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假孕(六)

慕天华摇摇头一笑,“傻瓜。”

他离开了朝阳公主的寝室,回了自己居住的东厢房,他走到书案边,研磨提笔想作一篇文章,可却是无从下笔。想到朝阳公主哭泣的睡颜,他忽然无比憎恨自己,朝阳公主一心为他,为什么他却这么没用,连一篇文章都做不出来。

他猛地把笔甩了出去,那笔却是咻地一声射在墙上,直扎进了半根。他惊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墙上没得只剩半枝的笔杆。

这——是他做的?

深夜,皇宫东阳宫里,慕雪瑟寝室的窗子被人轻轻打开,一个黑影钻了进来,黑暗里有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莫涯,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夜入我的寝室?”

莫涯站在窗边笑了笑,“掩人耳目,我也没有法子。”

慕雪瑟沉默不语,她没点灯,以免有人发现她这么晚还未就寝。

“你和朝阳谈得如何?”莫涯靠在墙上问道。

“不好。”慕雪瑟笑了声,朝阳公主的态度比她想的要强硬得多。

“那你要怎么办?”

“不急。”慕雪瑟淡淡道,“我如今算是卷进了你们玄国皇室这摊烂事里,南后已经盯上我了,怕是我轻易是不能离开玄国的,更别提带我大哥一起回去。他暂时留在朝阳公主的府里也比较安全,无论如何,朝阳公主总是会护他周全的。等我有机会出宫,再想办法见他一面。”

她转头看见站在窗边的莫涯道,“过来。”

莫涯听着声音辨别着位置走了过去,“这么暗,你要怎么为我解毒。”

慕雪瑟掏出一颗夜明珠,珠子的光亮虽然只能照见方寸之地,但足以让她辨清穴位了。

“你还有这等好东西。”莫涯笑了笑,借着夜明珠的光在慕雪瑟身边坐下。

“把上衣脱了。”慕雪瑟的脸在夜明珠光线的映照些有些晦暗不明。

“你说这话,还真是一脸都不会羞涩一下。”莫涯笑了笑,将上衣脱掉。

慕雪瑟淡淡瞟他一眼,拿起银针就开始在他背上的穴位下针,“会有些痛苦,你要忍着。”

莫涯听了只是一笑,并没有当回事,可谁知道随着慕雪瑟一针针下去,他的五脏六腑竟是有一股燃烧之感,越来越强烈,到最后一针下去,他已经满头冷汗,却还是咬牙忍着,不让自己痛呼出声。

慕雪瑟看了他一眼,道,“这是第一次,最为痛苦,之后每隔三天施一次针,痛苦会慢慢减轻,等到你不再觉得痛了,也就是毒被清干净了。”

莫涯勉强笑了一下,“你不会是在趁机报复我以前得罪你吧。”

“也许。”慕雪瑟笑看他一眼,但还是刻意讲一些事情,来分散他的注意力,“我为你找了一个盟友。”

“盟友?”莫涯听了一怔,“是谁?”

“莫熠。”慕雪瑟答道。

“他?”因为痛苦,莫涯笑得有些难看,“他自己都自身难保,命不久矣,能成什么事?”

“就是命不久矣,他才会在临死前全力一搏。”慕雪瑟轻笑道,“若换成是我处身于他的境地,就算死也要拉上害我的人陪葬!”

“哦,他竟是如此决心?”莫涯笑。

“我不会看错的。”慕雪瑟又道,“而且,你别忘记了,他的背后还有一个裕王。”

裕王,虽然屡屡被南家打压,但也是唯一一个敢与南家和南后对抗的人。

“裕王可是个老顽固啊。”莫涯摇头,“不过我却也佩服他那股子顽固,若非他如此顽固不化,当年这皇位又如何会落在皇上手里,早就是他的了。可他却偏偏一心忠于天子,对皇位没有丝毫觊觎之心,就连太子也是在他的几次庇护下,才成长到如今的。”

“哦?能让你佩服的人可不多。”慕雪瑟笑道,“我怎么也要见他一面。”

“需要我帮你安排么?”莫涯笑起来。

“不必。”慕雪瑟摇头,“再过一段时间,他自己会要求与我见面的。”

“为什么?”莫涯微微挑眉。

“因为多则两月,少则一个月,太子妃就会传出有孕的消息。”慕雪瑟冷笑道,“你说到时候,裕王如何按捺得住?”

“太子妃有身孕?此事当真?”莫涯心中一惊,若是南遥真的有孕,那么南后和地位就更稳了,他又疑惑道,“太子病了大半年,如今身子这样怎么还能行房?太子妃又怎么可能有孕?”

他向慕雪瑟,就见慕雪瑟那双古潭一般的凤眼在夜明珠的微光下闪着奇异的光彩,他心中大震,失声道,“莫非他们——”

“你猜的不错。”慕雪瑟轻声道,“我听说太子妃的两个哥哥的几个小妾有孕,怕是之后会在那些婴儿中间选一个吧。”

“他们居然如此大胆!”莫涯怒道。

“可这也是他们送到你面前的一个机会。”慕雪瑟低低笑着,“这可是一个打击南家的好机会,你可要好好把握啊。”

莫涯垂首想了想,也笑起来,“你说得不错,这的确是一个好机会。”

“所以你可一定要好好忍着,至少要忍到五个月后她显怀再说。”慕雪瑟认真道。

“莫熠都忍得,我有什么忍不得的。”莫涯冷哼道。

“我怕裕王忍不得。”慕雪瑟笑了笑,“所以我才要见他。”

一个多月后,太子妃南遥身体不适,食欲不振,常常呕吐,所以召了太医诊脉,结果诊出两个月的喜脉。南后大喜,又要来了东阳宫的彤史细看,彤史上记载的太子和太子妃行房的日子果然是对的。南后立刻下令召告君臣,太子妃有孕。

一时间,朝廷上下,有人喜,有人惊,也有人疑,不少人都在奇怪,太子一并大半年,如何还能同太子妃行房事,可是没有人有这个胆子敢去向南后置疑,他们心中明白,就算此事有疑,那么也必然是南后的意思。

南遥有身孕的消息传出没多久,忽闻裕王身体不好,请了几个太医都诊不出病症,所以上书请求南后让为太子看医的女医公孙雪出宫到裕王府为他看病。

【作者题外话】:三更。。。。OTZ...晚上又要去送红包了。。。。过年各种出血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