后就在贤妃打死了贤妃宫中所有宫人,贤妃受惊发疯,之后生下太子,太子才会天生体弱。当初若非裕王爷全力保全,只怕太子也生不下来。”

慕雪瑟看着莫涯在夜色里有些冷硬的轮廓,据说当年南后还是晋王妃的时候,借着先帝病重,封锁宫禁,矫诏赐死了隐太子满门,却独独留下莫涯一人。而南后那个庶姐,也就是莫涯的生母,是在莫涯面前被活活用蒸笼蒸死的。慕雪瑟重生之后,一直自觉得心肠够狠,但比起南后真是不足万一。

而南后将莫涯留了下来,空给他靖王的名头,却将他当成戏弄利用的工具,让他潜伏熙国多年,如今莫涯立下大功回国,却是毫无得益,反而还仍旧是一个闲散王爷。南后又时常召他进宫在跟前伺候,他都是一向逆来顺受,极为听话。以至于许多人都在背后骂莫涯自甘堕落,自愿做南后的玩物,是个忘却父母之仇的无耻之人。

但是慕雪瑟知道,莫涯此人看似放肆任性,不遁常道,却最是睚眦必报。

“你想报仇么?”

“自然想,做梦都想。”莫涯声音带着笑意,笑中却饱含着杀机。

“我们做个交易如何?”夜风里慕雪瑟的声音带着一股奇怪的诱惑力。

莫涯的声音里却是带了一丝苦涩,“你想跟我做什么交易?”

“你帮我找到我大哥,然后帮我们平安离开玄国,我帮你报仇。”慕雪瑟淡淡道。

“你这么确定我有能力帮你找到他,再帮你平安离开玄国?”莫涯问。

“既然皇后对你态度如此,自然是不可能帮你从熙国的诏狱里逃出来再助你回到玄国了。”慕雪瑟笑了一下,“那么当初你能从诏狱出来,就说明你身边另有助力,不过这也是不奇怪,以你之心性,怎么会不给自己留一手呢。”

“你还是一样精明啊。”莫涯微微叹道。

“这个交易,你做还是不做?”慕雪瑟又问。

“好。”莫涯笑,然后向着慕雪瑟伸手右腕,“那么第一件,先帮我解了身上的毒。”

慕雪瑟伸手搭上莫涯的腕脉,果然他体内有必须定时服用解药的毒。她不是很意外,莫涯身手极高,南后敢放心地把他放在身边伺候,自然是有控制他的办法。

“一个月。”慕雪瑟收回手道。

“好。”莫涯也收回手,“我明天就去朝阳公主府。”

他又抬头看了看夜空中的繁星,道,“夜寒风凉,你回去吧,别被人发现了。”

说罢,他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忽然回过头来,沉默了一下道,“虽然没想过会有今日之会,不过,能再见到你,真好。”

他的笑容看浅,在夜色全然看不清,可是慕雪瑟却觉得他那一双凤眼亮极,那眼中的肆意是完全不同于九方痕的一种风流。

她看着他在漫天繁星之下回过头,身影慢慢消失在夜色中。

一个黑影沉默地出现在慕雪瑟身后,慕雪瑟没有回头,只是道,“浮生,我们回去吧。”

她没有问浮生在暗处听了多久,他们之间没有那么多需要回答的事情。

朝阳公主府,天色才刚微微的发亮,朝阳公主就听见隔壁东厢房传出的读书的声音。她只披了件外衣就走出了自己的寝室,去敲东厢房的门,一个英气勃勃的男子一手拿着书,一手为她拉开了门,对她笑,“是我吵醒你了么?”

“不,”朝阳公主摇摇头,走进屋去,“只是你何必这么辛苦,如此早就起来读书?”

“我总是不能一直靠着你照顾。”男子笑道,“总是要为自己搏个功名,否则怎么配得上你。”

朝阳公主眼中含泪,扑进男子怀里,“慕容,我不在意这些,你是知道的。”

男子笑着轻抚着她的发,“我知道,但我在意,你是堂堂公主之尊,我只不想他人因我而看轻你了。”

那些关于他的流言蜚语,他并不是不知道,他苦笑,“可惜我竟是失了忆,居然连从前读的诗书经史全都忘得一干二净。”

他轻轻推开朝阳公主,看着左手的那本书皱着眉头,“朝阳,我从前学识真的很好么?怎么我每每读书竟是觉得极不耐烦?”

朝阳公主暗暗心惊,她掩饰地笑了笑,“那是自然,你从前博学多才,满腹诗书,只是你失了忆所以才都不记得了。”

男子叹了口气,“有时候我真觉得对不起你,明明想要为了你好好读书早日金榜题名,可是任我如何苦读,竟是做不出一篇好文章来。”

“没事,不急。”朝阳公主安抚地笑,“无论如何,我总是在这里陪着你的,你也要一直陪着我,哪里也不许去。”

“我慕容华无父无母,除了你我还又谁,又能去哪里呢。”男子笑着将朝阳公主拥进怀里,他忽然又皱眉道,“朝阳,我一直都没问过你,你是公主之尊,我一个小秀才,从前是怎么认识你的呢?”

朝阳公主的心猛跳了一下,强笑道,“那年我贪玩,悄悄出宫玩,为了采野花我差点摔下山崖,是你救了我,我们就是这么结识的。”

“那我又为什么会离开帝都,而你又为什么会——”男子顿了一下,才道,“嫁给别人。”

“母后因为身无功名,不容我们,才硬给我赐的婚。”朝阳公主缓缓回答,“你伤心太过才会离开帝都,在边境出了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