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假孕(八)

裕王妃留下的独子身体也是极弱,一直都在帝都外的庄子里调养,几乎不回京,若大的王府只有老王爷一人住着,难免有些冷清。

裕王坐在堂屋的罗汉床上等着她,她进了门就恭恭敬敬地给裕王行了一个礼,然后才上前请脉。在她切脉的时候,裕王一直毫不掩饰地打量着她。当初他听说南后给太子找了一个女医时,他就气了个半死,一个女子能有多大能耐,但是他留在宫内的眼线回报说太子近来的脸色好转了许多,显然都是这位女医的功劳,所以裕王到还真不怎么敢小看慕雪瑟了。

他又看向了一直跟着慕雪瑟的少年,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少年站在那里极没存在感,可是他就是不能将他忽略,那种感觉就是学武之人碰上势均力敌的对手时才有的敏感。他之前派人打听过慕雪瑟,听说过她有个一直陪在身边的药童,可现在一见浮生,他可不认为这个少年是个普通的药童。

再者,无论是慕雪瑟还是浮生,在相貌上都美得过分,有时候过分美丽虽然赏心悦目,可总是会让人觉得不安,仿佛那些色彩艳丽却有剧毒一般的毒物一样让人忌惮。

把完脉,慕雪瑟收回手,垂眼道,“王爷近来是否不思饮食,还有些夜咳,睡得不好,常常半夜醒来?”

裕王挑挑眉,慕雪瑟还真是全都说对了,看来她果然有几分本事。他点点头,“公孙姑娘,你看该怎么治?”

“王爷的病一来是近日伏天酷暑所致,并无大碍,是药三分毒,就不必服药了,我给你开一张食补调理脾胃,利咽生津的菜单,王爷照着吃上一段时间就好。”慕雪瑟笑了笑,“不过王爷此病大多还是心病,所谓调体先养心,心平则寿长,王爷郁结在心,才会致邪风所侵。若是不把心结解了,终究是治标不治本。”

裕王静静地盯着慕雪瑟那双带笑的凤眼看,那双眼中稀松平常的笑意之下,却是他看不懂的淡定和从容。他心里猛地震,这个女医绝对不简单,他原本还想要旁侧敲击太子的消息,因为他觉得这个女医肯定会因为畏惧南后之势而不敢对他说实话,却想不到话头反而是由慕雪瑟挑起来的。

“哦?”裕王不动声色道,“敢问姑娘本王这心结该如何解?”

“这就要看王爷的心结是什么了?”慕雪瑟竖起左手,将左腕的袖子往下拉了拉,露出上面画的一块勾玉的图案,这是裕王和太子约好的记号。她虽然上交了那份信,但南后还是让人搜了她的身,除了药材和银针,她和浮生什么都信物都带不出宫。

裕王一惊,他没想到慕雪瑟真是一点圈子都不兜,直接就亮出目的,他向屋子里其他人使了个眼色,所有人都退了出去。裕王的目光又落在浮生身上,慕雪瑟淡淡道,“他同我,没有分别。”

裕王只好点头,立刻有人关上了屋子的门,他才道,“姑娘既然亮出这个记号了,那么本王想问什么,想必姑娘也能猜到一二了。”

慕雪瑟点点头,“两年。”

“什么?”裕王一时疑惑,又瞬间脸色大变,“你是说?!”

“太子殿下最多只能再支撑两年不到的时间。”慕雪瑟叹气,若是莫熠从现在放宽心绪好好调养,也许还能再拖久一点。但是南后频频动手,如今南遥又演了一场假孕,莫熠怎么可以安得下心来。怕就怕南遥那个孩子真的“生”了下来,他的命也保不住了。有了拥有南家血脉的皇长孙,南后哪里还需要他。

裕王的脸上一瞬间出现悲痛,他年近六十,那张已现老态的脸上五官全都因痛苦皱在了一起,看得出来,他是真心为莫熠而悲痛。这样真实的情感,出现在向来亲情淡薄的皇家,是极难得的。

慕雪瑟忍不住在心里轻叹,却无法出言安慰他,她也没有时间等裕王慢慢悲痛完,她还有其它事情要做,所以要缩短同裕王的谈判时间。她问道,“王爷会因此放弃太子么?”

裕王脸色一变,一瞬间就想到了南后,他的眼中多了几分猜疑,在想是不是南后故意让慕雪瑟来同自己说这样的话,好让自己因为太子命不久矣,难撑起大玄江山而另选他人扶持,这样他和太子之间就有了嫌隙,而太子也就彻底孤立无援。

裕王顿时警觉起来,虽然他找借口让慕雪瑟上门为他诊病,就是想让太子想办法借着慕雪瑟身上传点信息出来,因为目前东阳宫里只有慕雪瑟这样一个立场不明的外人。但他没有想到太子会直接就让慕雪瑟替他传说。说起来莫熠从小吃亏吃多了,对生人向来警觉,这个慕雪瑟才入宫为莫熠治病多久,居然就能得莫熠信任也实在让人生疑。

“你到底是谁?”裕王沉声问,然而他的眼中写着的是——你是谁的人?

“我不过是一个过路人罢了。”慕雪瑟淡淡笑道。

“一个过路人问本王会不会放弃太子?”裕王冷冷道。

“不过是看见有人溺水,总是忍不住想要伸手拉一把而已。”慕雪瑟的笑容依旧淡得没有痕迹。

“呵,”裕王冷笑道,“掺和进朝廷皇室权力之争可不是随便伸把手的事情。”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从我进皇宫为太子诊病开始,就注定无法在你们的争斗间全身而退了。”慕雪瑟微笑,不该知道的秘密她已经知道太多了,等到她失去利用价值的时候,南后必然会除掉她,“要么是皇后,要么是太子,我总要选一边才行。”

更何况她还要把慕天华带回熙国,这更是一个大麻烦。

“哼,”裕王冷哼了一声,心道慕雪瑟还算通透,知道她自己绝无可能全身而退。“那么你为什么不选择帮皇后。”

在这一场权力之争中,南后明显占尽上风,控制了玄帝,南家的势力又几乎占了玄国的半壁江山。

【作者题外话】:补昨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