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假孕(七)

裕王按辈分是玄帝的皇叔,又战功赫,名崇望重,深得民心,如今他病了,南后若是连个大夫都舍不得,那就实在说不过去了,自然是只能同意了。

只是慕雪瑟出宫前,南后特意把她叫到了自己所住的上和宫,她居高临下地看着跪拜在地上的慕雪瑟许久,直到觉得自己这样静默地震慑已经足够之后,才开口,“公孙姑娘,太子可有交代你什么事么?”

慕雪瑟一言不发,只是从容地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来,双手平举过顶。南后身旁的内侍立刻就上前将那信取了过来,呈到南后手上。

南后拆了信封,抖开信纸看了看,信中果然是莫熠向裕王种种求助之言,自然也提到了南遥的身孕是假的之事。南后冷笑了下,她就知道这个莫熠不能小瞧,稍有空子就钻。但对于慕雪瑟的识相,她还是极满意地。

南后将那封信递给身旁的内侍道,“收着。”

这样的信自然是不能烧掉,转头再由她的人交到莫熠手上,莫熠自然就会知道慕雪瑟背叛了他,以后哪里还会再信任慕雪瑟,千防万防也没有让莫熠对慕雪瑟心生憎恨来得保险。

慕雪瑟自然也是明白南后的意思,她只是跪在殿中静静不动,南后又看了她几眼才道,“起来吧。”

她对这个女子是有几分欣赏的,可是就正是这几分欣赏反而更让她防备慕雪瑟,因为平庸之辈是入不得她的眼的,能入她眼中的自然是厉害的人物。慕雪瑟先不用心计如何,单单就是在她面前这镇定自若,不卑不亢的心性,也足以让人高看。

要知道南后可是掌权多年,身上自然是生出一股常人所没有的威严,加之她手段狠辣,恶名在外,极少有人能在她的威压下毫不动容,就连她哥哥都有几分怕她。放眼整个大玄朝,怕只有裕王那个老头才能在她面前面不改色吧。

而慕雪瑟这个十**岁的年轻女子,却同裕王有着同样的气魄,这如何能不让人防备于她。

慕雪瑟站了起来,又听南后道,“到了裕王府,若是裕王问起太子妃的身孕,你要怎么回答?”

南后的双眼盯在慕雪瑟脸上,不放过她的一丝表情。

“民女只专心医治太子之病,太子妃的身体是由太医院照顾的。”慕雪瑟淡淡道。

这意思就是说,南遥的身孕如何,她不知晓,也与她无关。

“那如果裕王问起太子的身体呢?”南后又问。

“民女会实话实话。”慕雪瑟平静回答。

裕王若是知道了太子命不久矣,也许就会放弃太子,另在先帝的子孙辈里选一人来扶持,那么他与太子之间关系就等于是散了,这对南家来说极为有利。

南后满意地笔起来,点点头,“你去吧。”

这个公孙雪说话行事都极对她的胃口,该刚则刚,当柔则柔,若是以后能将她收在身边为己之用也是不错的。

反正她进了这个皇宫,已经知道了关于莫熠太多的秘密,若是收服不了,自己也是留她不得。

慕雪瑟坐着皇宫安排的马车出宫前往裕王府的时候,她交给南后的那封信已经到了莫熠的手上。

这时候莫熠本在吃着刚送来的燕窝,只看了那封信一眼,就将手中的碗给砸了,铁青着脸把信撕了个粉碎,然后大吼着让所有人都滚出去。

送信来的内侍很满莫熠的反应,带着微笑去向南后复命了。他却没有看到,他走之后,莫熠那双迅速恢复平静的双眼。

将他攥在手心那么多年,南后未免太把他当成小孩子,他怎么可能就这么简单地让慕雪瑟带一封信去给裕王,这不过是他和慕雪瑟算好的一出取信南后的戏罢了,真正的话要放在心里才是最安全的。

慕雪瑟乘着马车一路到了裕王府侧门,陪同她前来的内侍官想要扶她下车,浮生却是抢先一步。那内侍官看着慕雪瑟和浮生两人,一个倾城绝色,一个俊美无俦,平日里见南后**多了,难免要把两人往龌龊地方想,那眼神里就透露出些意思来。

慕雪瑟自然是早看出来后宫里那些人见她身边一直带着个十五六岁的美貌少年,看着她的眼神都很暧昧,不过她活到如今,对这类所谓的名声倒也不是很看重了,也就由人去猜测,从不解释。

反倒是浮生,犹如背后长眼睛一般,那内侍眼神中刚透出些意思来,就见浮生忽然转头,用那双琉璃一般漂亮的眼睛直直地看他,看得他透心儿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少年的眼神明明那么干净,可就是让他无端觉得害怕,仿佛有人把剑架在他脖子上一般。他在心里直呼邪门,再也不敢用那种眼神去看慕雪瑟和浮生了。

那内侍垂下头,陪着慕雪瑟一起向裕王府侧门走去,慕雪瑟走在最前面,她和浮生刚踏进侧门,跟在他们身后的那个内侍顿时被侍卫拦住。

侍卫冷冰冰道,“王爷有令,只有公孙小姐和她的药童可以进府。”

“可是皇后娘娘让我陪着公孙小姐。”那内侍怒道,把南后搬了出来。

可惜,南后的威名在裕王府是向来不管用的,那侍卫紧闭上嘴巴再也不理那内侍。

南后自己也是知道,大约也是料到了会是这种情况,所以才只派了一名内侍来看着慕雪瑟,意思意思一下而已。

慕雪瑟回过头,向着那位内侍行了一礼,“那就劳烦公公在王府外等一等我了。”

那内侍也没办法,只能撇撇嘴道,“那公孙小姐可等快点。”

慕雪瑟微微点头,由人领着一路往裕王所住的院子去。裕王的院子布置得极为简单,屋子里也很素净。据说裕王妃十年前去世后,裕王就一直独自一人住在这个简单的小院里,未再娶,也没纳妾。

传言当年裕王和裕王妃鹣鲽情深,裕王除了裕王妃一人之外,从未再沾染过其他女子,只可惜裕王妃体弱早逝。

【作者题外话】:补昨天更新。。。。。OTZ。。。。总算忙得差不多了,今天开始恢复平时的更新时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